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學忠也不笨,知道他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寫出來,肯定沒有好下場。盡管他身后有靠山,但是有時候遠水解不了近渴,他也不敢這么干。

    他耍了一個心眼,只寫一些不傷筋,不動骨的事情,反正很多事,別人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外頭雖然有傳言,可是他們沒有證據??!對吧!那些小事,都已經用錢擺平了,人家也沒報過案,達成和解了,就算讓他們知道,也沒有什么啊。

    很快,一份認罪書就送到了雷千鈞的手里。

    雷千鈞看了一遍,交給了宋一然,輕哼一聲,這個秦學忠不老實,看來還是打得輕??!

    宋一然一瞧,上面的事情還真都是一些不咸不淡的,說嚴重吧,到也談不上,人家都和解了事了,當事人都不追究了,怎么能算嚴重呢!說不嚴重吧,又都不是什么好事。這人不僅腦袋大,心眼兒也不少??!

    “不見棺材不掉淚??!”宋一然輕哼一聲,“雷大哥,這個人交給你處理吧,我去外面透透氣?!崩濁Ь穩說姆ㄗ硬灰?!肯定會讓秦大公子好好體驗一下的。

    “交給我了?!閉庵衷嗷?,怎么能讓媳婦沾手。

    宋一然走出了院子,在房子附近溜達。

    這一帶十分偏僻,房子不少,卻沒有多少住戶,天氣很冷,人們都躲在屋里取曖,沒有什么人出來走動。

    小院傳來哀嚎求饒的聲音,宋一然聽著心煩,就走遠了一些。

    她不知不覺的走到另一邊,這邊的幾間房子更破舊一些,都是低矮的土坯房,看起來搖搖欲墜,好像來陣風就能刮跑了似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平房小院里突然響起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聲。宋一然聽著,像是半大孩子發出來的,緊接著,好像有什么打碎了,院子里又響起乒乒乓乓的聲音,好不熱鬧。

    “妮呀,你這是咋啦……”

    “作孽??!”

    宋一然有些好奇,就走過去瞧了瞧,這一看卻讓她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被人用繩子捆了起來,她頭發凌亂,嘴巴里塞著一塊布,她掙扎的很厲害,不停的發出嗚嗚聲,臉上全是淚。少女旁邊站著一個頭發花白,身體干瘦的中年女人,還有一個大約二十歲左右的瘦弱少年。那少年正把少女往肩膀上扛,也不知道要把人帶到哪兒去。

    “住手,你們干什么?”宋一然推開木頭柵欄,走進了破敗的小院。

    中年女人和那少年都愣了一下,“你是……”

    “你們這是要干什么?”宋一然顯然已經把這兩個人當成了十惡不赦的壞人,懷疑他們是人販子。

    “姑娘,你聽我說……”

    那個干瘦的女人上前來,想要跟宋一然解釋兩句,可惜宋一然已經把她劃入了人販子的行列之中,又怎么可能聽她解釋!

    宋一然想都沒想,一個錯身過肩摔,就把那女人給摔到了地上。

    “哎喲,我這老腰?!蹦橋稅Ш懇簧?,躺在地上起不來了。

    那小伙子急眼了,“媽!”說完就沖著宋一然過來了,“你是誰啊,憑什么……”

    宋一然抓著小伙子的胳膊,看似輕輕一帶,實際上她使了不少力氣,用了一招太極招式,直接用自己的肩膀,重重的撞在小伙子的肩膀上。

    兩個人身高差不多,這一撞,直接把瘦小伙撞飛了出去,撞在一旁的柴火堆上,又摔了下來。

    宋一然連忙過去救被捆信的少女,先是將她身上的繩子解開,然后把她嘴里的布條拿了出來。

    “姑娘,你別怕,跟我走,我?;つ??!?

    那少女呆呆的,看著躺在地上哀嚎的兩個人道“媽,哥……”

    宋一然……

    這是什么情況???她是好心辦壞事嗎?

    “這,他是你哥,她是你媽?親的?”

    少女含淚點頭。

    宋一然恨不能挖個坑把自己埋起來,這叫什么事??!不過,她還想最后掙扎一下,“他們是不是要逼你嫁給老光棍,想要把你賣了換錢?”

    少女搖了搖頭,“你,你胡說八道什么??!”

    宋一然看起來氣勢很足,模樣有點兇,少女挺害怕的。

    這個時候,在地上躺了半天的干瘦女人和那個瘦得厲害的少年都掙扎著爬了起來。

    “姑娘,你誤會了??!這是我女兒,是她要尋死啊,我沒法子,這才想讓我兒子把她捆起來?!?

    宋一然當下傻眼,“大姨,對不起,我不知道,我還以為……”她連忙給干瘦的女人鞠躬道歉“大姨,對不起。那個,對不起?!?

    對方看她是出于一片好意,也沒計較,“算了姑娘,你也不是故意的,你走吧?!?

    母子三人的臉上,都是一副凄苦表情,好像有什么莫大的委屈似的。母子(女)三人臉上都是掛著淚,眼神空洞麻木,讓人看了揪心。

    宋一然心念微動,不由得道“大姨,你們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難了??!如果有什么事,你們可以跟我說說,我可以幫忙的?!?

    “孩子,謝謝你了?!斃炷戲講亮瞬裂劾?,“你幫不上我們的忙,你走吧!”

    她越是這樣,宋一然越覺得她受了委屈。

    “您就跟我說說吧,到底遇到了什么難事,要是我能幫上忙,我一定幫?!蔽拊滴薰實拇蛄巳思乙歡?,她一直過意不去??!

    “你就快走吧!怎么這么啰嗦?!鄙倌晏群懿緩?。

    “天天!”徐南方臉上一絲嚴肅,“人家姑娘不是故意的,也道歉了,你怎么這樣跟人家姑娘說話???道歉!”

    石天天臉上尷尬,卻也不敢違抗母親的意思,“對不起姑娘?!?

    家教很嚴,三觀很正,這位干瘦的女士,很會教育孩子??!

    宋一然從兜里掏出幾十塊錢,真誠地遞了過去,“大姨,這錢你們留下吧!”對方的日子也不好過,留太多的錢,他們或許不會要,要是幾十塊錢的話,心里上的負擔就會小許多。

    徐南方的眼里閃過一抹糾結,他們現在是缺錢,可是這錢,他們不能拿。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