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月荷是哭著跑出百貨大樓的。她本來是想借著秦學忠的威風,想要好好打擊一下宋一然,結果卻被對手完虐!從小到大,她還沒這樣丟臉過,今天她是里子面子都沒了。興許連秦學忠這個追求者都要保不住了。

    許月荷心里又氣又悔,恨極了宋一然暫且不提。

    只說宋一然兵不血刃的解決掉了腦殘人士,跟雷千鈞慢悠悠的逛百貨商場。

    俊男美女的組合,當真養眼,讓人光瞧著,就覺得賞心悅目。這兩個人是真般配,走在一起像是童男童女似的。

    宋一然也算是一戰成名了,不少人都覺得這女娃嘴皮子利索的很。

    兩個人在這種環境下買東西,心情也不會太美麗,于是趕緊買上兩瓶酒,又給新新挑了一件衣裳,便急匆匆的回了縣醫院。

    宋一然開了宿舍的門,招呼雷千鈞先坐下休息一會兒,她倒了兩杯水,遞給雷千鈞一杯,“我今天真是出門沒看黃歷,怎么碰到她了?!?

    雷千鈞一言不發,看起來好像生氣了。

    宋一然也察覺到了這個男人的低氣壓,想了想頓時恍然大悟,“是不是因為我攔著你,沒讓你為我出頭,所以你生氣了????”

    雷千鈞抬頭看了她一眼。

    宋一然覺得他這一眼涼嗖嗖的,“那個,那女人不講理,就是一個潑婦,你要是站出去,她就敢往你身上趴,罵你耍流忙(同音)你信不信?”

    雷千鈞還是不說話。

    “你是男人嘛,對付潑婦這種事情,怎么可能讓你出面呢!我知道你想護著我,但是……”宋一然說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壞了。

    自始至終,雷千鈞都沒有表過態,但是他的情緒確實不太對。她自以為是的想,或許是他的男性尊嚴在作祟吧!好像不為女朋友出頭,就慫了似的,這種在后世被稱為大男子主義。

    但是,不是!

    雷千鈞不是那樣的人,他這個人尊重女性,并沒有大男子主義這個毛病。

    “你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問我???”

    雷千鈞輕笑了一下,“反應過來了?”這個小狐貍,身上到處都藏著秘密。

    宋一然這下確定,是那幾沓大團結惹的禍。

    雷千鈞昨天穿的不是這件大衣,去買排骨的時候,他也就是隨手一掏,拿出了一些特供的票和一張十塊的大團結,并沒有表露他帶了多少錢,自己也不應該知道的。

    他的大衣口袋很深,還帶著兜蓋,在外面的時候,雷千鈞也習慣性的把手放在口袋里,誰能看出來里面有那么多錢??!

    她就能,但是不能說。

    宋一然嘆了一口氣,頗感無奈。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偏偏沒有一個能說的,就算是最親密的人,只怕也不行。

    “那個……”

    “不想說就別說!”

    兩個人同時開口,但是雷千鈞的話卻讓宋一然愣住了。

    不想說就別說!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其實話里卻帶著滿滿的信任和尊重。

    宋一然眉開眼笑,“其實也沒有什么不能說的,我能感受到陰氣,也能感受到財氣?!彼凍鲆桓鎏乇鹱孕諾男θ?,心里卻在默默吐槽,她這輩子說的謊話實在是太多了。難怪老話說,撒了一個謊,就要用無數的謊話去自圓其說,果然……

    “財氣?”雷千鈞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那是什么東西?”

    “就是錢啊,俗物,金的,銀的?!彼我蝗壞饋笆奔浠乖?,要不然你陪我去一趟舊貨市???”她要向雷千鈞證明一下,自己是能感受到財氣的。

    兩個人再次出了門,去了舊貨市場。

    其實這就是一個民間自發組建起來的跳蚤市場,把家里用不著的東西拿出來換錢,又或者以物換物,各取所需。

    這種事情以前也很常見,前幾年風聲緊的時候,就由明轉暗,或者銷聲匿跡了。改革開方夂的浪潮在全國掀起熱潮后,很多人開始拋下成見,干起了個體,做起了買賣,農村更是實行了土地承包責任制。這種原本已經看不見的小跳蚤市場,當下像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

    縣里有好幾個這種舊貨市場,其中最大的一家,就在新新的學校附近。每到禮拜天的時候,這里就聚集了不少來賣貨,買貨,又或者單純看熱鬧的人。

    宋一然早就想來了,一直不得空,今天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好好淘淘寶。

    二人到了舊貨市場,還真被眼前這熱鬧的景象給震住了,粗略一看,這市場倒是不小,現場得有一二百人,簡直可以用人頭攢動來形容。

    宋一然帶著雷千鈞淘寶。

    這邊的攤子上,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都能看到,有賣小人書的,有賣舊暖瓶的,還有出售藥材的,甚至還有賣估衣的??梢運凳侵擲嚳倍?,讓人眼花繚亂。

    宋一然沒有時間細看,專門帶著雷千鈞到賣廢銅爛鐵的攤子上逛。

    果然,沒多久,她就有了收獲。

    一尊銅像小人,身上滿是油污,黑不溜秋的,已經看不清原本的模樣了。宋一然掂了掂,輕聲道“便是挺沉的,砸核桃,杏仁正好?!?

    賣家開價一塊錢,宋一然扔下就走,“就這個破東西,埋汰成這樣還值一塊錢?”

    攤主是個眼鏡男,偏瘦,連忙道“姑娘別急著走,你還個價嘛!”

    “六毛!”

    那男的想了想,就朝她招了招手,“行行,賣了?!狽湊彩嵌言誶澆塹畝?,放著也是放著,能賣六毛錢,已經是大價了。

    宋一然付了錢,然后管賣家要了一張舊報紙,把銅像包了起來,讓雷千鈞拿著。

    雷千鈞也是一臉不解,不過他這個跟班當得比較合格,掏錢拎東西,話不多,對宋一然的決定百分百支持,從來不問為什么。

    盡管,她買的東西好像挺不靠譜的。

    還真有賣核桃的,據說是從山里摘的,都曬干了。

    宋一然二話不說,買了好幾斤,連人家賣核桃的小筐也一并買了下來。

    接下來,宋一然又買了一串珠子。

    賣家說得天花亂墜,說這是他家老一輩傳下來的,是瑪瑙的。

    兩個人你來我往的講價格,到最后,宋一然就扔給他一塊錢,“愛賣不賣?!?

    攤主覺得自己掙大發了,當然賣了。宋一然把珠子扔給雷千鈞拿著,順手把賣家壓地攤的磚拿了起來,“我正缺個砸核桃的,這個就歸我了?!?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