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并沒有理會這兩個無聊透頂的人,事實是怎么樣的,他們早晚會知道!大概是她大氣的情緒感染到了趙小冬,一向分毫不讓的趙小冬這次也沒反駁她們。

    “看吧,俺就說,還縣醫院呢,真敢想?!?

    “可不是嘛,救人的事兒還指不定怎么回事呢!”

    兩個丑陋的嘴臉,被宋一然和趙小冬甩在了身后。

    大隊場部一如既往的熱鬧,農閑的時候,人們喜歡在場部院里曬太陽。特別是上了年紀的人,搬一個小馬扎,然后靠坐在墻根那里,一嘮就是半天。

    到了冬天,基本上沒有什么農活,他們有大把的時間閑聊。而且這個時候早上起得晚,晚上睡得早,一天只吃兩頓飯,個個都閑得冒油。

    鄉下人沒事,就愛嘮點閑篇,東家長,西家短,從古至今,說得不亦樂乎。這時候,扯閑篇就不僅僅是三姑六婆的專利了,男人們也加入戰局,個個口若懸河,仿佛說書先生一般。

    本來正在扯閑篇的人們,看到趙小冬和宋一然,頓時來了精神,悄聲議論起來。

    “媽呀,這兩人咋回來了?”

    “俺還以為她們就擱縣里住下,不回來了呢?”

    “別瞎說了,那姓宋的不回來也就算了,趙寡婦還能不回來嗎?”

    有些人甚至到現在都不知道宋一然叫什么名字,就用姓宋的,老宋孫女,刨大糞之類稱呼來稱呼宋一然。

    當然,前兩個稱呼沒有什么惡意,也很常見,最后一個稱呼就不怎么友好了。

    “倆人這是夾著尾巴跑回來了?”

    前些日子,村里盛傳宋一然救人成了英雄,被縣醫院的領導挑中去縣里上班了。

    這話是從高大山和高達的嘴里傳出來的,肯定不能有假,關鍵是高大山作為村里的一把手,得給宋一然開證明,轉糧油關系??!要不是板兒上釘釘的事,他能亂說嘛!

    “不能??!”一個有些黑的婦女道:“俺聽說糧油關系都轉走了?!?

    “真有意思,那趙寡婦的又沒轉走,咋的,去城里貓冬?。??隊上也不能批??!”

    “八成是人家不要她了,又給退回來了吧!畢竟成分不好?!?

    就在這些人胡說八道的時候,趙小冬,宋一然已經進了場部的辦公室。

    高達一看宋一然來了,頓時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不過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里的光彩迅速黯淡了下去,一屁股坐了回去。

    宋一然根本沒看他,只是用眼睛的余光瞟見了他的舉動,覺得有些怪異罷了。

    “隊長,忙著呢?”

    高大山連忙把手里的搪瓷缸子放下,熱情地道:“哎喲,這是稀客??!”

    “您真能開玩笑,啥稀客??!”

    高大山指了指旁邊的長條椅子,“坐,坐?!?

    宋一然和趙小冬一起坐到了椅子上。

    山里天氣比縣里冷多了,場部辦公室里的爐子已經開始生火了。

    “咋樣??!小宋,縣醫院的工作還適應嗎?”相比于村里的那些村民,高大山算得上是一個見多識廣的人。宋一然的糧食關系是他親手轉出去的,而且縣醫院的接收條子也在他的抽屜里鎖著呢!這事兒肯定差不了。

    也就那些老娘~們,一個個閑的,天天說酸話。

    “我還沒上班呢!單位領導剛剛找我談完話,分了宿舍,我收拾一下,下周上班?!?

    “這是好事??!”高大山兩眼冒光,“領導跟你談話,說明看重你,你可要好好干,給咱們大青山漲漲臉??!”

    趙小冬默默地在心里吐槽,跟大青山有啥關系?漲臉也漲不到你們頭上去吧!

    “隊長說得是??!我記下了?!?

    高大山別提多高興了,略有些疑惑地問:“那你今天回來是……”他看了看趙小冬,“特意送你嬸子回來的?”

    趙小冬一直被高大山忽視,心里正存著火氣呢!聽他這么一問,當下從衣服兜里掏出街道的接收條子,往桌上一拍,“隊長,俺要遷戶籍?!?

    高大山選是被嚇得打了個激靈,還沒等他發火呢,就聽趙小冬說了一句讓他驚掉下巴的話。

    遷戶籍,往哪兒遷??!

    你以為戶籍是你家的大白菜,你說往哪兒搬就往哪兒搬?

    不過當高大山看到桌上的接收條子的時候,還是嚇了一跳,他拿過來仔細看了兩遍,條子上寫得清清楚楚,縣級某街道辦事處,已經接收了趙小冬,只要大青山這邊遷出趙小冬的戶籍,對方就會接收。

    上面蓋著大紅色的公章,絕對錯不了。

    其實這就是一個常規操作,只要街道,或者單位肯接收,不管是像趙小冬這樣的鄉下社員,還是像許學文那樣的知青,正~審過關,都是可以順利遷走的。

    原本趙小冬和洪立業是想先開證明結婚的,結婚以后再遷戶籍就變得順理成章了。

    可是洪立業考慮了一下,覺得趙小冬先調戶籍過來,再結婚,這樣能更好的?;ふ孕《?,免得別人對她說三道四。跟趙小立一商量,她也同意了,而且洪立業是真的跑了很多關系,把手里的招工名額放出去一個,才從街道那兒弄來了接收條子。

    高大山看著手里的條子,心中瞬間閃過好幾個想法……

    趙小冬氣急敗壞的回了家。

    宋一然倒是看得很開,高大山不給趙小冬開遷戶證明,也是心里極度不平衡。憑啥一個寡婦都能進城當城里人了,而且他肯定有吃~拿~卡~要的想法!

    “嬸子,你別擔心,走,咱倆去高家一趟?!?

    出了這種事,宋一然都沒有心情去接撿寶了。

    “去高家干啥,你還真想給他送禮???俺不去!”高大山的意思,趙小冬也是看明白了。

    宋一然笑了笑,“我帶你去找柴小芬聯系一下感情,你信不信,你今天去找了柴小芬,高大山第二天就能把遷戶證明給你開了?!?

    真的假的?

    最后趙小冬還是沒有擰過宋一然,跟著她一起去了高大山家。

    宋一然想得挺簡單,高大不是貪嘛,她就讓他貪一回,到最后,非讓他竹籃子打水不可!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