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薄餡大的豬肉小餛飩,配上紫菜,蝦皮,小蔥,放點香醋和辣子,這味道,還真是百吃不厭??!

    皮很勁道,餡料十足,湯也很美味。

    “怎么樣,我沒騙你吧,食堂的餛飩是不是特別好吃?”

    “嗯!”宋一然點了點頭,“味道不錯?!?

    她已經不是第一回吃了,但是每次吃這個餛飩,都會有一種回到小時候的感覺。那時候她還小,最高興的事情就是能跟著爸爸去街角吃一碗餛飩。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怎么了?”

    宋一然搖了搖頭,“沒事,想到第一次見到你的場景,覺得世事難料??!”

    錢媛老臉一紅,“對不起??!”

    “都過去了!我也挺理解你的?!?

    “理解我?”錢嬡有些納悶,“理解我什么?是覺得我年紀大,脾氣古怪,所以不跟我一般見識嗎?”

    宋一然放下手里的勺子,不由得輕笑一聲,“其實不是。你說的這個,是很狹隘的表象,我說的,是這里?!彼噶酥感腦嗟奈恢?。

    錢媛微微一笑,也把手里的勺子放進飯盒里,“說來聽聽?!?

    “其實有什么好說的呢!這是你自己選擇的路??!”宋一然攤了攤手,表示道:“一切隨心,何必管別人呢!”

    錢媛笑了笑,眼角泛起一點水光,“我是不是欠你一句謝謝?!?

    “你說過了,謝謝你的餛飩?!彼我蝗黃鶘?,“我該上班去了?!彼蘸梅購?,準備回科里再洗。

    錢媛也沒說話,就那么靜靜的坐了一會兒。

    她知道,宋一然是不想與她相交的!兩個人年紀相差不少,而且性格也完全不一樣。她活得張揚,宋一然呢!

    她看不透。

    宋一然可不管錢媛怎么想,反正她真的無意與錢媛交好,或者交惡。準確的說,她救錢媛,是出于道義,而非因為她那個人。

    宋一然面前擺著一本《中醫基礎理論》盡管這本書的內容她一清二楚,但是她還是看得很認真。

    最近她都沒有什么特殊任務,干完活以后,就在辦公室看書,不知道是不是上頭發話了,反正也沒有人來打擾她,她也樂得清閑。

    這本書是別人用過的舊書,上面做了大量的批注,看筆鋒,應該是出自一個男人的手。祁主任說這書是他特意翻出來的,讓自己好好熟悉熟悉。

    看了沒兩頁,就聽外面吵吵鬧鬧的,好像出什么事了。

    宋一然覺得她自己是招黑體質,所以像這種熱鬧,她是不想上前的。

    但是有句話叫做:人在屋中坐,禍從天上來。

    她不想參合別人家的事,架不住別人主動找上門??!

    “小宋,你快去看看吧,許娟要跳樓!”來報信的是許娟寢室里的人,平時跟許娟關系還算不錯。

    “???”宋一然放下書,“跳桃?”中醫院一共才兩層??!

    “干嘛想不開啊,這樓才兩層,傷筋動骨的多難受?!?

    報信的女孩快哭了,“她家里人找來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鬧騰起來了,不是跳咱們中醫門診的樓,是跑到前邊門診樓去了?!?

    門診樓有四層,上邊還有一個半層的平臺,平臺上沒遮沒擋,這要是跳下去了,恐怕就要沒命。

    宋一然不敢耽擱,連忙跟著那女孩往現場跑。

    現場已經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許娟坐在樓頂平臺最外側的水泥護墻上,兩條腿垂在外面飄蕩著,看起來十分嚇人。

    她怎么爬上去的?

    “怎么回事?樓頂的門不是一直上鎖嗎?為什么有人爬上去了?”院里的幾位領導已經到達了現場,第一件事就是問責。

    “不太清楚,鑰匙沒有丟,在管理科手里。估計是她自己把門撬開的?!?

    “這個人是誰,為什么會跳樓?”

    “是中醫門診的實習生,好像是跟家里有矛盾?!?

    宋一然在一旁聽得火冒三丈,心想都什么時候了,是救人重要還是問責重要。現在這種情況,不是應該快點把人救下來嗎?

    祁成鵬也到了現場,許娟雖然只是一個實習生,但是畢竟是中醫門診的人,真要是有個好歹,醫院沒辦法跟她家里人交待??!

    “祁主任,這孩子什么情況?”

    “老許,我也是一頭霧水!有沒有人知道情況的?”

    給宋一然報信的那個女孩舉手走了過來,“主任,是許娟的家里人找來了,非要帶她回家,讓她嫁人。許娟不樂意,她家里人就動手打了她,這才有了后面的事?!?

    “豈有此理!”祁成鵬氣壞了,“這都什么年代了,難道還要包辦婚姻?”

    “祁主任,眼下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救人要緊??!”

    又有人道:“已經聯系救援隊了,馬上就到?!?

    正說著,便有兩輛紅色的救援車鳴笛趕到了。救援人員行動迅速,很快就架上了救生氣墊。

    這個充氣墊看起來有些簡陋,跟后世高大上的充氣墊沒辦法比。想想也是,三十年的時間,足夠發生日新月異的變化,這個時候的簡陋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救援負責人在現場了解到情況以后,迅速制定出了營救方案。

    “先安排人安穩住她的情緒,最好是平時跟她關系比較好的人,對她進行勸說和安撫。另外就是趕緊派人去找她的家人,讓她們承諾一下,不會再逼她嫁人了。有什么事,先把人穩住再說。我會派我們中隊的救援人員在樓頂和樓下的窗口處做布置,爭取在……”

    這位中隊長的話還沒有說完,當下聽到人群中暴發出一陣陣的驚呼聲。大家抬頭一看,果然出事了。

    許娟的情況似乎有些激動,她居然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身體瑟瑟發抖,看起來就像一片隨風搖擺的樹葉一樣單薄,她放聲大哭,那哭聲簡直可以用撕心裂肺來形容,雖然她人在四樓,可是站在一樓的人,卻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若不是受了極大的委屈,誰能走到這一步。

    “不好,她情緒太激動了!”這要是掉下來,直接就摔死了。

    “祁主任,要不然讓我試試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