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薄馅大的猪肉小馄饨,配上紫菜,虾皮,小葱,放点香醋和辣子,这味道,还真是百吃不厌??!

    皮很劲道,馅料十足,汤也很美味。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食堂的馄饨是不是特别好吃?”

    “嗯!”宋一然点了点头,“味道不错?!?

    她已经不是第一回吃了,但是每次吃这个馄饨,都会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那时候她还小,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能跟着爸爸去街角吃一碗馄饨。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怎么了?”

    宋一然摇了摇头,“没事,想到第一次见到你的场景,觉得世事难料??!”

    钱媛老脸一红,“对不起??!”

    “都过去了!我也挺理解你的?!?

    “理解我?”钱嫒有些纳闷,“理解我什么?是觉得我年纪大,脾气古怪,所以不跟我一般见识吗?”

    宋一然放下手里的勺子,不由得轻笑一声,“其实不是。你说的这个,是很狭隘的表象,我说的,是这里?!彼噶酥感脑嗟奈恢?。

    钱媛微微一笑,也把手里的勺子放进饭盒里,“说来听听?!?

    “其实有什么好说的呢!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宋一然摊了摊手,表示道:“一切随心,何必管别人呢!”

    钱媛笑了笑,眼角泛起一点水光,“我是不是欠你一句谢谢?!?

    “你说过了,谢谢你的馄饨?!彼我蝗黄鹕?,“我该上班去了?!彼蘸梅购?,准备回科里再洗。

    钱媛也没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坐了一会儿。

    她知道,宋一然是不想与她相交的!两个人年纪相差不少,而且性格也完全不一样。她活得张扬,宋一然呢!

    她看不透。

    宋一然可不管钱媛怎么想,反正她真的无意与钱媛交好,或者交恶。准确的说,她救钱媛,是出于道义,而非因为她那个人。

    宋一然面前摆着一本《中医基础理论》尽管这本书的内容她一清二楚,但是她还是看得很认真。

    最近她都没有什么特殊任务,干完活以后,就在办公室看书,不知道是不是上头发话了,反正也没有人来打扰她,她也乐得清闲。

    这本书是别人用过的旧书,上面做了大量的批注,看笔锋,应该是出自一个男人的手。祁主任说这书是他特意翻出来的,让自己好好熟悉熟悉。

    看了没两页,就听外面吵吵闹闹的,好像出什么事了。

    宋一然觉得她自己是招黑体质,所以像这种热闹,她是不想上前的。

    但是有句话叫做:人在屋中坐,祸从天上来。

    她不想参合别人家的事,架不住别人主动找上门??!

    “小宋,你快去看看吧,许娟要跳楼!”来报信的是许娟寝室里的人,平时跟许娟关系还算不错。

    “???”宋一然放下书,“跳桃?”中医院一共才两层??!

    “干嘛想不开啊,这楼才两层,伤筋动骨的多难受?!?

    报信的女孩快哭了,“她家里人找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闹腾起来了,不是跳咱们中医门诊的楼,是跑到前边门诊楼去了?!?

    门诊楼有四层,上边还有一个半层的平台,平台上没遮没挡,这要是跳下去了,恐怕就要没命。

    宋一然不敢耽搁,连忙跟着那女孩往现场跑。

    现场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许娟坐在楼顶平台最外侧的水泥护墙上,两条腿垂在外面飘荡着,看起来十分吓人。

    她怎么爬上去的?

    “怎么回事?楼顶的门不是一直上锁吗?为什么有人爬上去了?”院里的几位领导已经到达了现场,第一件事就是问责。

    “不太清楚,钥匙没有丢,在管理科手里。估计是她自己把门撬开的?!?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跳楼?”

    “是中医门诊的实习生,好像是跟家里有矛盾?!?

    宋一然在一旁听得火冒三丈,心想都什么时候了,是救人重要还是问责重要。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快点把人救下来吗?

    祁成鹏也到了现场,许娟虽然只是一个实习生,但是毕竟是中医门诊的人,真要是有个好歹,医院没办法跟她家里人交待??!

    “祁主任,这孩子什么情况?”

    “老许,我也是一头雾水!有没有人知道情况的?”

    给宋一然报信的那个女孩举手走了过来,“主任,是许娟的家里人找来了,非要带她回家,让她嫁人。许娟不乐意,她家里人就动手打了她,这才有了后面的事?!?

    “岂有此理!”祁成鹏气坏了,“这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要包办婚姻?”

    “祁主任,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救人要紧??!”

    又有人道:“已经联系救援队了,马上就到?!?

    正说着,便有两辆红色的救援车鸣笛赶到了。救援人员行动迅速,很快就架上了救生气垫。

    这个充气垫看起来有些简陋,跟后世高大上的充气垫没办法比。想想也是,三十年的时间,足够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这个时候的简陋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救援负责人在现场了解到情况以后,迅速制定出了营救方案。

    “先安排人安稳住她的情绪,最好是平时跟她关系比较好的人,对她进行劝说和安抚。另外就是赶紧派人去找她的家人,让她们承诺一下,不会再逼她嫁人了。有什么事,先把人稳住再说。我会派我们中队的救援人员在楼顶和楼下的窗口处做布置,争取在……”

    这位中队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当下听到人群中暴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大家抬头一看,果然出事了。

    许娟的情况似乎有些激动,她居然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身体瑟瑟发抖,看起来就像一片随风摇摆的树叶一样单薄,她放声大哭,那哭声简直可以用撕心裂肺来形容,虽然她人在四楼,可是站在一楼的人,却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若不是受了极大的委屈,谁能走到这一步。

    “不好,她情绪太激动了!”这要是掉下来,直接就摔死了。

    “祁主任,要不然让我试试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