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冬很高興,她前半生坎坷,親緣淡薄。嫁給洪立業以后,似乎一切都變得不同了,如果能有一個自己的孩子,這對于她來說,無疑是最好的消息。

    杜老太太也很高興,她年紀大了,比較傳統,從始至終都覺得,沒有孫子是件遺憾的事。現在兒媳婦懷孕了,如果她生個男孩,那么自己百年之后,到了地下,跟老頭子也算有交待了。

    宋一然也很高興的,新生命的到來,是件喜事,更重要的是,這個孩子是趙小冬真正融入到洪家的一張王牌。

    “頭三個月最要緊了,我看你最近就不要干活,好好養一養?!倍爬咸Φ眉啦患?,真是高興。

    “哪兒有那么嬌貴?!閉孕《械悴緩靡饉?,“是我自己太粗心大意了,一直沒往這上頭想,還好……”

    杜老太只道“你也是頭一回當媽,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等立業回來知道這個消息,只怕要高興壞了?!?

    “你想吃什么?有沒有什么特別想吃的?”杜老太太十分緊張地問了一句。

    趙小冬想了想,“還好吧,沒覺得和平時有啥兩樣?!?

    “可能月份還小,你是個有福氣的,孩子不折騰你?!?

    這樣的氣氛,真的是溫馨又美好。

    只是,宋一然注意到,新新不在了,她悄悄的出了屋,在新新的屋里找到了她。

    新新在看書,看起來也沒有任何的不高興。

    “新新!”宋一然坐到新新旁邊,問她“你要有一個弟弟或者妹妹了,高興嗎?”

    新新很認真的想了一下,然后點頭,比劃道是高興的,但是又有點擔心。

    “擔心奶奶,還是擔心爸爸?還是擔心阿姨?”

    趙小冬是繼母,這兩個字往往被人們定義成惡毒的角色。趙小冬如果沒有孩子,或許會一直對新新視如己出,但是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呢?

    連宋一然都不敢百分百的肯定,趙小冬到底會不會偏心,新新又怎么會不害怕,不惶恐呢!

    “新新,你要相信,你是一個很招人喜歡的孩子。爸爸,奶奶和阿姨都很疼你,還有你慧慧姐,還有我,我們都一樣喜歡你?!彼我蝗淮永疵揮邢牘?,自己有一天會以一個外人的身份去疏導孩子的心理問題。

    這種事她毫無經驗,但是覺得很有必要去做。

    “不管你多了弟弟,還是妹妹,爸爸和奶奶還是一樣愛你的。至于阿姨,她是一個善良的人,我相信,她不會疏忽對你的照顧,更不會改變對你的態度。所以,你也要有信心??!”

    新新笑了一下,鄭重的點了點頭,隨后比劃道我會帶好弟弟妹妹的。

    這年代,都是大的帶小的,很平常的事。

    宋一然輕輕捏了捏新新的小臉蛋,贊揚道“真乖,新新是個好孩子?!彼腋齷岣孕《狄凰倒賾諦灤碌氖慮?。

    時候也不早了,宋一然跟趙小冬和杜老太太告別,要回醫院去。

    趙小冬有些擔心,“天都黑透了,就在這兒住一晚上吧!”

    杜老太太也說,“是啊,明天早上吃了飯再走?!?

    “屋里還生著火呢,我得回去看看。你們盡管放心就是,我沒事的?!彼我蝗揮指灤擄諏稅謔?,這才從洪家出來。

    回屋以后,杜老太太跟趙小冬說起宋一然,不由得稱贊,“那可真是個好孩子?;芻巰袼餉創蟮氖焙?,可沒她這么立事,今天的事兒多虧了她了?!?

    “那孩子命苦,別人指望不上,自己若是不立起來,日子真就沒法過了?!?

    杜老太太是個人精,宋一然對向金花做的事兒,她看得一清二楚,想了想,最后還是問了一句“她那兩下子,瞧著倒是厲害,還會診脈呢?醫院現在這么厲害呢?才上幾天班啊,學這么老些本事?”

    趙小冬苦笑,“您說的那個,都是以前小然跟著她外公學的!她外公特別厲害,以前是留洋學生?!?

    “哎呀,那可真是不得了?!倍爬咸彩譴幽歉鍪貝吹娜?,知道那時候的留洋學生,家里要么有錢,要么有勢,反正不是普通人家。

    要是普通人家,到后來也不能遭那么多罪??!

    “行了,你早點歇著吧!”

    趙小冬連忙道“媽,我不累,我去看看新新,今天鬧這么一出,可別把孩子嚇壞了?!?

    杜老太太滿意的笑了笑,“去吧!”兒媳婦能把孫女放在心里,杜老太太很高興,她不敢奢望趙小冬把新新當成自己的親生骨肉一樣疼愛,但是只要她的心還是正直善良的,新新就不會受委屈。

    趙小冬去新新屋里看了她,跟她說了一會兒話。趙小冬能夠感覺到,新新并沒有因為她懷孕而排斥她,心里暗暗高興,同時也告誡自己,將來得做到一碗水端平,新新本來就夠可憐了,絕不能讓她感受到冷落和不公平。

    宋一然完不知道,自己是白操心了。

    她回到宿舍以后,爐里的火都滅了,為了晚上不被凍醒,宋一然只能認命的重新升火。等生好了火,燒好了水,她也餓得前胸貼后背了。

    飯盒里還有剩飯,熱一熱,簡單吃一口吧!

    吃完飯,洗漱睡覺,直接鉆被窩里。

    不知道為什么,最近她很乏累??!以前每天都要到空間里打拳,鍛煉體能,最少也得兩個小時,但是這幾天,她只想快點睡覺。

    宋一然很快就睡著了,她并不知道,自己睡著以后,身體表面隱約浮現著紅色的光……

    第二天,宋一然準備起床,準備上食堂吃早飯。

    錢嬡像是特意在門口等她似的,對她發出邀請,“一起吃個早飯?”

    她已經在這里守株待兔很久了,宋一然一直沒有給她機會。

    宋一然晃了晃手里的飯盒,“走吧!”

    錢墾欣然與她同行,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一路快步走到了食堂。

    錢嬡拿過宋一然手里的飯盒,道“我請你吃餛飩,你找個地方先坐著?!?

    宋一然就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好等著。

    兩飯盒的餛飩,還有玉米餅,小咸菜。

    這是很豐盛的早餐了~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