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并没有理会这两个无聊透顶的人,事实是怎么样的,他们早晚会知道!大概是她大气的情绪感染到了赵小冬,一向分毫不让的赵小冬这次也没反驳她们。

    “看吧,俺就说,还县医院呢,真敢想?!?

    “可不是嘛,救人的事儿还指不定怎么回事呢!”

    两个丑陋的嘴脸,被宋一然和赵小冬甩在了身后。

    大队场部一如既往的热闹,农闲的时候,人们喜欢在场部院里晒太阳。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搬一个小马扎,然后靠坐在墙根那里,一唠就是半天。

    到了冬天,基本上没有什么农活,他们有大把的时间闲聊。而且这个时候早上起得晚,晚上睡得早,一天只吃两顿饭,个个都闲得冒油。

    乡下人没事,就爱唠点闲篇,东家长,西家短,从古至今,说得不亦乐乎。这时候,扯闲篇就不仅仅是三姑六婆的专利了,男人们也加入战局,个个口若悬河,仿佛说书先生一般。

    本来正在扯闲篇的人们,看到赵小冬和宋一然,顿时来了精神,悄声议论起来。

    “妈呀,这两人咋回来了?”

    “俺还以为她们就搁县里住下,不回来了呢?”

    “别瞎说了,那姓宋的不回来也就算了,赵寡妇还能不回来吗?”

    有些人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宋一然叫什么名字,就用姓宋的,老宋孙女,刨大粪之类称呼来称呼宋一然。

    当然,前两个称呼没有什么恶意,也很常见,最后一个称呼就不怎么友好了。

    “俩人这是夹着尾巴跑回来了?”

    前些日子,村里盛传宋一然救人成了英雄,被县医院的领导挑中去县里上班了。

    这话是从高大山和高达的嘴里传出来的,肯定不能有假,关键是高大山作为村里的一把手,得给宋一然开证明,转粮油关系??!要不是板儿上钉钉的事,他能乱说嘛!

    “不能??!”一个有些黑的妇女道:“俺听说粮油关系都转走了?!?

    “真有意思,那赵寡妇的又没转走,咋的,去城里猫冬?。??队上也不能批??!”

    “八成是人家不要她了,又给退回来了吧!毕竟成分不好?!?

    就在这些人胡说八道的时候,赵小冬,宋一然已经进了场部的办公室。

    高达一看宋一然来了,顿时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不过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里的光彩迅速黯淡了下去,一屁股坐了回去。

    宋一然根本没看他,只是用眼睛的余光瞟见了他的举动,觉得有些怪异罢了。

    “队长,忙着呢?”

    高大山连忙把手里的搪瓷缸子放下,热情地道:“哎哟,这是稀客??!”

    “您真能开玩笑,啥稀客??!”

    高大山指了指旁边的长条椅子,“坐,坐?!?

    宋一然和赵小冬一起坐到了椅子上。

    山里天气比县里冷多了,场部办公室里的炉子已经开始生火了。

    “咋样??!小宋,县医院的工作还适应吗?”相比于村里的那些村民,高大山算得上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宋一然的粮食关系是他亲手转出去的,而且县医院的接收条子也在他的抽屉里锁着呢!这事儿肯定差不了。

    也就那些老娘~们,一个个闲的,天天说酸话。

    “我还没上班呢!单位领导刚刚找我谈完话,分了宿舍,我收拾一下,下周上班?!?

    “这是好事??!”高大山两眼冒光,“领导跟你谈话,说明看重你,你可要好好干,给咱们大青山涨涨脸??!”

    赵小冬默默地在心里吐槽,跟大青山有啥关系?涨脸也涨不到你们头上去吧!

    “队长说得是??!我记下了?!?

    高大山别提多高兴了,略有些疑惑地问:“那你今天回来是……”他看了看赵小冬,“特意送你婶子回来的?”

    赵小冬一直被高大山忽视,心里正存着火气呢!听他这么一问,当下从衣服兜里掏出街道的接收条子,往桌上一拍,“队长,俺要迁户籍?!?

    高大山选是被吓得打了个激灵,还没等他发火呢,就听赵小冬说了一句让他惊掉下巴的话。

    迁户籍,往哪儿迁??!

    你以为户籍是你家的大白菜,你说往哪儿搬就往哪儿搬?

    不过当高大山看到桌上的接收条子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他拿过来仔细看了两遍,条子上写得清清楚楚,县级某街道办事处,已经接收了赵小冬,只要大青山这边迁出赵小冬的户籍,对方就会接收。

    上面盖着大红色的公章,绝对错不了。

    其实这就是一个常规操作,只要街道,或者单位肯接收,不管是像赵小冬这样的乡下社员,还是像许学文那样的知青,正~审过关,都是可以顺利迁走的。

    原本赵小冬和洪立业是想先开证明结婚的,结婚以后再迁户籍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可是洪立业考虑了一下,觉得赵小冬先调户籍过来,再结婚,这样能更好的?;ふ孕《?,免得别人对她说三道四。跟赵小立一商量,她也同意了,而且洪立业是真的跑了很多关系,把手里的招工名额放出去一个,才从街道那儿弄来了接收条子。

    高大山看着手里的条子,心中瞬间闪过好几个想法……

    赵小冬气急败坏的回了家。

    宋一然倒是看得很开,高大山不给赵小冬开迁户证明,也是心里极度不平衡。凭啥一个寡妇都能进城当城里人了,而且他肯定有吃~拿~卡~要的想法!

    “婶子,你别担心,走,咱俩去高家一趟?!?

    出了这种事,宋一然都没有心情去接捡宝了。

    “去高家干啥,你还真想给他送礼???俺不去!”高大山的意思,赵小冬也是看明白了。

    宋一然笑了笑,“我带你去找柴小芬联系一下感情,你信不信,你今天去找了柴小芬,高大山第二天就能把迁户证明给你开了?!?

    真的假的?

    最后赵小冬还是没有拧过宋一然,跟着她一起去了高大山家。

    宋一然想得挺简单,高大不是贪嘛,她就让他贪一回,到最后,非让他竹篮子打水不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