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努力的爬了起著,想著奪門而出,他知道,出了這個門,他就能活!反之,他這輩子就完了。

    直到這個時候,他的酒也醒了一些,心里也是萬分的后悔,只想著快一點離開。

    惡人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一只手甚至已經扶到了門框上,就在他以為自己即將逃出升天的時候,他覺得后衣領被人猛然拽了一把,接著重心不穩,一下子向后跌去。

    惡人想要穩住自己的身體,可是他根本做不到,他只覺得自己的脖子被重重砸了一下,整個人眼前一黑,瞬間失去了知覺,摔倒在了地上。

    錢媛的尖叫聲差點脫口而出,但是她拼命的忍住了。她臉上布滿驚恐之色,看宋一然的目光既有感激,又有敬畏,非常復雜。

    “人已經暈過去了,不會把你怎么樣了?!?

    錢媛點了點頭,“謝,謝謝你?!繃φ磣約旱納砩系囊路?。

    “先把人捆起來吧!”宋一然沒找到繩子,征得錢媛的同意以后,將一條舊床單撕成條,把那個差點侵犯錢媛的惡人捆了個結結實實。

    那孫子也就是欺負錢媛是個柔弱女人,其實上他根本什么都不是,摔在地上半天都沒起來,一看就是個草包。

    宋一然聞到他身上有酒味,看來是喝了二兩貓尿,就狗膽包天,不把自己當成是個人了。

    也幸虧這個時候是午休的時候,所以他們這邊的動靜沒有引來看熱鬧的人。

    人捆起來了,門也關上了。

    錢媛縮在床角,整個人都呆呆的。

    “這人你認識嗎?”

    錢媛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他,我是回來取東西的,結果關門的時候這個人就擠進來了,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想喊人也來不及了?!?

    “看來他是跟著你進來的!他不是醫院職工?”

    “我不知道,我真不認識他?!?

    “現在你想怎么辦?”宋一然抬腕看了看時間,“我的時間不多,不可能一直陪著你的,我下午還要上班?!?

    錢媛這會兒完全沒有了之前不可一世的模樣,顯得特別無助可憐,“我不知道?!?

    這種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人送到保衛科,直接通知辦案人員來領人。但是名譽方面,肯定是要受影響的。錢媛本來就是一個話題人物,縣醫院的人提起她,都是一副避如蛇蝎的模樣。這個年代的審美都是含蓄的,錢媛活得熱烈又張揚,四十多歲卻獨身,不婚主義,讓人覺得她另類囂張。

    憑什么別人每天活在家長里短中,上要忍受婆婆的氣,下要照顧四五個孩子,每天都緊緊巴巴的活著,才四十歲,就活成了一塊干巴巴的苞米瓤子。

    而她錢媛呢,活得瀟灑自在,沒有家庭的束縛,想怎么樣就怎么樣?憑什么她這么自由?

    周圍人對她的態度,不僅僅是排斥,更多的是仇視和批~判。

    “送保衛科吧!直接報辦案局吧!”宋一然明白她的顧忌,“你看起來不像是一個會被世俗眼光,流言蜚語所影響的人?!?

    錢媛很狼狽的笑了一聲,“謝謝你,能不能幫我去叫人?”

    宋一然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錢媛覺得她那一雙眼睛,像是能看透一切似的,讓人心里發怵。

    “你最好還是跟我一起去,我也算是人證,能證明你的清白。要是我前腳走了,后腳有人過來,你怎么解釋?還是,你原本就有別的打算?”

    錢媛下意識的躲避宋一然的目光,她確實另有打算,只是沒有想到被人家一眼就看穿了。

    她其實遠沒有別人想的那么無所顧忌,她的心也會痛,她也會在意別人的目光和看法,只是……

    錢媛嘆了一口氣,算了,她都這么大年紀了,還能被說幾年?人家小姑娘救了自己,難道自己還要做恩將仇報之事?

    “好,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不過不能送保衛科,直接報辦案局吧!”她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重新梳了頭發,才站在宋一然面前,“好了,這個人要怎么帶去?”

    宋一然扯著床單繩子的一頭,直接將人拖出了屋。

    錢媛連忙鎖門,跟在宋一然身后。她算是見識了宋一然的手段,這小姑娘年紀不大,本事不小,下手是真狠??!打起惡人來,如同切瓜砍菜一樣容易,而且下樓梯的時候,那人就被她硬生生的從一階一階的樓梯上拖了下去,磕得那人東倒西歪,頭破血流的,感覺離死不遠了。

    宋一然見錢媛面露不忍,不由得道:“你不會是在同情他吧?”

    “沒有,就是……”錢媛有些不好意思,“感覺你一個孩子,下手那么狠,挺意外的?!?

    宋一然也沒再說話,跟錢媛從醫院的后角門走了出去。到了街上,宋一然直接提起那個惡人,健步如飛的走在前面。錢媛再一次受到暴擊,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個比自己還瘦的小姑娘,拎著一個比她重得多的男人,如同拎小雞崽子似的……

    宋一然和錢媛順利的到達的辦案局,“同志,我們要(報)備案!”

    接待她們的辦案員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士,頭發有些稀疏,梳了一個地中海發型??吹剿我蝗凰欽庖恍腥說鈉孑庾楹?,也是愣住了。

    “你們要備案?”他看了看宋一然,又看了看奄奄一息的惡人,不由得問道:“什么情況?”

    聽說這個被捆起來的男人是意圖不軌,行兇未遂,然后被人抓住了送過來的時候,辦案人員的臉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你們是說,他意圖對你不軌?”他伸手指了指錢媛,然后又指了指宋一然,道:“然后你沖進來救了她,抓了他?”

    宋一然點頭。

    辦案人員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不,不太可能吧?”那模樣,似乎在說,你瘦得像小雞子似的,也有這個本事?

    “我們是來備案的,您覺得我們說的不是事實,不合理?我天生神力不行嗎?”宋一然看了看時間,“我下午還要上班呢,您能快點嗎?”

    “小宋?”紀雨霖走了過來,看到宋一然的時候也是一愣,“你怎么在這兒?”

    宋一然一見到紀雨霖,頓時大喜過望,“老紀,你來的正好?!?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