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一見到紀雨霖,頓時大喜過望,“老紀,你來的正好?!?

    辦案人員連忙問:“紀隊長,你認識???”

    “我老占友的對象,出什么事了?”

    辦案人員簡單的把事情講了一遍,回道:“紀隊長,這不符合常理??!這個記錄我沒辦法做??!”

    紀雨霖直接壓了壓手,讓大家都坐下,“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親自來做這份記錄?!彼鴨鍬急敬影彀溉嗽筆擲锝庸?,對宋一然道:“小宋,你把當時的事情再講一講?!?

    事情過去有一段時間了,紀雨霖整個人消瘦了許多,但是現在看著倒是恢復了一些精氣神,狀態還不錯。

    “我當時要上班,鎖門的時候,發現對面錢媛的屋里傳來了不太好聽的聲音。我當時沒多想,就想去上班,結果路過她房門前的時候,我聽到有人喊救命?!彼我蝗揮值潰骸拔揖桶衙捧嚦?,然后發現這個男的要干壞事,我當時生氣極了,就把他拉了下來,結果他惱羞成怒沖著我沖了過來。我也沒多想,一個抱摔,就把人摔倒了?!?

    多簡單點事兒啊,還要讓她說多少遍??!

    紀雨霖也露出幾分思量的神情來。

    錢媛連忙給宋一然作證,“我,我作證,她說的都是真的。而且她的力氣很大,她提著這個人過來的?!?

    宋一然見他們還是有些不相信的樣子,不由得深吸一口氣,十分耐心地道:“看來,我應該表演一下?!彼駒諫砝?,將接待室的門鎖好,然后站在門前,深吸氣。

    “她要干什么……”

    話音未落,宋一然突然抬起腳,猛然朝著門板踹去,只聽咣當一聲,頗為結實的門板當下被踹掉了合頁,整扇門板轟然倒塌,也幸虧沒有砸到人。

    所有人目瞪口呆,連帶著已經見識過一次宋一然腳法的錢媛,也跟著吃驚不小。

    太生猛了!

    紀雨霖莫名的想替自己的老占友掬一把同情的淚水,媳婦力氣這么大,往后他的日子,只怕很不好過??!

    “我覺得,你們不應該質疑我的救人能力,而是應該把這個人關起來,好好審一審他!”

    紀雨霖看了那個男人一眼,陣陣無語,揮手道:“先把人關起來吧,按程序走?!?

    等做完記錄,宋一然和錢媛從辦案局出來的時候,已經下午兩點多了。

    紀雨霖也帶著一個小年輕,跟著二人回了小紅樓。

    現場基本沒有遭受到破壞,兩個人進行了記錄,取證,然后又例行公事的問了幾句,就回去了。

    至于接待室的門嘛,據說也不用賠了。

    “我得上班了,你一個人有問題嗎?”

    錢媛搖了搖頭,“今天謝謝你?!?

    “人沒事最重要?!?

    宋一然急急忙忙的回了醫院,本以為至少要被人說幾句,結果她明明翹了半天的班,卻好像沒有人發現,大家該干什么干什么,沒有人追究。

    宋一然覺得有些事兒自己得主動坦白,萬一被有心人小題大做就不好了。她去找了自己名義上的楊老師,想跟她解釋一下自己下午遲到的原因,結果轉了半天,都沒發現帶她的楊炎老師。

    “哎,娟姐,看到了楊老師了嗎?”許娟,名義上也是楊炎老師的徒弟,家就是縣城本地的。

    “剛才還在啊,你找楊老師有事?。??”

    宋一然有點不好意思,“是有點事兒,也不是很急?!?

    許娟搖了搖頭,“要不你上二樓去找找?呃,我剛才好像看到楊老師的一個親戚來找她了,是不是跟她親戚出去辦事了???”

    宋一然哦了一聲,“那行,我晚點再跟她說吧!謝謝你啊,娟姐?!?

    許娟卻問她:“你那檔案還沒弄完???”

    “哪兒有那么快??!要整理、歸檔,還要把存疑的挑出來,太難了?!彼我蝗壞潰骸澳愣疾恢?,那個病例上面的字個個龍飛鳳舞啊,我看了半天都沒能找出幾個我認識的字,一天下來頭暈眼花的?!?

    許娟一下子就平衡了,她干的活雖然也不是很好,但至少不像宋一然干的活兒這么枯燥。

    “哎,楊老師的親戚是什么樣的人?你見著了嗎?”

    許娟點頭,“見著了,是個男的,四十多歲吧,好像喝酒了,瞧著像是鄉下來的?!?

    宋一然心里咯噔一聲,面上卻不顯,“行,我知道了?!?

    “有事兒???”許娟有些好奇,

    “沒啥事,就是問問,你忙去吧,我還弄我的病例條?!?

    兩人別過,各忙各的。

    宋一然想了想,直接去找了錢媛。她受了驚嚇,下午應該不會上班了。

    宋一然走到105門前,輕輕的敲了敲錢媛的門。

    錢嬡被嚇了一跳,她現在真是膽戰心驚,一有風吹草動,就變成了兔子一樣。

    “誰呀!”

    宋一然聽見她的聲音里都帶著顫音呢。

    “是我?!?

    錢媛下地給宋一然開了門,“進來吧!”

    屋里被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宋一然帶上門,輕聲道:“你認識楊炎楊老師嗎?”

    錢媛點了點頭,“怎么了?”

    “我覺得想欺負你的那個人,應該是楊炎老師家的親戚!她現在不在單位,很可能接到消息去了辦案局,你做個好心理準備?!彼我蝗話閹匾皆旱氖慮榻擦艘幌?,問道:“如果對方想跟你合解,你怎么辦?真的不追究了?!?

    錢媛搖了搖頭,“這件事,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這罪名也算不輕了?!彼淙淮蠹葉際峭?,但是這件事不是小事,就算她想和解,辦案局也未必同意??!大環境就是如此!遇到這種事情都是要嚴辦的。

    “萬一人家反咬一口呢?”

    錢媛沒有想到這個可能,驚訝地道:“不能吧?總不能空口白牙的說瞎話??!”

    “楊炎是我的老師?!幣瘓浠?,說明了她也有麻煩了。

    宋一然真的很想吐槽她這招黑體質,她才上班第二天??!就把帶自己的老師給得罪了。

    “可,萬一楊炎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呢!至少,她得實事求是吧???”

    宋一然無奈的表示,“那可不一定??!”

    七零異能小嬌妻

    七零異能小嬌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