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其山和卢三妹带着卢家的两个男壮丁,早早的来到了县医院。夫妻二人打定主意,今天无论如何,要把许娟给带走。

    前两天许娟要跳楼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夫妻二人觉得他们的脸都要被丢尽了!带走许娟,把她嫁到山沟里去,他们不仅能得到好处,跳楼这件事也就慢慢的就淡化了。如果不能把许娟带走,不但得不到好处,他们是里子面子都没了!

    许其山等一行人直接去了中医门诊找许娟。

    现在的人大多都很有正义感,一见到他们凶神恶煞的模样,就对他们起了提防之心。不管他们怎么问,根本没有人告诉他们许娟在哪儿。想闹?单位的保卫科是摆设吗?分分钟来人用电棍把人轰出去。

    许其山和卢三妹很狼狈的离开了县医院。

    “咋办?”

    卢三妹把眉行一挑,“那死丫头没地方去,除了医院还能在哪儿,说不定在宿舍!”

    “那去宿舍找她?”许其山是个耳根子软的人,什么事都要听卢三妹的,但凡他能硬气一点,许娟在家里也不会受那个罪。

    “就这么去,还不是一样让人给轰出来?”卢三妹道“前几天事情闹得那么大,咱们一去,一准儿让人认出来,还能让咱们把人带走?”

    “他们是闲的?还能管我家的事?”

    卢三妹的两个兄弟都听她的,“大姐,你说咋整?!?

    卢三妹眼珠转了转,“守株待兔,我就不信她不出来。只要她出了县医院,直接把人绑走?!钡绞焙虬讶送焦道镆宦?,哼!那丫头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四个人在医院附近等着,一直等到天都要黑了,也没看到许娟的身影。

    “咋整,这天这冷,咱们就一直在这儿蹲着啊,还不得被冻死?”许其山早就受不了了,这一大天了,就吃了两个包子,肚子早就唱空城计了。

    卢三妹不甘心地咬了咬牙,“那就先回去,明天早上再来?!?

    “行!”

    “回吧!”

    四个人把手揣在袖子里,恨恨的看了县医院一眼,然后掉头走了。

    此时的许娟坐在宋一然的宿舍里,正抹眼泪呢!

    “你说他们干啥来了,肯定是想把我绑回家,好把我嫁给卢家远房亲戚,那是一个五十岁的老光棍??!”许娟泣不成声,“小宋,你说我咋办?。??”

    许其山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给许娟送信,大家都很同情许娟的遭遇,但是却爱莫能助。

    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嘛!非亲非故的,怎么帮?

    宋一然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你先别哭,听我说?!?

    许娟拿手绢擦了擦眼泪,止不住的小声抽泣,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我问你,你是对那个家还有奢望,还是恨不巴跟他们断绝关系才好!”

    “当然是断绝关系!”许娟急不可奈的回道“我在那个家里,就像是个外人似的,吃穿没我的份,干活却全是我一个人。小宋,不怕你笑话,那卢三妹苛待我到什么程度!我来例~~假,她连卫生纸都不让我用。我也没钱买,就用过去的老法子,缝个灰口袋用?!?

    宋一然真是要被气死了,这种恶毒女人,简直就是人渣。许娟的爹也不是什么好货,那可是他的亲闺女??!

    “既然你想断绝关系,那咱们就走个断绝关系的路子?!?

    许娟真是又惊又喜,“你有办法?”

    “办法自然有,但是要吃苦头,就不知道你敢不敢!”

    许娟想了想,咬牙道“我连死都不怕,还怕吃苦头?小宋,你要是帮我从那个家里脱离出来,我这辈子替你当牛做马感谢你?!?

    “去去去!”宋一然心想,谁用你当牛做马??!

    “你就说怎么办吧?”

    宋一然悄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许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不敢?”

    许娟看了看宋一然的小身板,眼中略有疑惑。

    那小细腰,还能见义勇为?不过……

    之前自己要从楼上掉下去,也是她拽住了自己??!

    许娟咬了咬牙,“有啥不敢的!大不了就是一死?!被沓鋈チ?!

    “放心,死不了??!有我在呢!”宋一然拍了拍她的肩膀,“准备一下吧!”

    第二天傍晚。

    又到饭点了,街上偶尔会飘过一些饭菜的香味,让躲在墙角的四人觉得更饿了。

    “姐,要不再买几个包子?我饿了?!?

    “行……”卢三妹正要掏钱,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了许娟。

    卢家两个弟弟也看到了,“姐,出来了?!?

    “小点声,我又不瞎?!甭盟鄯殴?,“不能在这儿动手,她一喊,再把看门儿的招来。跟上她,找没有人的地方动手?!?

    “麻袋准备没?”

    “在呢!”

    “姐,她快走远了?!?

    卢三妹大手一挥,“快点,跟上?!?

    许娟越走越惊慌,她知道许其山和卢三妹就在附近等着她。她现在是在自投罗网,但是也只有这样做,才能摆脱他们。

    许娟别无选择,她只能相信宋一然,因为除了宋一然,没有人在乎自己的感受,没有人会帮她。

    许娟专挑偏僻的小路走,终于,她走进弯弯曲曲巷子里的时候,被人套了麻袋。

    “啊,救命啊~”许娟在麻袋里挣扎起来。

    “快走,快走?!甭门滦砭甑暮吧欣慈?,一个劲儿的催促他们把人扛起来,快点走。

    结果几个人还没走出巷子,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你谁啊,让开?!碧煲丫械愫诹?,巷子里也没有什么灯光,所以没有人看清楚站在那里的人是谁。

    “把人放下?!?

    是个女的!那还怕什么。

    “赶紧让开?!甭镁醯米约喊虼笱驳?,一个人就能把她对付了。她站在宋一然面前的时候,正好有一户人家打开了灯,昏暗的灯光照在宋一然的脸上,让卢三妹看清楚了她的长相。

    很漂亮的一张脸,让身为女人的卢三妹很嫉妒。但她为什么笑?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害怕,不应该紧张吗?

    “我再说一遍,把人放下!”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