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寶過著沒心沒肺的小日子,吃的好,住得也不錯差,一身白毛雪白锃亮,一看營養就很好。這家伙一看宋一然來了,還擺起大爺的譜來了,閉著眼睛往窩里一趴,好像根本不愛搭理她的樣子。

    哼,別以為它認不出來,后邊那男人不就是上次讓她失魂落魄的那個。

    “你裝死吶?”宋一然走過去蹲下身子,摸了摸撿寶的頭。

    撿寶掀開眼皮看了她一下,懶洋洋的翻了個身,肚皮朝上,讓宋一然給它抓癢癢。

    這簡直……

    宋一然摸了摸撿寶的毛,“你是在生氣嗎?生氣我把你扔在這兒不管了?你有點良心行不行?”

    “嗚嗷~汪汪?!?

    撿寶居然翻了個身,站起來沖著宋一然叫,好像在說,你多久沒來看我了。

    “你就不要挑挑撿撿的了,醫院又不讓養狗?!彼我蝗蝗嗔巳嗔思癖Φ拇竽源?,“給你找個安身的地方已經不錯了,你看你吃得多肥?!?

    雷千鈞就站在宋一然身后,靜靜的看著她和大白狗說話。

    撿寶沖著雷千鈞叫了幾聲,態度惡劣。

    “這狗怎么回事,這么兇?!崩濁Ь柯斗婷?,“難怪要被拴起來了?!?

    “還好吧,這小家伙有一段時間沒看到我了,鬧脾氣呢!看看它咱們就走,一會兒去看電影?!?

    雷千鈞蹲在宋一然身邊,眼睛盯著撿寶看,身上似乎冒著絲絲涼氣。

    撿寶似乎是察覺到了雷千鈞的不善,甚至還隱約感受到了一絲殺氣。身為狼王的崽,絕對不能……

    撿寶往地上一趴,吐出大舌頭,諂媚的沖著雷千鈞搖了搖尾巴,叫聲也溫柔了好多。

    狼王的骨氣是不能丟,但首先得把命保住,狗是好狗,奈何主人太花癡,萬一變成狗肉了,得不償失??!

    “好了,我們走了,你乖乖的,過兩天我再來看你?!?

    撿寶現在巴不得宋一然快點走,那個男人的眼光實在讓人常見得不舒服,他的臉上表情似乎在想狗肉的十八種做法……

    跟洪家人打過招呼后,宋一然便跟雷千鈞離開了食品廠的家屬院。

    他們前腳剛走,后腳程雙燕便帶著一個獐頭鼠目的人從角落里閃身出來。

    “看到沒有,就是那個丫頭!”程雙燕恨宋一然和趙小冬,她為了保住家里人的工作,不敢把趙小立和洪立業怎么樣,難道還不能對付宋一然那個丫頭?

    上次洪家兒媳婦的媽來洪家鬧事,她看熱鬧的時候,就是被宋一然這丫頭推了一把。當時有個男人趁機摸了她兩把,她也沒敢吱聲。

    后來那個男人把這事兒當成笑話似的講了出去,害得她跟自己爺們干了一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好幾天走路都不利索。

    程雙燕覺得這件事兒就是宋一然挑起來的,她不能白挨這個打,這個仇得報!

    “你別說,長得還挺水靈?!?

    “別的事兒我不管,你得給我打她一頓出氣?!背趟嗾業惱飧鋈私刑?,這個人不學無術,游手好閑,沒少干壞事,就是個一個街頭小混混,以前因為打架還被拘過,在當地也算有些名號,人送外號鐵三石。

    鐵三石這個外號,大概有些別扭,喊著喊著,他就從鐵三石變成了鐵三。

    程三燕平時幫人保媒,也接觸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這個鐵三她也是經過別人介紹認識的,偶爾在一起打牌,也算是對他有了些了解。

    “打她一頓,我給你五十塊,怎么樣?”五十塊錢可不少了,雖然現在的五十塊錢跟前幾年的購買力相比差了很多,但這也是兩個學徒工一個月的工資了。

    鐵三現在已經完全不在乎那五十塊錢了,相比之下,他對人更感興趣。

    “沒問題,這件事兒就交給我吧!”

    “她身邊的那個男的可不咋好對付,你當心一點?!?

    鐵三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雙拳難敵四腳,我鐵三別的沒有,兄弟有都是。不過,這五十塊錢你得先給我,好歹也得請兄弟們吃飯??!”

    程雙燕非常痛快地付了錢,“等你好消息了?!?

    鐵三晃晃悠悠的出了食品廠家屬院,心想著今天可是一個好日子,不但有錢拿,還有漂亮小姑娘可以逗,不錯。

    結果剛走到大街上,就被人拍了拍肩膀。

    鐵三剛想開罵,結果一見來人,立刻露出了諂媚的笑容,“秦大公子,您怎么這么得閑啊?!?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秦學忠。

    “鐵三,混得不錯??!”

    “哪兒的話啊,您有什么吩咐,支會一聲,我肯定幫你把事情辦得妥妥的?!?

    秦學忠招了招手,跟鐵三到一旁人少的地方講話。

    “幫我辦點事,事成之后有你的好處?!?

    鐵三眼睛一亮,連價錢也不談,直接就拍著胸膛保證,“您盡管說話就是?!鼻匱е椅舜蠓?,也算講義氣,鐵三替他辦了不少事,沒少得好處,這位就是財神爺啊。

    秦學忠直接道“幫我收拾兩個人?!?

    “是誰,您說?!?

    秦學忠只道“一男一女,現在兩個人在電影院看電影呢!你現在去叫人,等他們出來,我告訴你,帶上人把人弄到偏僻的地方去。男的教訓一頓,女的老規矩?!?

    鐵三連忙道“秦大公子,這個,不太好吧???”前兩年這個秦大腦袋可沒少惹事,幾乎都是栽在女~色上頭,上次鬧的事情最大,要不是秦家實力雄厚,結果還真不一定怎么回事呢!

    “怎么怕了?你是不是忘了我叔和我爺爺都是干什么的??!”

    秦大腦袋的真正倚仗是誰?

    他父親秦飛只是教委的一名小主任,就算在當地有點勢力,那也是小打小鬧,真要是論起來,還是秦學忠的叔叔和爺爺更厲害一些。

    他叔叔是某市的辦公室秘書,老爺子更是從給領導當勤務員干起,后來直接轉~業到了地方,退下來時,已經達到了一個讓普通人仰望的高度。

    所以真正給秦大腦袋善后的,一直都是秦家的老爺子和他的叔叔。

    鐵三也是知道這一點,才會鞍前馬后的跟著秦大腦袋。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