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三是秦大腦袋的第一跟班,跑腿,他應該知道秦大腦袋的去處。

    跟狐朋狗友出去混,總得有個地方吧!

    鐵三手折了以后,直接在縣醫院骨傷科做了手術,現在正在住院,要找他簡直不要太容易。

    宋一然走得飛快,恨不能立刻就得到秦大腦袋的下落。大概是走得太專注了,所以她沒有看到迎面走來的那幾個人。雷千鈞拉了一下,兩個人順勢閃到一旁的角落里。

    宋一然狐疑的看了雷千鈞一眼,后者抬了抬下巴。

    秦大腦袋跟一個人勾肩搭背的走了過來,這個人比他高出半個頭,在北方來說,身高只是一般,但是他生得很結實,給人一種很有力量的感覺。

    兩個人身邊跟了三四個人,看起來都是流里流氣的,很不好惹。他們不知道在說什么,臉上的表情略有些猥瑣,一邊說一邊笑,看起來關系很好。

    “那個人……”不知道為什么,宋一然的直覺告訴他,那個比秦大腦袋高出半個頭,身體看結實的人,應該就是黃得彪。

    雷千鈞也是這么想的。

    “跟過去瞧瞧?!?

    兩個人不遠不近的跟著秦大腦袋等人,一路就來到了縣城西邊的廠區。

    “他們來這兒干什么?”

    雷千鈞搖了搖頭,“再看看,不要跟太近?!?

    一行人七拐八拐的,進了啤酒廠后面的家屬院。

    現在啤酒廠的效益還是不錯的,所以職工待遇還是不錯的,家屬院這邊的條件和環境明顯經食品廠還要上檔次。

    幾個人輕車熟路的來到一個院子前,開了大門走進去。

    雷千鈞和宋一然躲到一旁的胡同里。暗中觀察情況。

    “看來這里是他們的一個聚集地,之前秦大腦袋一個字都沒透露?!彼我蝗煥湫?,“他只說自己和黃得彪吃過飯,現在看來,他們的關系遠不上如此?!?

    雷千鈞道“所以說,永遠不要低估你的對手,哪怕他看起來如同螻蟻一般?!?

    宋一然點了點頭,“你說得對!”這事兒還真是她大意了,秦學忠表現得非常怕死,讓宋一然有了暫時饒他一條狗命的想法。她本想先收拾掉黃得彪,再轉過頭來處理秦大腦袋,現在看來,不用這么麻煩了,干脆一鍋端了算了。

    “雷大哥,你說他們進去這么半天了,怎么一點動表都沒有?”

    “再等等?!?

    兩個人都是穩得住的人,只是身為一名女性,宋一然對石莉莉的遭遇無法保持一如既往的冷靜,所以這會兒她不免有些心急?;購美濁Ь謁肀?,只是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能讓她冷靜下來。

    沒過多久,院里走出兩個人來,正是之前跟著秦大腦袋的人。兩個人有說有笑的,神態輕松。

    宋一然道“我跟過去瞧瞧,你在這兒守著?”

    “不用,他們很快會回來的?”

    宋一然用眼神詢問你怎么知道???

    其實雷千鈞已經猜到這些人聚在這里要干什么了,他不得不承認,這丫頭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她想一鍋端的愿望,說不定還真能實現。

    過了幾分鐘,那兩個人果然回來了,拿了不少吃的過來,看起來是去采買了。

    “他們這是要干什么?”宋一然總覺得雷千鈞知道內幕。

    雷千鈞雙臂環在匈前,“我猜他們準備在這玩~牌,只怕金額還不小?!?

    宋一然眼睛一亮,這是絕好的機會!

    “你怎么知道的?”

    “這種事情就算沒親眼見過,也聽說過!”

    “可惜,這個罪名不輕不重,想要教訓秦大腦袋可以,對黃得彪來說,太輕了?!狽5闈?,關幾天就出來了,達不到宋一然想要的結果。

    天氣很冷,但是兩個人站在胡同里一直盯著那扇大門,誰也沒有離開的想法。

    常言道擇日不如撞日,這對他們來說,是個絕好的機會。

    天色漸暗時,又有人往這邊來了,前后一共三個人。

    宋一然的夜視能力很好,把來人看了個清清楚楚。

    走在前面的是一個大胖子,大肚腩和六七個月的孕婦有一拼。這個人年紀不小了,應該在五十歲左右,頭發已經掉得差不多了。他穿得比較整齊,腋下夾著一只鼓鼓的公文包,里面應該都是錢。

    他旁邊有個年輕人,二十多歲的樣子,身體很結實。

    后面還跟著一個瘦高個兒,四十多歲,戴著一個眼鏡,身上背著一個雙肩包,也是塞得鼓鼓的。

    宋一然和雷千鈞心照不宣的對視了一眼。

    三人上前敲門,很快有人過來,低低的問了一句什么,三個自報家門,大門這才打開。

    當大門再次關上是,宋一然腦袋里的想法也越發清晰了。

    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干脆一窩端了。不過對方人多勢眾,想要不動聲色的拿下他們,確實有點困難。

    還得叫支援才行!

    至于那個黃得彪,何不讓他渾水摸魚,暫時從這里逃出去?

    因為只有這樣,自己才能悄無聲息的拿下他,讓他好好嘗一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雷大哥,你去叫紀雨霖帶人來吧!”宋一然把自己的想法跟他提了提,“讓老紀放個水,把黃得彪放走,這對咱們來說或許是個機會?!?

    雷千鈞搖頭,“我怎么可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兒?這太危險了!”

    “我保證我不出去,就留在這兒等你們?!彼我蝗壞饋盎豢墑О?,你找到老紀,他還要調動人手,這要花費不少時間呢!這些人只是玩~牌,只要我不出去招惹他們,他們是不會發現我的。我向你保證還不行嗎?”

    雷千鈞還是搖頭,“要去我們就一起去,這些人肯定會通宵達旦的玩,早一會兒,晚一會兒其實沒有什么關系。而且說不定這個時候他們正在吃飯,還沒玩上呢!最好的時機,就是半夜動手?!?

    兩個人誰都說服不了誰,事情就卡在這兒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色越來越暗,整條胡同漆黑一片。

    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都已經休息了。被宋一然和雷千鈞監視的那座小院,卻依然亮著燈。

    突然,院子里傳來一陣喧囂的吵鬧聲,與此同時,一聲慘叫聲突兀的響起,打破了夜晚的寧靜。罵罵咧咧的聲音相繼傳來。

    出大事了!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