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雨霖是来找雷千钧的,他不知道雷千钧住在哪儿,但是记得雷千钧的未婚妻宋一然在县医院上班,所以想过来碰碰运气。

    没想到还真让他找到了!好像雷子的未婚妻很有名气,连看门大爷都知道她。

    纪雨霖很烦躁,在楼门前转悠了好半天,抽了半包烟。点烟时,划火柴的手都是抖的,明明天气很好,可是他却觉得从头到脚都很冷,一颗心仿佛被冻住了一样,忍不住冒凉气。

    “老纪!”

    直到雷千钧出声喊他,纪雨霖才反应过来,他一抬头,双眸腥红,嘴唇却抖得厉害,连个音儿都发不出来。

    他的状态很不对,整个人仿佛陷入了巨大的惊恐之中,连宋一然都看出来了。

    宋一然连忙把雷千钧手上的东西拿过来,示意他过去安抚一下。

    雷千钧小声说了句谢谢,大步上前。

    “老纪?”

    纪雨霖哆嗦着道:“雷子,那个老夏抓起来?!?

    雷千钧知道事情不简单,连忙道:“走,上楼说?!?

    宋一然先一步上楼,将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然后腾出空间,准备让这两个男人好好谈一谈。

    “那个,我出去一会儿,你们聊着?”那个人,应该就是雷千钧找来帮忙的人,因为宋一然清楚的听到他说了‘老夏’两个字。

    纪雨霖神情萎靡不振,连跟宋一然认识一下的精神都没有,他只是点了点头,赞同宋一然的做法,他太需要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了。

    雷千钧无疑就是这个人。

    “老纪,怎么了?”

    纪雨霖的眼睛里,挂着浅浅的水雾,他低头,久久没有说话。

    雷千钧看到了他脚下的水渍,有什么东西从他脸上掉落,一滴,又一滴。

    “老纪,到底怎么了?”

    纪雨霖调整了一下情绪,才哽咽着道:“早上我去单位,然后……”

    原来,纪雨霖宿醉后,脑袋也不是很舒服,就没有整理卷宗。他想着自己手上还有几个取证工作,就拿上自己的包,带上两个分到组里的小年轻去走访群众。

    走着走着,就跑到了废品收购站附近。

    纪雨霖想起雷千钧交待自己的事,当下就带着人去了废品收购站。

    看门的老大爷一看他们穿着制服,还挺纳闷的,不明白这些办案的跑到废品收购站来做什么。

    纪雨霖就表明了身份,说向他打听了一下情况,前几天这街上发生了一起斗殴整件,问他有没有看到什么。

    结果看门的老大爷对斗殴整件没有任何印象,他说他平时喜欢听收音机,虽然收音机很贵,但是大爷买了一个二手的,没事就听听广播,所以没有留意。

    纪雨霖就顺便问他收购站还有没有别人知道情况。

    老大爷脱口而出,说老夏就住在收购站里面,要是想打听事儿,得问他。

    纪雨霖就顺坡下驴,找到老夏。

    老夏看到他们时,感到非常意外,虽然他佯装镇定,但是神色略有些慌张。而且他因为紧张的关系,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纪雨霖是搞侦查的出身,给雷千钧当副手的时候,干的也是观察的工作,所以他知道,这个老夏很不对劲,当下就实行了抓捕。

    两个新人也算是有经验,一前一后夹击,没等老夏翻出院子呢,就把人扣下了。

    “当时他说他冤枉,我就问他,‘那你跑什么啊’?!?

    纪雨霖回想起之前那一幕,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

    “连那个看门的老大爷,都帮他喊冤,说这个人非常老实,虽然脾气有些不大好,但是肯吃苦,能干活,不会是坏人?!奔陀炅匦目谔鄣美骱?,“结果我们在搜查的时候,真的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雷千钧一愣,连忙道:“是什么?”

    “是人的头骨,都钙化了,有些年头了?!奔陀炅氐溃骸翱疵糯笠笔本拖派盗?,直接坐到了地上。我让科里的新人跑腿,回去送信,现在现场已经封起来了?!?

    “你在哪儿找到了头骨?”

    “就在你跟我说的那个地方,那个箱子里??!”纪雨霖面露疑惑之色,“这事儿还是你告诉我的呢!你不会忘了吧!”

    雷千钧摇了摇头,“我没忘,我也只是觉得那个男人有些奇怪,没想到真的能搜出东西来?!?

    纪雨霖点了点头,“雷子,你说这是不是命?”

    雷千钧只道:“你很不对劲,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如果只是因为抓到一个嫌疑人的话,纪雨霖完全没有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案件他审得多了,凶犯也见得多了,不会因为一个老夏改变什么。

    “我在那个老夏的住处,找到了这个?!彼哙伦?,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非常旧的钱包来。

    雷千钧盯着那个钱包看,眉头紧皱。

    准确的说,它甚至称不上是一个钱包,这是一个手工缝制的小布包,还没有成年人手掌一半大。雷千钧甚至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但是能看到上面缝了一颗铜制的纽扣。

    “这是……”

    “这是肖筱的钱包?!?

    雷千钧心神一震,终于知道纪雨霖为什么会如此不正常了!

    肖筱,那个失踪了好几年的女孩!

    钱包是从老夏的住处翻出来的,也就是说肖筱已经凶多吉少了?

    “那头盖骨……”这句话,雷千钧问得很艰难。

    纪雨霖摇了摇头,“不是,法医初步鉴定,那是名男性的头骨?!?

    “那就还有?!?

    纪雨霖猛然抬头,像一对受伤的猛兽一般低吼,“雷子,我T妈~D不想再自欺欺人下去了!肖筱肯定是不在了!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会失踪?”

    “那个老夏,招了没有!”

    才一个上午的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纪雨霖摇头,“还是块硬骨头,我亲自招呼的,什么都不肯说。那头骨,他是一问三不知,只说箱子不是他收的,他不清楚。这钱包,他说是他捡的?!奔陀炅匾蝗以谧雷由?,震得他手臂发麻,可是依旧无法宣泄他心里的这口恶气。

    他甚至不能为她讨一个公道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