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千鈞的身份,一直撲朔迷離,十分的不明朗。

    老實講,宋一然決定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甚至不知道他的具體身份和家庭是怎么樣的。她只是本能的相信他的人品,誰讓自己對他一見傾心呢?。ǚ置骶褪竅不端難罩島透辜。?

    再然后,雷千鈞像擠牙膏似的,一點點道出他的身份。直到見家長時,宋一然才第一次知道雷千鈞居然也是海市人,也是那時起,她才算是知道了雷千鈞家里的事情。

    說起來很好笑,她這個人一向謹慎,但是在感情這件事情上,卻難得沖動了一回。這大概就是物極必反吧!重新活了一回,生活中也帶了點肆意和瀟灑!沒什么不好。

    現在她已經知道了不少關于雷千鈞的事情,但還有些事情很不明朗,比如,他到鵬城去,到底是用什么身份掩飾自己的真實身份?

    現在他主動提及這個問題,宋一然當然要趁機問個清楚!

    “什么身份?”

    雷千鈞把手握成拳,放在唇邊輕咳了一下,然后吐出兩個字來,“倒~爺!”

    宋一然強忍著笑意問他,“啥叫倒~爺!”

    八十年代曾經出現過這么一種新興的職,人稱倒~爺。計劃經濟轉為市場經濟后,出現過一段時期的價格雙軌制時代,這些人利用價格的差價,在市場上賺取中間利潤,借以牟利。

    這個職業,毀譽參半,也是八十年代的一個特色職業!華夏歷史上部分的富一代,都是靠這個行業起家的。很多人都是從小打小鬧開始的,最初也不過是從鄉下收些雞蛋到城里換糧,再然后,到沿海城市去買論斤秤的電子表,運回內陸城市兜售。

    這些手段很原始,不過都是些二道販子罷了,但是卻成就了一批人。

    雷千鈞簡單的跟她解釋了什么叫倒~爺。

    宋一然哦了一聲,“為什么要干這個!堂堂辦案局局長公子,做點什么不行??!”很難相像,像雷千鈞這樣的人,這樣的出身,居然要干這樣的事情。

    “我現在畢竟是跟家里鬧僵了嘛!”雷千鈞給了她一個你懂的眼神。

    臥~艸

    還帶這樣的!

    宋一然腦補了這樣一段情節。

    雷千鈞為了執行特殊任務,不得不脫下那身橄欖綠的衣裳,由明轉暗,干起了特工的活計。這活臟又累,不管是功是過都不能見光,必須隱藏在粉飾的太平之下,所以他也必須來一出與家里決裂的戲碼?

    “那,你以后都不能回家了?”

    “也許吧!要看我能取得什么樣的成就了?!?

    看來他以后是要走經商的路子了???

    宋一然想了一下,覺得也對。從底層做起,可以接觸到各種層面的人,一點點的積累自己的人脈,完善自己的背景。有朝一日他成了最上層的那一批人,履歷也是經得起推敲的,做起事情來,也會更加得心應手。

    “是不是要吃很多的苦?那我以后能聯系你嗎?要不然我干脆考一個離你近一點的大學吧!”宋一然想想就覺得高興,“這樣咱們就能經常見面了?!?

    “然然,你知道不知道的我的工作性質?”

    宋一然想了一下,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吃苦什么的,都是小事。然然,那很危險?!崩濁Ь崽玖艘簧?,“在隊伍里待過的人,有幾個怕吃苦的?我怕的是連累家人,連累你。所以我更希望你能留在海市,海市也有醫學院?!彼愿兜娜?,都是窮兇極惡之輩,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萬一然然因此出了什么事,他會后悔一輩子的,他絕不允許發生這種事。

    “我覺得咱倆有必要在這件事情上達成一個共識?!彼我蝗磺樾韃患?,“我有必要向你表明一下我的決定。既然我選擇了跟你在一起,那么我希望咱們能共同進退,而不是因為所謂的困難被迫長久分離甚至是分開?!?

    “然然……”

    “你應該相信,我會是你的助力,不會拖你的后腿?!彼婧笥忠槐菊母嫠咚骸把虺怯幸嬌拼笱??!毖虺塹囊嬌拼笱?,也算是全國聞名,是后世的九八五院校之一。

    羊城離鵬城很近??!

    雷千鈞真是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當然,他也是高興的,證明自己在然然心里非常重要。

    “我不同意?!崩濁Ь渴頻囊幻媧聳貝絲桃步ヂ抖四?,“你最好不要想耍你的小聰明,志愿填報這一塊,你得聽我的?!?

    “可是羊醫大是非常好的大學,我為什么不能選擇一個好大學,非要在海市上?”宋一然很不高興,“你能不能不要這么霸道,咱們講講道理?!?

    “海市醫學院也不錯啊,有什么區別?”

    當然有區別??!

    雷千鈞又一本正經的跟宋一然分析情況,“再說我的情況也不穩定啊,萬一以后我不在鵬城了呢?那你大學是不是就白考了。海市是咱們的大本營,你到那兒安營扎寨,隨時等著我的回歸,這不好嗎?”

    “直男?!逼臼裁淳偷錳愕??

    “什么玩意?”雷千鈞實在沒聽過這個詞,馬上虛心求教,“啥男?”

    宋一然第一次有了崩潰的感覺,她知道這個男人是為了自己好,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上個大學,過穩定的日子??墑親約焊M芨諞黃鳶?!現在科技不如后世發達,離那么遠,不能天天打電話,也不能視頻,幾個月一封信,要怎么維系感情?

    異地戀很容易被按倒的!到時候想起身翻盤都困難。

    “我想考羊城的大學。我不怕危險,也不怕那些亡命之徒?!彼我蝗恢壞潰骸拔抑皇竅肜肽憬壞?,這也不行嗎?”

    雷千鈞很心疼她,他突然覺得有些迷茫,甚至不知道自己這么做到底是對是錯。

    “大不了我們的戀情不公開不就行了,你在鵬城做你自己的事,我在羊城上我的大學嘛!”宋一然可憐巴巴的問他:“好不好?”

    “你不會覺得委屈嗎?”雷千鈞搖了搖頭,“還是不好!”

    “不委屈,真的,真不委屈!”宋一然道:“你就答應了吧,羊城的大學真的比海市強多了?!狽湊灰チ搜虺?,她想怎么做,雷千鈞還能攔得???

    到時候……

    哼哼!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