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情况似乎好转了,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宋一然不敢走,一直在旁边守着。

    老者气息逐渐平稳,脸色红润起来。

    宋一然问他,“我扶您起来吗?”应该没有危险了,还是劝说他,要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才行!地上挺凉的,还是把人扶起来再说吧!

    这年头没有大街小巷都没有天眼,老人要是胡说八道,赖上宋一然,她一时半会儿的,恐怕还真没有办法替自己洗脱嫌疑!幸亏他是发病,不是摔倒啥的,要是真闹起来,她也有话说。

    还好,这个年代的老人都比较质朴,基本上不会做睁着眼睛说瞎话这种事。

    那位老者缓缓的点了点头,宋一然连忙扶起他,“大爷,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大爷顺手一指,宋一然发现前面有棵树,树底下有块大石头,估计老大爷是想过去休息一下。她忙不迭的把人扶了过去。

    老大爷坐在上面缓了一口气,看得出来,情况已经得到了控制。

    “大爷,你是心绞痛吗?”

    “小姑娘,你年纪不大,怎么知道我得的病是心绞痛?”老大爷看起来很有气质,穿着打扮虽然朴素,但是衣服干干净净的,还有熨烫过的痕迹。

    宋一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就是看您那症状,挺像的。您当时胸闷胸痛,呼吸困难,大汗……”

    老者点了点头,眼中滑过一抹赞赏之色,“你刚才表现很镇定??!像你这么大的小姑娘,遇到这种事情都免不了会忙手忙脚的。你是县医院的职工吗?”

    “算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叫算是吧!”

    宋一然只道:“昨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我在中医门诊当学徒?!?

    中医门诊的学徒?

    老者愣了一下,又问道:“你刚才怎么直接喂我吃了一片硝酸甘油呢?还捏碎了,手劲挺大??!怎么没用救心丸呢?”

    “救心丸起效慢??!虽然它的副作用小,但是这种紧急关头,当然是要用起效快,效果好的药了!硝酸甘油副作用虽然大一点,但是您衣兜里既然准备了,说明您是能用这个药的,如果有严重贫血,青光眼,又或者是心梗早期的话,那么您就不会把这个药带在身上了!这个药有降低作用,您平时血压是不是也高?”

    老者脸上挂着笑容,“小姑娘不简单??!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如果这个时候,宋一然还没有察觉到眼前这位老者身份不简单的话,那她可算是白活两世了。只是他具体是谁,宋一然有点叫不准,不管怎么说吧,遇到了就是缘分,自己也算是善有善报!

    “我,算是家学渊源吧!”宋一然不打算多说,“那个,我送您去医院吧!”

    “我已经好多了,这是老毛病了,我再坐一会儿,自己去,你放心吧!”

    宋一然想了想,“要不我去医院叫人,弄个轮椅推您过去?”

    “不用!好孩子,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宋一然笑了笑,心想,我应该说‘我叫红领巾’?

    “那,您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回去吃早饭了,我还得上班呢!大爷再见?!彼我蝗灰桓弊龊檬虏涣裘难?,转身就走了。

    老者笑了笑,轻喃道:“家学渊源?学徒?”

    钱院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院长,您可算是回来了!”院长助理小章急坏了,因为钱院长一向很守时,今天比往常晚到了十几分钟。

    钱院长有心绞痛的毛病,小章怕他上班的路上发作,万一倒在没有人的地方可怎么办?

    还好院长来了,他这一颗心也算是放回肚子里了。

    钱思德翻开工作记录,看了章奉献一眼,“小章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毛躁?”比起早上那个小丫头,差远了。

    其实这个助理??!真没有什么意思。

    钱思德之所以有助理,就是因为他的身体原因。他虽然是院长,但是也是有直属上级的,这么安排,也是怕他的身体出现问题,身边连个应事的人都没有。

    这个章奉献,据说是某医学院的高材生,实习期满结业以后,就留在了县医院。只是他在医院轮转了不到三个科室,就被安排到自己身边来了,要说他没有背影,哼!

    钱思德是不信的!他这个人性格耿直,最讨厌弄虚作假那一套。章奉献的水平很一般,至少在钱思德看来,在大学那几年,他并没有付出太多的努力,以至于实习期间,各科室带他的老师,对他的评价都不太高。

    “我这不是怕您出事吗?”

    钱思德想了想,干脆吩咐章奉献道:“小章,你跑一趟档案室,把老蔡给我叫来?!?

    老蔡,大名蔡得胜,不到五十岁。原来也是医院的骨干,后来因为一场不大不小的医疗事故,离开了一线,被调到了档案室工作。

    这也就是现在,换了前几年,只怕不但要丢了公(职),还得挨打挨批。

    “哦!”章奉献算是个听话的,心眼也不算太多,很快就把老蔡给叫到了院长办公室。

    老蔡自来熟,往办公室的椅子上一坐,牛气哄哄的问:“说吧,这回又是谁告我的状?”

    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经过那次的医疗事故以后,就变得更加蛮不讲理起来!还好他现在的岗位,多是与同事打交道,与患者接触的少,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出多少乱子呢!

    “我是有事儿问你,你最近表现很好,没人告状?!?

    老蔡觉得稀奇,“你问吧,啥事?!?

    “昨天,中医院有学徒来报道吗?”

    昨天~

    “没有???”

    钱思德道:“她说她昨天是第一天上班!”

    老蔡想了想,突然记起那个被称为英雄的小姑娘。再仔细想想,好像是她吧!

    最近是招了一批学徒,不过能学出来几个可不好说。这批人当中,只有她一个人是单独报道的,剩下的,都上班七八天了??!

    “我说老蔡,你可别卖关子??!到底有没有这么个人!”钱思德道:“人家小姑娘,可是救了我的命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