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其山和盧三妹帶著盧家的兩個男壯丁,早早的來到了縣醫院。夫妻二人打定主意,今天無論如何,要把許娟給帶走。

    前兩天許娟要跳樓的事鬧得沸沸揚揚的,夫妻二人覺得他們的臉都要被丟盡了!帶走許娟,把她嫁到山溝里去,他們不僅能得到好處,跳樓這件事也就慢慢的就淡化了。如果不能把許娟帶走,不但得不到好處,他們是里子面子都沒了!

    許其山等一行人直接去了中醫門診找許娟。

    現在的人大多都很有正義感,一見到他們兇神惡煞的模樣,就對他們起了提防之心。不管他們怎么問,根本沒有人告訴他們許娟在哪兒。想鬧?單位的保衛科是擺設嗎?分分鐘來人用電棍把人轟出去。

    許其山和盧三妹很狼狽的離開了縣醫院。

    “咋辦?”

    盧三妹把眉行一挑,“那死丫頭沒地方去,除了醫院還能在哪兒,說不定在宿舍!”

    “那去宿舍找她?”許其山是個耳根子軟的人,什么事都要聽盧三妹的,但凡他能硬氣一點,許娟在家里也不會受那個罪。

    “就這么去,還不是一樣讓人給轟出來?”盧三妹道“前幾天事情鬧得那么大,咱們一去,一準兒讓人認出來,還能讓咱們把人帶走?”

    “他們是閑的?還能管我家的事?”

    盧三妹的兩個兄弟都聽她的,“大姐,你說咋整?!?

    盧三妹眼珠轉了轉,“守株待兔,我就不信她不出來。只要她出了縣醫院,直接把人綁走?!鋇絞焙虬訝送焦道鏌宦?,哼!那丫頭這輩子都別想出來了。

    四個人在醫院附近等著,一直等到天都要黑了,也沒看到許娟的身影。

    “咋整,這天這冷,咱們就一直在這兒蹲著啊,還不得被凍死?”許其山早就受不了了,這一大天了,就吃了兩個包子,肚子早就唱空城計了。

    盧三妹不甘心地咬了咬牙,“那就先回去,明天早上再來?!?

    “行!”

    “回吧!”

    四個人把手揣在袖子里,恨恨的看了縣醫院一眼,然后掉頭走了。

    此時的許娟坐在宋一然的宿舍里,正抹眼淚呢!

    “你說他們干啥來了,肯定是想把我綁回家,好把我嫁給盧家遠房親戚,那是一個五十歲的老光棍??!”許娟泣不成聲,“小宋,你說我咋辦?。??”

    許其山他們前腳剛走,后腳就有人給許娟送信,大家都很同情許娟的遭遇,但是卻愛莫能助。

    這畢竟是人家的私事嘛!非親非故的,怎么幫?

    宋一然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你先別哭,聽我說?!?

    許娟拿手絹擦了擦眼淚,止不住的小聲抽泣,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我問你,你是對那個家還有奢望,還是恨不巴跟他們斷絕關系才好!”

    “當然是斷絕關系!”許娟急不可奈的回道“我在那個家里,就像是個外人似的,吃穿沒我的份,干活卻全是我一個人。小宋,不怕你笑話,那盧三妹苛待我到什么程度!我來例~~假,她連衛生紙都不讓我用。我也沒錢買,就用過去的老法子,縫個灰口袋用?!?

    宋一然真是要被氣死了,這種惡毒女人,簡直就是人渣。許娟的爹也不是什么好貨,那可是他的親閨女??!

    “既然你想斷絕關系,那咱們就走個斷絕關系的路子?!?

    許娟真是又驚又喜,“你有辦法?”

    “辦法自然有,但是要吃苦頭,就不知道你敢不敢!”

    許娟想了想,咬牙道“我連死都不怕,還怕吃苦頭?小宋,你要是幫我從那個家里脫離出來,我這輩子替你當牛做馬感謝你?!?

    “去去去!”宋一然心想,誰用你當牛做馬??!

    “你就說怎么辦吧?”

    宋一然悄聲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許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不敢?”

    許娟看了看宋一然的小身板,眼中略有疑惑。

    那小細腰,還能見義勇為?不過……

    之前自己要從樓上掉下去,也是她拽住了自己??!

    許娟咬了咬牙,“有啥不敢的!大不了就是一死?!被沓鋈チ?!

    “放心,死不了??!有我在呢!”宋一然拍了拍她的肩膀,“準備一下吧!”

    第二天傍晚。

    又到飯點了,街上偶爾會飄過一些飯菜的香味,讓躲在墻角的四人覺得更餓了。

    “姐,要不再買幾個包子?我餓了?!?

    “行……”盧三妹正要掏錢,眼角余光突然發現了許娟。

    盧家兩個弟弟也看到了,“姐,出來了?!?

    “小點聲,我又不瞎?!甭盟鄯毆?,“不能在這兒動手,她一喊,再把看門兒的招來。跟上她,找沒有人的地方動手?!?

    “麻袋準備沒?”

    “在呢!”

    “姐,她快走遠了?!?

    盧三妹大手一揮,“快點,跟上?!?

    許娟越走越驚慌,她知道許其山和盧三妹就在附近等著她。她現在是在自投羅網,但是也只有這樣做,才能擺脫他們。

    許娟別無選擇,她只能相信宋一然,因為除了宋一然,沒有人在乎自己的感受,沒有人會幫她。

    許娟專挑偏僻的小路走,終于,她走進彎彎曲曲巷子里的時候,被人套了麻袋。

    “啊,救命啊~”許娟在麻袋里掙扎起來。

    “快走,快走?!甭門灤砭甑暮吧欣慈?,一個勁兒的催促他們把人扛起來,快點走。

    結果幾個人還沒走出巷子,就被人攔住了去路。

    “你誰啊,讓開?!碧煲丫械愫諏?,巷子里也沒有什么燈光,所以沒有人看清楚站在那里的人是誰。

    “把人放下?!?

    是個女的!那還怕什么。

    “趕緊讓開?!甭鎂醯米約喊虼笱駁?,一個人就能把她對付了。她站在宋一然面前的時候,正好有一戶人家打開了燈,昏暗的燈光照在宋一然的臉上,讓盧三妹看清楚了她的長相。

    很漂亮的一張臉,讓身為女人的盧三妹很嫉妒。但她為什么笑?這種時候難道不應該害怕,不應該緊張嗎?

    “我再說一遍,把人放下!”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