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学忠也不笨,知道他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写出来,肯定没有好下场。尽管他身后有靠山,但是有时候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也不敢这么干。

    他耍了一个心眼,只写一些不伤筋,不动骨的事情,反正很多事,别人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外头虽然有传言,可是他们没有证据??!对吧!那些小事,都已经用钱摆平了,人家也没报过案,达成和解了,就算让他们知道,也没有什么啊。

    很快,一份认罪书就送到了雷千钧的手里。

    雷千钧看了一遍,交给了宋一然,轻哼一声,这个秦学忠不老实,看来还是打得轻??!

    宋一然一瞧,上面的事情还真都是一些不咸不淡的,说严重吧,到也谈不上,人家都和解了事了,当事人都不追究了,怎么能算严重呢!说不严重吧,又都不是什么好事。这人不仅脑袋大,心眼儿也不少??!

    “不见棺材不掉泪??!”宋一然轻哼一声,“雷大哥,这个人交给你处理吧,我去外面透透气?!崩浊Ь稳说姆ㄗ硬灰?!肯定会让秦大公子好好体验一下的。

    “交给我了?!闭庵衷嗷?,怎么能让媳妇沾手。

    宋一然走出了院子,在房子附近溜达。

    这一带十分偏僻,房子不少,却没有多少住户,天气很冷,人们都躲在屋里取暧,没有什么人出来走动。

    小院传来哀嚎求饶的声音,宋一然听着心烦,就走远了一些。

    她不知不觉的走到另一边,这边的几间房子更破旧一些,都是低矮的土坯房,看起来摇摇欲坠,好像来阵风就能刮跑了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平房小院里突然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宋一然听着,像是半大孩子发出来的,紧接着,好像有什么打碎了,院子里又响起乒乒乓乓的声音,好不热闹。

    “妮呀,你这是咋啦……”

    “作孽??!”

    宋一然有些好奇,就走过去瞧了瞧,这一看却让她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被人用绳子捆了起来,她头发凌乱,嘴巴里塞着一块布,她挣扎的很厉害,不停的发出呜呜声,脸上全是泪。少女旁边站着一个头发花白,身体干瘦的中年女人,还有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瘦弱少年。那少年正把少女往肩膀上扛,也不知道要把人带到哪儿去。

    “住手,你们干什么?”宋一然推开木头栅栏,走进了破败的小院。

    中年女人和那少年都愣了一下,“你是……”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宋一然显然已经把这两个人当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怀疑他们是人贩子。

    “姑娘,你听我说……”

    那个干瘦的女人上前来,想要跟宋一然解释两句,可惜宋一然已经把她划入了人贩子的行列之中,又怎么可能听她解释!

    宋一然想都没想,一个错身过肩摔,就把那女人给摔到了地上。

    “哎哟,我这老腰?!蹦桥税Ш恳簧?,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那小伙子急眼了,“妈!”说完就冲着宋一然过来了,“你是谁啊,凭什么……”

    宋一然抓着小伙子的胳膊,看似轻轻一带,实际上她使了不少力气,用了一招太极招式,直接用自己的肩膀,重重的撞在小伙子的肩膀上。

    两个人身高差不多,这一撞,直接把瘦小伙撞飞了出去,撞在一旁的柴火堆上,又摔了下来。

    宋一然连忙过去救被捆信的少女,先是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后把她嘴里的布条拿了出来。

    “姑娘,你别怕,跟我走,我?;つ??!?

    那少女呆呆的,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两个人道“妈,哥……”

    宋一然……

    这是什么情况???她是好心办坏事吗?

    “这,他是你哥,她是你妈?亲的?”

    少女含泪点头。

    宋一然恨不能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这叫什么事??!不过,她还想最后挣扎一下,“他们是不是要逼你嫁给老光棍,想要把你卖了换钱?”

    少女摇了摇头,“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宋一然看起来气势很足,模样有点凶,少女挺害怕的。

    这个时候,在地上躺了半天的干瘦女人和那个瘦得厉害的少年都挣扎着爬了起来。

    “姑娘,你误会了??!这是我女儿,是她要寻死啊,我没法子,这才想让我儿子把她捆起来?!?

    宋一然当下傻眼,“大姨,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还以为……”她连忙给干瘦的女人鞠躬道歉“大姨,对不起。那个,对不起?!?

    对方看她是出于一片好意,也没计较,“算了姑娘,你也不是故意的,你走吧?!?

    母子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凄苦表情,好像有什么莫大的委屈似的。母子(女)三人脸上都是挂着泪,眼神空洞麻木,让人看了揪心。

    宋一然心念微动,不由得道“大姨,你们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如果有什么事,你们可以跟我说说,我可以帮忙的?!?

    “孩子,谢谢你了?!毙炷戏讲亮瞬裂劾?,“你帮不上我们的忙,你走吧!”

    她越是这样,宋一然越觉得她受了委屈。

    “您就跟我说说吧,到底遇到了什么难事,要是我能帮上忙,我一定帮?!蔽拊滴薰实拇蛄巳思乙欢?,她一直过意不去??!

    “你就快走吧!怎么这么啰嗦?!鄙倌晏群懿缓?。

    “天天!”徐南方脸上一丝严肃,“人家姑娘不是故意的,也道歉了,你怎么这样跟人家姑娘说话???道歉!”

    石天天脸上尴尬,却也不敢违抗母亲的意思,“对不起姑娘?!?

    家教很严,三观很正,这位干瘦的女士,很会教育孩子??!

    宋一然从兜里掏出几十块钱,真诚地递了过去,“大姨,这钱你们留下吧!”对方的日子也不好过,留太多的钱,他们或许不会要,要是几十块钱的话,心里上的负担就会小许多。

    徐南方的眼里闪过一抹纠结,他们现在是缺钱,可是这钱,他们不能拿。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