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月荷是哭着跑出百货大楼的。她本来是想借着秦学忠的威风,想要好好打击一下宋一然,结果却被对手完虐!从小到大,她还没这样丢脸过,今天她是里子面子都没了。兴许连秦学忠这个追求者都要保不住了。

    许月荷心里又气又悔,恨极了宋一然暂且不提。

    只说宋一然兵不血刃的解决掉了脑残人士,跟雷千钧慢悠悠的逛百货商场。

    俊男美女的组合,当真养眼,让人光瞧着,就觉得赏心悦目。这两个人是真般配,走在一起像是童男童女似的。

    宋一然也算是一战成名了,不少人都觉得这女娃嘴皮子利索的很。

    两个人在这种环境下买东西,心情也不会太美丽,于是赶紧买上两瓶酒,又给新新挑了一件衣裳,便急匆匆的回了县医院。

    宋一然开了宿舍的门,招呼雷千钧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她倒了两杯水,递给雷千钧一杯,“我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碰到她了?!?

    雷千钧一言不发,看起来好像生气了。

    宋一然也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低气压,想了想顿时恍然大悟,“是不是因为我拦着你,没让你为我出头,所以你生气了????”

    雷千钧抬头看了她一眼。

    宋一然觉得他这一眼凉嗖嗖的,“那个,那女人不讲理,就是一个泼妇,你要是站出去,她就敢往你身上趴,骂你耍流忙(同音)你信不信?”

    雷千钧还是不说话。

    “你是男人嘛,对付泼妇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你出面呢!我知道你想护着我,但是……”宋一然说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坏了。

    自始至终,雷千钧都没有表过态,但是他的情绪确实不太对。她自以为是的想,或许是他的男性尊严在作祟吧!好像不为女朋友出头,就怂了似的,这种在后世被称为大男子主义。

    但是,不是!

    雷千钧不是那样的人,他这个人尊重女性,并没有大男子主义这个毛病。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问我???”

    雷千钧轻笑了一下,“反应过来了?”这个小狐狸,身上到处都藏着秘密。

    宋一然这下确定,是那几沓大团结惹的祸。

    雷千钧昨天穿的不是这件大衣,去买排骨的时候,他也就是随手一掏,拿出了一些特供的票和一张十块的大团结,并没有表露他带了多少钱,自己也不应该知道的。

    他的大衣口袋很深,还带着兜盖,在外面的时候,雷千钧也习惯性的把手放在口袋里,谁能看出来里面有那么多钱??!

    她就能,但是不能说。

    宋一然叹了一口气,颇感无奈。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偏偏没有一个能说的,就算是最亲密的人,只怕也不行。

    “那个……”

    “不想说就别说!”

    两个人同时开口,但是雷千钧的话却让宋一然愣住了。

    不想说就别说!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其实话里却带着满满的信任和尊重。

    宋一然眉开眼笑,“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能感受到阴气,也能感受到财气?!彼冻鲆桓鎏乇鹱孕诺男θ?,心里却在默默吐槽,她这辈子说的谎话实在是太多了。难怪老话说,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的谎话去自圆其说,果然……

    “财气?”雷千钧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钱啊,俗物,金的,银的?!彼我蝗坏馈笆奔浠乖?,要不然你陪我去一趟旧货市???”她要向雷千钧证明一下,自己是能感受到财气的。

    两个人再次出了门,去了旧货市场。

    其实这就是一个民间自发组建起来的跳蚤市场,把家里用不着的东西拿出来换钱,又或者以物换物,各取所需。

    这种事情以前也很常见,前几年风声紧的时候,就由明转暗,或者销声匿迹了。改革开方夂的浪潮在全国掀起热潮后,很多人开始抛下成见,干起了个体,做起了买卖,农村更是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这种原本已经看不见的小跳蚤市场,当下像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县里有好几个这种旧货市场,其中最大的一家,就在新新的学校附近。每到礼拜天的时候,这里就聚集了不少来卖货,买货,又或者单纯看热闹的人。

    宋一然早就想来了,一直不得空,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淘淘宝。

    二人到了旧货市场,还真被眼前这热闹的景象给震住了,粗略一看,这市场倒是不小,现场得有一二百人,简直可以用人头攒动来形容。

    宋一然带着雷千钧淘宝。

    这边的摊子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看到,有卖小人书的,有卖旧暖瓶的,还有出售药材的,甚至还有卖估衣的??梢运凳侵掷喾倍?,让人眼花缭乱。

    宋一然没有时间细看,专门带着雷千钧到卖废铜烂铁的摊子上逛。

    果然,没多久,她就有了收获。

    一尊铜像小人,身上满是油污,黑不溜秋的,已经看不清原本的模样了。宋一然掂了掂,轻声道“便是挺沉的,砸核桃,杏仁正好?!?

    卖家开价一块钱,宋一然扔下就走,“就这个破东西,埋汰成这样还值一块钱?”

    摊主是个眼镜男,偏瘦,连忙道“姑娘别急着走,你还个价嘛!”

    “六毛!”

    那男的想了想,就朝她招了招手,“行行,卖了?!狈凑彩嵌言谇浇堑亩?,放着也是放着,能卖六毛钱,已经是大价了。

    宋一然付了钱,然后管卖家要了一张旧报纸,把铜像包了起来,让雷千钧拿着。

    雷千钧也是一脸不解,不过他这个跟班当得比较合格,掏钱拎东西,话不多,对宋一然的决定百分百支持,从来不问为什么。

    尽管,她买的东西好像挺不靠谱的。

    还真有卖核桃的,据说是从山里摘的,都晒干了。

    宋一然二话不说,买了好几斤,连人家卖核桃的小筐也一并买了下来。

    接下来,宋一然又买了一串珠子。

    卖家说得天花乱坠,说这是他家老一辈传下来的,是玛瑙的。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讲价格,到最后,宋一然就扔给他一块钱,“爱卖不卖?!?

    摊主觉得自己挣大发了,当然卖了。宋一然把珠子扔给雷千钧拿着,顺手把卖家压地摊的砖拿了起来,“我正缺个砸核桃的,这个就归我了?!?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