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努力的爬了起着,想着夺门而出,他知道,出了这个门,他就能活!反之,他这辈子就完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的酒也醒了一些,心里也是万分的后悔,只想着快一点离开。

    恶人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一只手甚至已经扶到了门框上,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逃出升天的时候,他觉得后衣领被人猛然拽了一把,接着重心不稳,一下子向后跌去。

    恶人想要稳住自己的身体,可是他根本做不到,他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重重砸了一下,整个人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摔倒在了地上。

    钱媛的尖叫声差点脱口而出,但是她拼命的忍住了。她脸上布满惊恐之色,看宋一然的目光既有感激,又有敬畏,非常复杂。

    “人已经晕过去了,不会把你怎么样了?!?

    钱媛点了点头,“谢,谢谢你?!绷φ碜约旱纳砩系囊路?。

    “先把人捆起来吧!”宋一然没找到绳子,征得钱媛的同意以后,将一条旧床单撕成条,把那个差点侵犯钱媛的恶人捆了个结结实实。

    那孙子也就是欺负钱媛是个柔弱女人,其实上他根本什么都不是,摔在地上半天都没起来,一看就是个草包。

    宋一然闻到他身上有酒味,看来是喝了二两猫尿,就狗胆包天,不把自己当成是个人了。

    也幸亏这个时候是午休的时候,所以他们这边的动静没有引来看热闹的人。

    人捆起来了,门也关上了。

    钱媛缩在床角,整个人都呆呆的。

    “这人你认识吗?”

    钱媛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他,我是回来取东西的,结果关门的时候这个人就挤进来了,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想喊人也来不及了?!?

    “看来他是跟着你进来的!他不是医院职工?”

    “我不知道,我真不认识他?!?

    “现在你想怎么办?”宋一然抬腕看了看时间,“我的时间不多,不可能一直陪着你的,我下午还要上班?!?

    钱媛这会儿完全没有了之前不可一世的模样,显得特别无助可怜,“我不知道?!?

    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人送到保卫科,直接通知办案人员来领人。但是名誉方面,肯定是要受影响的。钱媛本来就是一个话题人物,县医院的人提起她,都是一副避如蛇蝎的模样。这个年代的审美都是含蓄的,钱媛活得热烈又张扬,四十多岁却独身,不婚主义,让人觉得她另类嚣张。

    凭什么别人每天活在家长里短中,上要忍受婆婆的气,下要照顾四五个孩子,每天都紧紧巴巴的活着,才四十岁,就活成了一块干巴巴的苞米瓤子。

    而她钱媛呢,活得潇洒自在,没有家庭的束缚,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凭什么她这么自由?

    周围人对她的态度,不仅仅是排斥,更多的是仇视和批~判。

    “送保卫科吧!直接报办案局吧!”宋一然明白她的顾忌,“你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会被世俗眼光,流言蜚语所影响的人?!?

    钱媛很狼狈的笑了一声,“谢谢你,能不能帮我去叫人?”

    宋一然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钱媛觉得她那一双眼睛,像是能看透一切似的,让人心里发怵。

    “你最好还是跟我一起去,我也算是人证,能证明你的清白。要是我前脚走了,后脚有人过来,你怎么解释?还是,你原本就有别的打算?”

    钱媛下意识的躲避宋一然的目光,她确实另有打算,只是没有想到被人家一眼就看穿了。

    她其实远没有别人想的那么无所顾忌,她的心也会痛,她也会在意别人的目光和看法,只是……

    钱媛叹了一口气,算了,她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被说几年?人家小姑娘救了自己,难道自己还要做恩将仇报之事?

    “好,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不过不能送保卫科,直接报办案局吧!”她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重新梳了头发,才站在宋一然面前,“好了,这个人要怎么带去?”

    宋一然扯着床单绳子的一头,直接将人拖出了屋。

    钱媛连忙锁门,跟在宋一然身后。她算是见识了宋一然的手段,这小姑娘年纪不大,本事不小,下手是真狠??!打起恶人来,如同切瓜砍菜一样容易,而且下楼梯的时候,那人就被她硬生生的从一阶一阶的楼梯上拖了下去,磕得那人东倒西歪,头破血流的,感觉离死不远了。

    宋一然见钱媛面露不忍,不由得道:“你不会是在同情他吧?”

    “没有,就是……”钱媛有些不好意思,“感觉你一个孩子,下手那么狠,挺意外的?!?

    宋一然也没再说话,跟钱媛从医院的后角门走了出去。到了街上,宋一然直接提起那个恶人,健步如飞的走在前面。钱媛再一次受到暴击,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比自己还瘦的小姑娘,拎着一个比她重得多的男人,如同拎小鸡崽子似的……

    宋一然和钱媛顺利的到达的办案局,“同志,我们要(报)备案!”

    接待她们的办案员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士,头发有些稀疏,梳了一个地中海发型??吹剿我蝗凰钦庖恍腥说钠孑庾楹?,也是愣住了。

    “你们要备案?”他看了看宋一然,又看了看奄奄一息的恶人,不由得问道:“什么情况?”

    听说这个被捆起来的男人是意图不轨,行凶未遂,然后被人抓住了送过来的时候,办案人员的脸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你们是说,他意图对你不轨?”他伸手指了指钱媛,然后又指了指宋一然,道:“然后你冲进来救了她,抓了他?”

    宋一然点头。

    办案人员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不,不太可能吧?”那模样,似乎在说,你瘦得像小鸡子似的,也有这个本事?

    “我们是来备案的,您觉得我们说的不是事实,不合理?我天生神力不行吗?”宋一然看了看时间,“我下午还要上班呢,您能快点吗?”

    “小宋?”纪雨霖走了过来,看到宋一然的时候也是一愣,“你怎么在这儿?”

    宋一然一见到纪雨霖,顿时大喜过望,“老纪,你来的正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