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都市小說 > 七零異能小嬌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昔日的隊友
    趙小冬和洪立業都不是那種自以為是的人,雷千鈞去見朋友,這是在正常不過的事!別說宋一然還沒有跟他結婚,就算小兩口結婚了,這種事情也輪不到他們管。

    兩個人自然都沒有意見,還特意問他:“那你晚上住哪兒,有地方嗎?”

    “之前訂的旅店還沒退,你們放心就是?!?

    趙小冬點了點頭,讓宋一然把雷千鈞送了出去。

    宋一然知道,雷千鈞八成要去踩盤子,會會廢品收購站的老夏,所以連忙囑咐他:“萬事當心!”

    “你放心,我心里有數的,等我的好消息?!?

    雷千鈞很快離開了洪家。

    趙小冬雖然無心過問雷千鈞的去處,但是心里還是忍不住好奇,“小雷在這邊還有朋友呢?”他不是海市人嘛!

    宋一然也沒想瞞著她,有些事是瞞不住的,所以故意向她透露一些,“大概是以前的戰友吧!隊伍里的人來自五湖四海,在這兒有朋友也不奇怪?!?

    趙小冬心滿意足地道:“看,俺就說吧!”她覺得雷千鈞肯定是在隊伍里待過,瞧他那個挺直的身板就猜得出來。而且他現在還在做保密的工作,要不是隊伍里的人,咋可能走到這一步呢!

    這才對!

    這個年代的人,都特別鐘情那身橄欖綠,可以說老少皆癡迷!所以趙小冬知道雷千鈞是從隊伍里出來的人后,對他的印象就更好了,對他和宋一然的事情,也是樂見其成。

    宋一然知道趙小冬是知道輕重的人,但是還是囑咐了兩句,“嬸子,這是機密,千萬別跟別人講!”

    趙小冬連忙點頭,還囑咐洪立業,“聽到沒有,關于小雷的事兒可別跟別人說?!?

    “不會,一準不說?!焙榱⒁島駝孕《V?,“新新還小,這些事兒都沒有必要告訴她,至于我媽,更不用擔心了,老太太心里明白著呢,不該聽的不聽,不該說的也絕對不會說?!?

    宋一然笑了笑,“也沒那么嚴重?!?

    雷千鈞的事,她也只是一知半解,別人想要了解,也很不容易呢!就算特意打聽,也打聽不出什么來。

    “好了,不說他了,咱們吃飯?!?

    趙小冬和洪立業連忙走出去,招呼杜老太太和新新吃飯。

    雷千鈞離開洪家以后,直接去了縣辦案局,找到以了前的戰友。

    “我的老天,我看見誰了?”紀雨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把手里的檔案夾放到桌上,幾步走到雷千鈞面前,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兩下,“好久不見?!?

    兩只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就像以前那樣。

    “見到你,真是意外?!奔陀炅叵擄嘁院?,帶雷千鈞回了他的家。

    他還是單身,自己一個人住,所以倒還方便。

    “怎么?我不能來?!?

    紀雨霖摘了自己的帽子,“我給你倒水,你自己隨便坐?!?

    單身漢的屋子,卻保持著干凈清爽,屋里井然有序,不見一絲一毫的臟亂。床鋪上連個褶皺沒有,被子疊得方方正正,如同豆腐塊一樣,揭秘了主人過往的身份。

    雷千鈞坐到椅子上,紀雨霖給她倒了一杯水。

    “謝謝?!?

    “跟我客氣什么!”紀雨霖坐到雷千鈞對面,打量他幾眼,“心態不錯?!?

    雷千鈞離開隊伍三年了,許多昔日關系比較好的戰友都知道他離開的原因,有人嘆息,有人遺憾。雷千鈞天生就是為隊伍而生的,他的身體條件太好了,暴發力十足,耐力十足,肢體協調性強,而且感知敏銳,還有精明的頭腦,簡直就是一個天生的指揮家。

    常常隊友們用十天半個月才能完成的訓練任務,他四五天就能完成。速度,效率都是別人的兩到三倍。

    紀雨霖在隊伍里的時候,不知道多羨慕雷千鈞的身體素質,他也有股不服輸的勁頭,如何能甘心屈居人下?當時便卯足了勁兒的給自己加練,希望能越過雷千鈞去,成為尖刀班子里最鋼,最硬的那把刀。

    但是很可惜,他無論怎么努力,都追不上雷千鈞的步伐,還險些造成損傷,差點提前退~伍。

    也是自那時起,紀雨霖明白了一個道理,世界上就是有這樣一種人,是你傾盡一切都無法追趕上的,而最終能他們笑傲群雄的倚仗,叫做天賦。

    想明白這個道理以后,紀雨霖也不跟雷千鈞較勁了,凡事按著自己的節奏來,成績倒是有所提高。再后來,他給雷千鈞做了副手,當他的觀察手,兩個人配合默契,多次漂亮的完成了任務,還立了功!

    往事一幕幕,終有離別時。

    紀雨霖心中感慨萬千,咬牙切齒鼓著腮幫子問雷千鈞,“來點?”

    喝酒的意思。

    雷千鈞知道他工資不高,在農村還有父母,兄弟姐妹等著他的照顧,當下道:“我請客就來點?!?

    紀雨霖伸手點了雷千鈞幾下,“夠仗義!”雷千鈞的家世,他是知道的,倆人一切盡在不言中。

    兩人起身,去外面副食品商店買了兩瓶白酒,一斤五香花生米,一斤豬頭肉。雷千鈞本來還想買去飯店要兩個炒菜,結果紀雨霖不讓,拉著他就回了家。

    再次回到紀雨霖的家中,兩人脫了外套,穿著毛衣,卷起袖子,拿著搪瓷缸子喝酒。

    紀雨霖拿來了筷子,還弄了一盤大蔥,一碗大醬擺在桌上。

    “我說,咱倆有三,四年沒見了吧?”

    紀雨霖比雷千鈞早一年離開隊伍,第二年知道雷千鈞也離開了,他大發雷霆,還親自打電話質問雷千鈞,為什么離開。

    紀雨霖知道,雷千鈞是非常熱愛隊伍的,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如此,如果可以,恨不能在隊伍里待一輩子才好。

    無緣無故的轉業,肯定有問題。

    后來知道事情的始末以后,他也替雷千鈞抱屈,可是一切己成定局,再說什么都晚了。

    “走一個!”兩個人撞杯,喝了一口酒。

    紀雨霖往嘴里扔花生豆,奇怪地問道:“這三年,你過得似乎不錯,看起來,不像是失意之人??!”

    雷千鈞搖了搖頭,“日子還不是一樣過?難不成尋死覓活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