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立馬明白過來,像宋老爺子這樣不清不楚的案子還有很多。形勢已經變了,思想和經濟都在同時復蘇,所以很多冤家錯安(有錯別字不解釋)自然也要一一查清,以還公道。

    “太好了!”宋一然真心替宋老爺子高興,“等他的案子平了,我要親自把外公的尸骨送回海市?!?

    這也算是她的一點回報吧!

    “不要心急,這件事只怕還要等兩三個月,程序還是要審核裁定的,沒有那么快?!?

    宋一然松了一口氣,道:“放心,我知道的。這么多年都等了,還差這兩三個月嗎?”她是真開心,臉上的笑容就沒下去過。

    雷千鈞喜歡看她的笑的樣子,嘴角也跟著挑了挑。

    “你不是說有兩件事嗎?”宋一然問他:“還有一件是什么?”

    “你上學的事情??!”

    對??!這件事情也很重要。當中醫學徒,她哪里有行醫的機會?與其讓醫院給她一個保送名額,她更希望堂堂正正的考上一所大學。

    “這件事情也辦妥了???”不會吧,這么有效率?當真是朝中有人好辦事??!

    雷千鈞一直沒有松開她的手,時不時的捏一捏,感覺手感特別好。

    “當然??!你外公的事情敲定以后,醫院那邊也會做出反應,肯定要開追悼會,組只上也會為他昭雪,歸還他的個人財物,你們家的院子,還有老爺子這么多年的積蓄,工資,包括一些賠償問題,都是要解決的?;褂芯褪悄隳蓋孜侍??!?

    宋清荷是自殺身亡,如果不是宋老爺子的事情引發家變,讓她婚姻破裂,名譽掃地,相信她也不會選擇扔下老父親和女兒赴死。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又何其不是自私的人?

    宋一然沉默了一上,“我媽她是一個很好的老師!”宋清荷的英語和俄語都不錯,高中老師對她來說,是個游刃有余的工作。

    “別想了,都過去了,以后的生活會越來越好的?!?

    “是啊~”宋一然頗有興致,“你接著說,如果順利的話,我是不是應該先回海市去,辦理完我外公的后事問題,再弄上學的事情?”

    雷千鈞早點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所以這些事根本難不倒他,“離考試還有半年多的時間,一切都來得及,三月份的時候,關于外公恢復名譽的事應該就會塵埃落定了。我現在擔心的事,你到底能不能考上大學?!?

    高考恢復的第一年,是冬天考試,從第二年起,便恢復到夏季考試。

    宋一然瞪了他一眼,“我以為這些你也安排好了?!?

    “是有安排,但是徇私舞弊是不行的?!崩濁Ь噶酥蓋澆塹奈恢?,“我給你帶了很多的書,還有復習資料,一些模擬試卷考題,你可以好好看看,復習一下?!?

    宋一然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好大一推書本放在墻角那里,足足摞了有半人高!

    “這么多?”這得做到哪年去???

    “說起做題,我想問問,你桌子哪兒去了?”雷千鈞指了指墻角的位置,“怎么空了?”

    宋一然實在想不出來合理的解釋,干脆實話實說,“我,我力氣太大了,把桌子拍碎了?!彼皇怯昧伺暮頌業牧ζ?,結果拍碎了一張桌子。

    雷千鈞顯然是不相信的,“到底哪兒去了?一張桌子而已,又不是什么好東西,沒有用的,再買就是了?!?

    宋一然想了想,一臉認真的問他:“你相信有些人天生神力嗎?”她覺得有些秘密需要保留,除了自己以外,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但是有些秘密卻是需要分享的,好比她力氣大,有內勁這個事兒。

    宋一然神秘兮兮地道:“我會內功,好厲害的那種?!?

    雷千鈞看到她狡黠如狐的小模樣,當下沒忍住,一把將人攔腰抱來,放到了自己腿上。

    宋一然身體有些失衡,以她的本事,想穩住自身平衡簡直是輕而易舉,可是她偏偏晃了兩下,伸胳膊摟住了雷千鈞的脖子。兩個人挨得很近,臉對著臉,鼻尖都要碰到一起去了。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太突然了(明明是她自己設計好的)宋一然心里激動得像揣了只兔子似的,可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只是眼睛眨得有些快,臉有些紅。

    “那個……”

    她想說我說的是真的,我沒騙人,可是下一秒,帶著淡淡薄荷味的(唇)卻毫無預警的貼了上來。

    繾綣的氣氛、溫柔的淺啄,還有靠得越來越近的兩顆心。

    親熱這種事情,講究熟能生巧的。年輕司機一開始摸方向盤的時候,難免緊張些,但是男司機好像天生比女司機更容易掌握開車技巧,這或許是種屬于他們基因里的本能。

    宋一然很快敗下陣來,氣喘吁吁的推了雷千鈞一把,微微有些惱火。不為別的,她好歹是活了兩世的人吧,雖然沒有經歷過這些事兒,但是該知道的她都知道??!怎么實際操作起來,就這么困難呢!

    兵敗如山倒??!

    雷千鈞也略覺得有尷尬,他一向認為自己是個自制力超群的人,但是他顯然高估自己了,在這小丫頭面前,自制力什么的,簡直不堪一擊。

    “生氣了?!?

    宋一然瞪了他一眼,用手摸了摸微腫的唇,表情很是不自然。

    “真生氣了?”雷千鈞微微有些緊張,他雖是君子,但是在喜歡的女孩面前難免有些把持不住。宋一然是他認定的妻子人選,他既是認定了她,就絕不會辜負她,思想上難免也少了些擔子。

    但是然然是女孩子啊,會不會她心里沒底??!所以很抗拒自己的親近???

    不應該吧,上次胡同口還是然然主動的呢!

    就在雷千鈞胡思亂想的時候,宋一然突然又有了壞主意,這個傻子一直問啊問的,她要怎么說?難道他就沒看出來,自己沒有生氣,還很歡喜嗎?可是這種事情,女孩子怎么能主動說出口嘛!

    她根本說不出口??!

    “那個……”宋一然不懷好意的扭了扭身體,“就是吧……”她又動了動,像只蠶寶寶似的,拱了又拱。

    雷千鈞的汗都下來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