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用得著去找紀雨霖?誰敢欺負她,她當場就找回來了好吧!羅里吧嗦的交待那么多,不煩嗎?

    “你安心工作,等我那邊穩定下來,我就給你寫信!”雷千鈞轉頭看向宋一然,“可能時間要久一點?!?

    “嗯!”宋一然又應了一聲,沒說別的。

    雷千鈞一百個不放心,其實他又何嘗不知道宋一然能照顧好自己,只是除了殷勤的叮囑,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愛意和不舍。

    “還有……”

    雷千鈞剛要說什么,卻突然被宋一然推了一把。此時兩個人正好走到胡同口,黑漆漆的小胡同看起來就像怪獸的血腥大口,好像隨時準備吞噬掉一切似的。

    宋一然的舉動太突然了,而且她力氣很大,雷千鈞一時不備,被她推到了胡同里面,兩個人迅速被黑暗隱藏起來,好像突然消失了似的。

    雷千鈞靠的墻上,身體站得不是很直,宋一然就站在他面前,跟他臉對著臉,鼻尖都要湊到一起去了。

    “說那么多廢話……”她微微抬頭,踮起腳尖,雙手搭在雷千鈞的肩膀上,主動獻上自己的紅唇。

    雷千鈞反應不慢,雙手連忙握住她的纖纖細腰,化被動為主動,如同饑餓的野獸一樣,啃噬專屬于他的美味佳肴。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纏綿悱惻的氣氛,沒過多久就被打斷了。

    胡同里面的一個角門突然被推開了,發出吱呀一聲,緊接著,有咳嗽聲傳來,似乎還有什么人正往這邊走過來,踢踏的腳步聲在靜謐的環境中,顯得格外清晰。

    啃得正起勁的兩個人都愣了一下。雷千鈞反應比較快,他一把摟過宋一然,兩個人飛奔離開小胡同,很快就逃離了案(發)現場。

    兩個人仿佛做了錯事差點被捉住的孩子一樣,拼命的往馬路上跑,路上行人很少,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狼狽和竊喜。他們站在路燈下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笑彎了腰。

    雷千鈞也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像現在這樣開懷大笑過了,好像每一次的新奇體驗,都是眼前這個眉眼飛揚的姑娘帶給他的。

    宋一然的一顰一笑都地么美,看得他怦然心動,恨不能與她長長久久的在一處,再也不分開了。

    怪不得都說美人是英雄冢,他現在是真的體會到了。

    “傻小子?!彼我蝗壞襪簧?,心里暗爽,分明就是被自己迷住了??!

    姐真是太優秀了!

    “還看,走啦!”說完,宋一然就率先轉身往洪家走,其實她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雷千鈞笑著道:“來了!”

    兩個人很有默契的走了一路,一句話都沒有說。

    這大概就是機情過后的尷尬?

    宋一然哭笑不得之際,食品廠的家屬小院已經漸漸出現在二人的視野之中。

    步子放得再慢,路也有走完的時候。

    雷千鈞一直把宋一然送到洪家小院,才道:“我不進去了!你回去吧!”

    “進去吧,總要跟嬸子和洪叔打個招呼吧!”

    雷千鈞其實是心里有點不自在,自己前腳剛啃完人家侄女,后腳就一本正經的進屋跟人家打招呼,感覺兩面三刀的。

    兩人正說話呢,洪立業迎出來了。

    “小然回來了?”

    “啊,叔,我回來了!”宋一然朝雷千鈞使了個眼色,后者沒有辦法,只好跟她一起進了院。

    “叔,我把然然送回來了!”

    洪立業笑著道:“快進屋吧,你嬸子問好幾回了,電影好看不?”

    說話的工夫,三人一起進了屋。

    新新和老太太已經睡下了。

    趙小冬眼巴巴等著,看見兩人‘沒啥事’的樣子,這才松了一口氣。

    “叔,嬸,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趙小冬連忙問他:“是明天早上的車嗎?多早走,有空過來吃飯不?”

    “嬸,我的車特別早,我就不過來叨擾了!你和叔結婚的時候,我怕是過不來了,先祝你們幸福?!?

    被他這么一說,趙小冬還挺不好意思的。

    還是洪立業反應快,“沒事,你總會回來的嘛,下次過來,咱爺倆好好喝一杯?!?

    雷千鈞點了點頭,“然然,你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

    趙小冬推了宋一然一把,“你去送送?!?

    宋一然屁顛屁顛的送雷千鈞到門口。

    “早點休息吧!別跟老紀喝酒?!?

    “好!”

    “明天就走了,什么時候回來?”宋一然的眼里,第一次有了不舍。

    雷千鈞握了握她的手,小聲道:“我下次回來就娶你?!彼且豢桃駁炔壞?。

    宋一然仿佛看見了一條漫長的道路,她沒好氣的笑了一下,“記住你說的話,你要是敢當負心漢,當心我切了你?!?

    勁爆!

    雷千鈞是男人,本能的知道宋一然切的是什么。

    這丫頭。

    “走了!你要好好的?!?

    宋一然鄭重的點了點頭,朝他揮了揮手,無聲的道:我等你回來!

    雷千鈞立馬轉身,再不走,他真的很怕自己會忍不住想要留下來,他的心,雖然一如既往的堅定,但是卻忍不住為了宋一然搖擺激蕩起來。

    暫時的分別,是為了更好的相遇。

    雷千鈞邁著堅定的步伐,離開了食品廠家屬院。

    宋一然直到雷千鈞的身影再也看不見了,這才轉身進了屋。

    黑暗中,走出一個人影,沖著宋一然的背影狠狠地呸了一聲,似乎還嘀咕了一句什么。

    第二天一早,宋一然和劉小冬就坐車回了大青山。這次她們回去,一是接撿寶,二是去隊上開證明,遷戶口。

    才離開幾天的工夫,可感覺像是離開很久了。

    “嬸子,要不我陪你去大隊開介紹信吧!”

    “不用,俺自己就行!”

    宋一然搖了搖頭,“反正我也沒啥事,我跟你去?!?

    “那行,走吧!”

    娘倆也沒帶多少東西,就直接去了大隊。

    路上遇到不少人,都跟她們打了招呼。

    “哎喲,這不是老宋頭的孫女嘛,從縣里回來了?是不是工作沒成?。??俺就說嘛,那縣里的人眼睛又不瞎,咋能讓一個刨大糞的去醫院上班呢!”

    “可不是嘛,要真是這樣,誰還敢去醫院看病??!”

    宋一然冷笑一聲,眼皮都沒抬一下,直接跟趙小冬越過這兩個無聊透頂的人,向村大隊走去。

    七零異能小嬌妻

    七零異能小嬌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