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宝过着没心没肺的小日子,吃的好,住得也不错差,一身白毛雪白锃亮,一看营养就很好。这家伙一看宋一然来了,还摆起大爷的谱来了,闭着眼睛往窝里一趴,好像根本不爱搭理她的样子。

    哼,别以为它认不出来,后边那男人不就是上次让她失魂落魄的那个。

    “你装死呐?”宋一然走过去蹲下身子,摸了摸捡宝的头。

    捡宝掀开眼皮看了她一下,懒洋洋的翻了个身,肚皮朝上,让宋一然给它抓痒痒。

    这简直……

    宋一然摸了摸捡宝的毛,“你是在生气吗?生气我把你扔在这儿不管了?你有点良心行不行?”

    “呜嗷~汪汪?!?

    捡宝居然翻了个身,站起来冲着宋一然叫,好像在说,你多久没来看我了。

    “你就不要挑挑捡捡的了,医院又不让养狗?!彼我蝗蝗嗔巳嗔思癖Φ拇竽源?,“给你找个安身的地方已经不错了,你看你吃得多肥?!?

    雷千钧就站在宋一然身后,静静的看着她和大白狗说话。

    捡宝冲着雷千钧叫了几声,态度恶劣。

    “这狗怎么回事,这么凶?!崩浊Ь柯斗婷?,“难怪要被拴起来了?!?

    “还好吧,这小家伙有一段时间没看到我了,闹脾气呢!看看它咱们就走,一会儿去看电影?!?

    雷千钧蹲在宋一然身边,眼睛盯着捡宝看,身上似乎冒着丝丝凉气。

    捡宝似乎是察觉到了雷千钧的不善,甚至还隐约感受到了一丝杀气。身为狼王的崽,绝对不能……

    捡宝往地上一趴,吐出大舌头,谄媚的冲着雷千钧摇了摇尾巴,叫声也温柔了好多。

    狼王的骨气是不能丢,但首先得把命保住,狗是好狗,奈何主人太花痴,万一变成狗肉了,得不偿失??!

    “好了,我们走了,你乖乖的,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捡宝现在巴不得宋一然快点走,那个男人的眼光实在让人常见得不舒服,他的脸上表情似乎在想狗肉的十八种做法……

    跟洪家人打过招呼后,宋一然便跟雷千钧离开了食品厂的家属院。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程双燕便带着一个獐头鼠目的人从角落里闪身出来。

    “看到没有,就是那个丫头!”程双燕恨宋一然和赵小冬,她为了保住家里人的工作,不敢把赵小立和洪立业怎么样,难道还不能对付宋一然那个丫头?

    上次洪家儿媳妇的妈来洪家闹事,她看热闹的时候,就是被宋一然这丫头推了一把。当时有个男人趁机摸了她两把,她也没敢吱声。

    后来那个男人把这事儿当成笑话似的讲了出去,害得她跟自己爷们干了一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好几天走路都不利索。

    程双燕觉得这件事儿就是宋一然挑起来的,她不能白挨这个打,这个仇得报!

    “你别说,长得还挺水灵?!?

    “别的事儿我不管,你得给我打她一顿出气?!背趟嗾业恼飧鋈私刑?,这个人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没少干坏事,就是个一个街头小混混,以前因为打架还被拘过,在当地也算有些名号,人送外号铁三石。

    铁三石这个外号,大概有些别扭,喊着喊着,他就从铁三石变成了铁三。

    程三燕平时帮人保媒,也接触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这个铁三她也是经过别人介绍认识的,偶尔在一起打牌,也算是对他有了些了解。

    “打她一顿,我给你五十块,怎么样?”五十块钱可不少了,虽然现在的五十块钱跟前几年的购买力相比差了很多,但这也是两个学徒工一个月的工资了。

    铁三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那五十块钱了,相比之下,他对人更感兴趣。

    “没问题,这件事儿就交给我吧!”

    “她身边的那个男的可不咋好对付,你当心一点?!?

    铁三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双拳难敌四脚,我铁三别的没有,兄弟有都是。不过,这五十块钱你得先给我,好歹也得请兄弟们吃饭??!”

    程双燕非常痛快地付了钱,“等你好消息了?!?

    铁三晃晃悠悠的出了食品厂家属院,心想着今天可是一个好日子,不但有钱拿,还有漂亮小姑娘可以逗,不错。

    结果刚走到大街上,就被人拍了拍肩膀。

    铁三刚想开骂,结果一见来人,立刻露出了谄媚的笑容,“秦大公子,您怎么这么得闲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学忠。

    “铁三,混得不错??!”

    “哪儿的话啊,您有什么吩咐,支会一声,我肯定帮你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秦学忠招了招手,跟铁三到一旁人少的地方讲话。

    “帮我办点事,事成之后有你的好处?!?

    铁三眼睛一亮,连价钱也不谈,直接就拍着胸膛保证,“您尽管说话就是?!鼻匮е椅舜蠓?,也算讲义气,铁三替他办了不少事,没少得好处,这位就是财神爷啊。

    秦学忠直接道“帮我收拾两个人?!?

    “是谁,您说?!?

    秦学忠只道“一男一女,现在两个人在电影院看电影呢!你现在去叫人,等他们出来,我告诉你,带上人把人弄到偏僻的地方去。男的教训一顿,女的老规矩?!?

    铁三连忙道“秦大公子,这个,不太好吧???”前两年这个秦大脑袋可没少惹事,几乎都是栽在女~色上头,上次闹的事情最大,要不是秦家实力雄厚,结果还真不一定怎么回事呢!

    “怎么怕了?你是不是忘了我叔和我爷爷都是干什么的??!”

    秦大脑袋的真正倚仗是谁?

    他父亲秦飞只是教委的一名小主任,就算在当地有点势力,那也是小打小闹,真要是论起来,还是秦学忠的叔叔和爷爷更厉害一些。

    他叔叔是某市的办公室秘书,老爷子更是从给领导当勤务员干起,后来直接转~业到了地方,退下来时,已经达到了一个让普通人仰望的高度。

    所以真正给秦大脑袋善后的,一直都是秦家的老爷子和他的叔叔。

    铁三也是知道这一点,才会鞍前马后的跟着秦大脑袋。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