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书的事,不太好解释。

    邮票是错邮,现在根本不值钱,要留到三十年后,价格才会被炒起来。

    “不是,那就是想看小人书?!彼我蝗徊缓靡馑嫉男α诵?,“我小时候看了很多医书,三字经啊,千字文啊,就是没看过小人书,连环画啥的?!?

    雷千钧想,这或许就是想要弥补一下童年的遗憾。

    这才正常,捡漏也不是这么捡的,要是小人书里还有宝贝,那可真是不得了了。他还干什么倒爷啊,直接带着媳妇捡破烂得了。

    说话间,两个人就到了洪家小院。

    天气冷,洪家人都在屋里忙活呢,听到大门响,新新才出来瞧个究竟??吹剿我蝗缓屠浊Ь氖焙?,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欢快的回屋报信去了。

    杜老太太亲自迎了出来,惊喜地道:“你们来了,快进屋?!?

    赵小冬这段时间圆润了不少。她看到雷千钧的时候,也是十分惊喜的,两个孩子感情好,就是不能经常在一块,这一点是她一直担心的。

    现在看来,小雷到底是懂事,有空就过来了。

    “小雷啊,这回能待几天???”

    雷千钧略带歉意地道:“婶子,我是公差路过,明天就得走?!?

    赵小冬看了看宋一然,眼里带着几分怜惜。

    宋一然很高兴,正拿着给新新买的衣裳往她身上比划呢,“大小正好,袖子好像长点?!?

    杜老太太在一旁道:“你们回这儿就像回自己家一样,别老买东西。你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知道,您就放心吧!我们知道轻重?!彼我蝗坏溃骸罢馀殴鞘呛貌蝗菀茁蚶吹?,还用了特供票,您可别舍不得吃,我看新新也瘦了,给她好好补补?!?

    新新连忙比划,我是长个子呢!吃不胖。

    杜老太太也是高兴,忙不迭地问:“你们俩吃饭了吗?”

    “还没吃呢!”

    杜老太太高兴,“那正好,一起吃饭,一会儿你叔也回来了,小雷正好留下来陪他喝两口?!?

    家里突然多了两个客人,自然是要加菜的。

    赵小冬要下厨,可把杜老太太吓够呛,“我还没老到炒不动菜的地步,还有小然呢,能帮忙打下手,你就回去歇着就是了?!?

    前三个月最要紧,她盼孙子盼了这么多年,不希望赵小冬有任何闪失。

    赵小冬没办法,只好回去跟雷千钧说话,客人也得有人陪啊。

    杜老太太手脚利索的准备炒菜,人家送了排骨和大骨头,干脆就直接做个酱排骨,再做一个大骨头炖酸菜吧!

    宋一然帮忙切菜,打下手,新新负责看火,老太太手脚麻利的炒菜。

    雷千钧跟赵小冬说了一会儿话,也跑到外面帮忙来了。宋一然笑着让新新去写作业,让雷千钧当火夫。

    让他单独跟赵小冬待着,实在有些为难他了,不如让他帮忙干点活。

    赵小冬也高兴啊,她觉得雷千钧出身富贵,能主动帮忙干活,说明他对小然是真的很用心。身上没有那些公子哥的习性,多好??!将来估计也是个疼媳妇的丈夫。

    “你这个活我也能干,要不然咱俩换换?”

    “不用,你老实的烧火吧!”

    杜老太太可是过来人,一瞧两个小年轻的状态,就知道他们好着呢!

    三个人边说边干活,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屋里就传来了饭菜的香气。

    “叔也该回来了吧?”

    “可不是,他有时候就上半天班,所以中午就回来的晚一点。估计今天又是半天班!

    正说着呢,大门就被人推开了,正是洪立业回来了。

    他一进屋就愣住了,忍不住笑道:“哟,小雷回来了?!闭饪墒悄训?。

    大家不免又是一阵寒暄。

    “这次能待几天?”

    “出差路过,明天就得走?!?

    宋一然帮杜老太太收拾桌子,上菜。

    众人落座吃饭,气氛很热闹。桌上的菜品丰富,堪比过年,有一个炖豆腐,一个炒土豆丝,还有酸菜炖大骨头,里面还放了粉条,另外还蒸了一盆鸡蛋糕,炖了一个排骨。

    “这骨头啊,都是两个孩子买的,你们多吃点啊?!倍爬咸槐叻⒖曜?,一边道:“你们要是吃不着,我这心里可不好受?!?

    雷千钧陪着洪立业小酌。

    不喝酒的人吃饭都快,一屋子女人都吃完饭了,雷千钧和洪立业还在喝。两个人酒量都不错,有点越喝越精神的意思。

    “婶子,你给我编个挂东西的绳结呗?”宋一然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这么长就行?!?

    赵小冬的手很巧,会打编多带花样的绳结。

    “你要那玩意干什么?”她已经很久没编了。

    “你给我编一个呗,这里有线吗?我去给你拿?!?

    赵小冬指了指炕柜,“最底下那层有个盒子,你拿过来吧?!?

    宋一然拿出一个大铁盒,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打绳结用的线。

    “这么多?!彼袅艘焕渡?,递给赵小冬,“我看这个挺好?!?

    赵小冬心里清楚,这绳结编好了肯定是要送给雷千钧,要不然干嘛挑这么一个颜色。

    “现在就编啊?!?

    “嗯,你编着,我看着,也学学?!?

    赵小冬很耐心的给宋一然讲解编绳结的方法,“这个叫金刚结,你看在这里留一个小圈,然后这么绕一下,再塞进去就行了?!?

    新新趴在一旁也看得津津有味,甚至还抽了一根线学着编。这种技法讲究熟能生巧,也有人天生手巧,就编的好一些。

    新新编了半天,只编了大拇指那么长,而且绳结松散,一看质量就不行。反倒是赵小冬这边,越编越快,看起来得心应手,就像喝水吃饭那么简单。

    “到底是年轻啊,喝了这么多酒,一点事儿没有?!焙榱⒁蛋诹税谑?,“我是不行了,年轻那会儿,我也挺能虽然是的。

    他下午不用上班,干脆也就放开了喝一回,没想到雷千钧居然也奉陪到底,一点醉意也没有。

    宋一然暗想,雷千钧是从队伍里出来的,酒量自然也没得说。

    “行了,你也不看看啥时候了,还拉着孩子喝上没完了?!弊詈笫嵌爬咸⒘嘶?,这顿饭才算是彻底吃完了。

    宋一然帮着杜老太太刷碗,收拾好灶间以后,她去找赵小冬。

    赵小冬把编好的绳结拿给宋一然看,“这样的行不?”

    “行,太好看了!”宋一然道:“婶子,你手真巧?!泵幌氲秸饷纯炀捅嗤炅?。

    “你要我就给你编一个呗!”赵小冬指了指底下留的绳子,“你要拴什么?”

    宋一然笑着道:“别的你就别问了,保密?!?

    “嘿,你这孩子,卸磨杀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