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情況似乎好轉了,他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宋一然不敢走,一直在旁邊守著。

    老者氣息逐漸平穩,臉色紅潤起來。

    宋一然問他,“我扶您起來嗎?”應該沒有危險了,還是勸說他,要去醫院做個詳細的檢查才行!地上挺涼的,還是把人扶起來再說吧!

    這年頭沒有大街小巷都沒有天眼,老人要是胡說八道,賴上宋一然,她一時半會兒的,恐怕還真沒有辦法替自己洗脫嫌疑!幸虧他是發病,不是摔倒啥的,要是真鬧起來,她也有話說。

    還好,這個年代的老人都比較質樸,基本上不會做睜著眼睛說瞎話這種事。

    那位老者緩緩的點了點頭,宋一然連忙扶起他,“大爺,咱們去醫院看看吧!”

    大爺順手一指,宋一然發現前面有棵樹,樹底下有塊大石頭,估計老大爺是想過去休息一下。她忙不迭的把人扶了過去。

    老大爺坐在上面緩了一口氣,看得出來,情況已經得到了控制。

    “大爺,你是心絞痛嗎?”

    “小姑娘,你年紀不大,怎么知道我得的病是心絞痛?”老大爺看起來很有氣質,穿著打扮雖然樸素,但是衣服干干凈凈的,還有熨燙過的痕跡。

    宋一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就是看您那癥狀,挺像的。您當時胸悶胸痛,呼吸困難,大汗……”

    老者點了點頭,眼中滑過一抹贊賞之色,“你剛才表現很鎮定??!像你這么大的小姑娘,遇到這種事情都免不了會忙手忙腳的。你是縣醫院的職工嗎?”

    “算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叫算是吧!”

    宋一然只道:“昨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我在中醫門診當學徒?!?

    中醫門診的學徒?

    老者愣了一下,又問道:“你剛才怎么直接喂我吃了一片硝酸甘油呢?還捏碎了,手勁挺大??!怎么沒用救心丸呢?”

    “救心丸起效慢??!雖然它的副作用小,但是這種緊急關頭,當然是要用起效快,效果好的藥了!硝酸甘油副作用雖然大一點,但是您衣兜里既然準備了,說明您是能用這個藥的,如果有嚴重貧血,青光眼,又或者是心梗早期的話,那么您就不會把這個藥帶在身上了!這個藥有降低作用,您平時血壓是不是也高?”

    老者臉上掛著笑容,“小姑娘不簡單??!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

    如果這個時候,宋一然還沒有察覺到眼前這位老者身份不簡單的話,那她可算是白活兩世了。只是他具體是誰,宋一然有點叫不準,不管怎么說吧,遇到了就是緣分,自己也算是善有善報!

    “我,算是家學淵源吧!”宋一然不打算多說,“那個,我送您去醫院吧!”

    “我已經好多了,這是老毛病了,我再坐一會兒,自己去,你放心吧!”

    宋一然想了想,“要不我去醫院叫人,弄個輪椅推您過去?”

    “不用!好孩子,今天的事情多謝你了。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宋一然笑了笑,心想,我應該說‘我叫紅領巾’?

    “那,您既然沒事了,那我就回去吃早飯了,我還得上班呢!大爺再見?!彼我蝗灰桓弊齪檬虜渙裘難?,轉身就走了。

    老者笑了笑,輕喃道:“家學淵源?學徒?”

    錢院長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院長,您可算是回來了!”院長助理小章急壞了,因為錢院長一向很守時,今天比往常晚到了十幾分鐘。

    錢院長有心絞痛的毛病,小章怕他上班的路上發作,萬一倒在沒有人的地方可怎么辦?

    還好院長來了,他這一顆心也算是放回肚子里了。

    錢思德翻開工作記錄,看了章奉獻一眼,“小章啊,你年紀也不小了,怎么還這么毛躁?”比起早上那個小丫頭,差遠了。

    其實這個助理??!真沒有什么意思。

    錢思德之所以有助理,就是因為他的身體原因。他雖然是院長,但是也是有直屬上級的,這么安排,也是怕他的身體出現問題,身邊連個應事的人都沒有。

    這個章奉獻,據說是某醫學院的高材生,實習期滿結業以后,就留在了縣醫院。只是他在醫院輪轉了不到三個科室,就被安排到自己身邊來了,要說他沒有背影,哼!

    錢思德是不信的!他這個人性格耿直,最討厭弄虛作假那一套。章奉獻的水平很一般,至少在錢思德看來,在大學那幾年,他并沒有付出太多的努力,以至于實習期間,各科室帶他的老師,對他的評價都不太高。

    “我這不是怕您出事嗎?”

    錢思德想了想,干脆吩咐章奉獻道:“小章,你跑一趟檔案室,把老蔡給我叫來?!?

    老蔡,大名蔡得勝,不到五十歲。原來也是醫院的骨干,后來因為一場不大不小的醫療事故,離開了一線,被調到了檔案室工作。

    這也就是現在,換了前幾年,只怕不但要丟了公(職),還得挨打挨批。

    “哦!”章奉獻算是個聽話的,心眼也不算太多,很快就把老蔡給叫到了院長辦公室。

    老蔡自來熟,往辦公室的椅子上一坐,牛氣哄哄的問:“說吧,這回又是誰告我的狀?”

    他的脾氣本來就不好,經過那次的醫療事故以后,就變得更加蠻不講理起來!還好他現在的崗位,多是與同事打交道,與患者接觸的少,否則的話,還不知道要出多少亂子呢!

    “我是有事兒問你,你最近表現很好,沒人告狀?!?

    老蔡覺得稀奇,“你問吧,啥事?!?

    “昨天,中醫院有學徒來報道嗎?”

    昨天~

    “沒有???”

    錢思德道:“她說她昨天是第一天上班!”

    老蔡想了想,突然記起那個被稱為英雄的小姑娘。再仔細想想,好像是她吧!

    最近是招了一批學徒,不過能學出來幾個可不好說。這批人當中,只有她一個人是單獨報道的,剩下的,都上班七八天了??!

    “我說老蔡,你可別賣關子??!到底有沒有這么個人!”錢思德道:“人家小姑娘,可是救了我的命呢!”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