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書的事,不太好解釋。

    郵票是錯郵,現在根本不值錢,要留到三十年后,價格才會被炒起來。

    “不是,那就是想看小人書?!彼我蝗徊緩靡饉嫉男α誦?,“我小時候看了很多醫書,三字經啊,千字文啊,就是沒看過小人書,連環畫啥的?!?

    雷千鈞想,這或許就是想要彌補一下童年的遺憾。

    這才正常,撿漏也不是這么撿的,要是小人書里還有寶貝,那可真是不得了了。他還干什么倒爺啊,直接帶著媳婦撿破爛得了。

    說話間,兩個人就到了洪家小院。

    天氣冷,洪家人都在屋里忙活呢,聽到大門響,新新才出來瞧個究竟??吹剿我蝗緩屠濁Ь氖焙?,她明顯愣了一下,然后歡快的回屋報信去了。

    杜老太太親自迎了出來,驚喜地道:“你們來了,快進屋?!?

    趙小冬這段時間圓潤了不少。她看到雷千鈞的時候,也是十分驚喜的,兩個孩子感情好,就是不能經常在一塊,這一點是她一直擔心的。

    現在看來,小雷到底是懂事,有空就過來了。

    “小雷啊,這回能待幾天???”

    雷千鈞略帶歉意地道:“嬸子,我是公差路過,明天就得走?!?

    趙小冬看了看宋一然,眼里帶著幾分憐惜。

    宋一然很高興,正拿著給新新買的衣裳往她身上比劃呢,“大小正好,袖子好像長點?!?

    杜老太太在一旁道:“你們回這兒就像回自己家一樣,別老買東西。你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知道,您就放心吧!我們知道輕重?!彼我蝗壞潰骸罷馀毆鞘嗆貌蝗菀茁蚶吹?,還用了特供票,您可別舍不得吃,我看新新也瘦了,給她好好補補?!?

    新新連忙比劃,我是長個子呢!吃不胖。

    杜老太太也是高興,忙不迭地問:“你們倆吃飯了嗎?”

    “還沒吃呢!”

    杜老太太高興,“那正好,一起吃飯,一會兒你叔也回來了,小雷正好留下來陪他喝兩口?!?

    家里突然多了兩個客人,自然是要加菜的。

    趙小冬要下廚,可把杜老太太嚇夠嗆,“我還沒老到炒不動菜的地步,還有小然呢,能幫忙打下手,你就回去歇著就是了?!?

    前三個月最要緊,她盼孫子盼了這么多年,不希望趙小冬有任何閃失。

    趙小冬沒辦法,只好回去跟雷千鈞說話,客人也得有人陪啊。

    杜老太太手腳利索的準備炒菜,人家送了排骨和大骨頭,干脆就直接做個醬排骨,再做一個大骨頭燉酸菜吧!

    宋一然幫忙切菜,打下手,新新負責看火,老太太手腳麻利的炒菜。

    雷千鈞跟趙小冬說了一會兒話,也跑到外面幫忙來了。宋一然笑著讓新新去寫作業,讓雷千鈞當火夫。

    讓他單獨跟趙小冬待著,實在有些為難他了,不如讓他幫忙干點活。

    趙小冬也高興啊,她覺得雷千鈞出身富貴,能主動幫忙干活,說明他對小然是真的很用心。身上沒有那些公子哥的習性,多好??!將來估計也是個疼媳婦的丈夫。

    “你這個活我也能干,要不然咱倆換換?”

    “不用,你老實的燒火吧!”

    杜老太太可是過來人,一瞧兩個小年輕的狀態,就知道他們好著呢!

    三個人邊說邊干活,時間過得很快,不一會兒屋里就傳來了飯菜的香氣。

    “叔也該回來了吧?”

    “可不是,他有時候就上半天班,所以中午就回來的晚一點。估計今天又是半天班!

    正說著呢,大門就被人推開了,正是洪立業回來了。

    他一進屋就愣住了,忍不住笑道:“喲,小雷回來了?!閉飪墑悄訓?。

    大家不免又是一陣寒暄。

    “這次能待幾天?”

    “出差路過,明天就得走?!?

    宋一然幫杜老太太收拾桌子,上菜。

    眾人落座吃飯,氣氛很熱鬧。桌上的菜品豐富,堪比過年,有一個燉豆腐,一個炒土豆絲,還有酸菜燉大骨頭,里面還放了粉條,另外還蒸了一盆雞蛋糕,燉了一個排骨。

    “這骨頭啊,都是兩個孩子買的,你們多吃點啊?!倍爬咸槐叻⒖曜?,一邊道:“你們要是吃不著,我這心里可不好受?!?

    雷千鈞陪著洪立業小酌。

    不喝酒的人吃飯都快,一屋子女人都吃完飯了,雷千鈞和洪立業還在喝。兩個人酒量都不錯,有點越喝越精神的意思。

    “嬸子,你給我編個掛東西的繩結唄?”宋一然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這么長就行?!?

    趙小冬的手很巧,會打編多帶花樣的繩結。

    “你要那玩意干什么?”她已經很久沒編了。

    “你給我編一個唄,這里有線嗎?我去給你拿?!?

    趙小冬指了指炕柜,“最底下那層有個盒子,你拿過來吧?!?

    宋一然拿出一個大鐵盒,打開一看,里面全是打繩結用的線。

    “這么多?!彼裊艘煥渡?,遞給趙小冬,“我看這個挺好?!?

    趙小冬心里清楚,這繩結編好了肯定是要送給雷千鈞,要不然干嘛挑這么一個顏色。

    “現在就編啊?!?

    “嗯,你編著,我看著,也學學?!?

    趙小冬很耐心的給宋一然講解編繩結的方法,“這個叫金剛結,你看在這里留一個小圈,然后這么繞一下,再塞進去就行了?!?

    新新趴在一旁也看得津津有味,甚至還抽了一根線學著編。這種技法講究熟能生巧,也有人天生手巧,就編的好一些。

    新新編了半天,只編了大拇指那么長,而且繩結松散,一看質量就不行。反倒是趙小冬這邊,越編越快,看起來得心應手,就像喝水吃飯那么簡單。

    “到底是年輕啊,喝了這么多酒,一點事兒沒有?!焙榱⒁蛋諏稅謔?,“我是不行了,年輕那會兒,我也挺能雖然是的。

    他下午不用上班,干脆也就放開了喝一回,沒想到雷千鈞居然也奉陪到底,一點醉意也沒有。

    宋一然暗想,雷千鈞是從隊伍里出來的,酒量自然也沒得說。

    “行了,你也不看看啥時候了,還拉著孩子喝上沒完了?!弊詈笫嵌爬咸⒘嘶?,這頓飯才算是徹底吃完了。

    宋一然幫著杜老太太刷碗,收拾好灶間以后,她去找趙小冬。

    趙小冬把編好的繩結拿給宋一然看,“這樣的行不?”

    “行,太好看了!”宋一然道:“嬸子,你手真巧?!泵幌氳秸餉純煬捅嗤炅?。

    “你要我就給你編一個唄!”趙小冬指了指底下留的繩子,“你要拴什么?”

    宋一然笑著道:“別的你就別問了,保密?!?

    “嘿,你這孩子,卸磨殺驢??!”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