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都市小說 > 七零異能小嬌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順從一下?
    紀雨霖讓人把墻角蹲的兩個人帶走了。

    瘦高個兒和禿頭胖子也不敢叫冤,他倆干的這個事兒也沒大,沒幾天就能出來,所以很順從的就跟著走了。

    “再來兩個人,把他們抬回去?!斃液盟鞘強道吹?,要是抬著他們回局里,非累死不可。

    又有人進來,合力把兩只‘大蟬蛹’給抬了出去,兩個被堵住嘴巴的人不停的嚎叫,似乎想要說什么。

    “老實點?!?

    “弟妹,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紀雨霖一頭霧水。

    宋一然只道“不是得回去做筆錄嗎?回去再說?!?

    紀雨霖點了點頭,馬上安排人守在這里,該封的先封上,閑人勿近。

    “走吧,回去說?!?

    到了辦案局,紀雨霖給宋一然和雷千鈞都倒了杯熱水,“我這里沒有茶葉,湊合喝吧!辛苦你們說一說當時的事?!?

    大半夜的,宋一然也沒有心情跟他客氣,喝了一口熱水后,才道“被捅傷的那個人叫賀當年……”

    賀當年有一個妹妹叫賀當當,父母雙親在他們很小的時候就相繼去世了,這么多年來兄妹倆一直相依為命,感情很好。

    賀當當年方十九,正是花一樣的年紀,誰知被黃得彪看上了。本來呢,賀當當和賀當年是要搬走避禍的,惹不起我離你遠點總行吧?結果最后不知道怎么被黃得彪收到消息,不但帶著人直接把賀當當搶走了,還侮辱了她。

    賀當當想不開,自殺了,賀當年就是來給他妹妹報仇的。

    時隔半年多,黃得彪早就忘了賀家兄妹兩的模樣了,所以他和賀當年打照面的時候,根本沒有認出來。

    這些人坐在一起說了會兒話,就準備玩牌,用秦大腦袋的話來說,他們是關系比較好的牌友。

    賀當年帶著刀呢,趁幾個人打牌入迷的時候,就想偷襲黃得彪?;頻帽肴似凡輝趺囪?,可以說是敗類中的敗類,但是他對手底下的人還算講義氣。當下有個小弟發現了賀當年的舉動,一邊大叫著讓黃得彪快走,一邊撲上來死死的糾纏賀當年。賀當年錯失機會,被黃得彪搶走了匕首,將他刺傷。

    賀當年怕自己死了,沒有人給妹妹報仇,當下拼盡全身力氣,掙扎著從屋里逃了出來。

    “后來雷大哥去救他,我也想快點去找你,結果走到半路,黃得彪和秦學忠出來了。我怕他們發現我,就藏起來了,結果聽見了這兩個人的對話?!?

    當時黃得彪整個人暴怒的不行,破口大罵賀當年,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想起賀當年是誰,還順便把他和賀家兄妹的事兒講給了秦學忠聽,宋一然這才有機會了解事情的始末。

    后來他們手下人久久未回,這兩個人覺得不好,就想跑。宋一然一見機不可失,當下跳了出來,打了二人一個措手不及,順利將他們拿下。

    當然,她不會告訴紀雨霖,這兩個人很菜,特別是秦大腦袋,在自己手下連一個回合都走不過?;頻帽肽鼙人康?,但是可能是壞事做多了,腰不好,腎也虧,跟宋一然動手,連三成勝算都沒有。

    這兩個人渣,簡直就是一坨,不對,是兩坨翔!

    宋一然也沒客氣,當下對著二人火力全開,一頓胖揍,這也是二人臉上有傷的原因。

    紀雨霖覺得自己像聽天書一樣,這個筆錄要怎么寫??!

    雷千鈞在克制自己上揚的嘴角,不過他的眼神里像裝著星星一樣,光亮就沒暗下去過。

    “我這是見義勇為對吧?”

    能不對嗎?

    紀雨霖心想,你惦記收拾這兩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要是你不跟著人家,見義勇為這事兒也輪不到你??!

    這話他敢說嗎?

    絕對不敢??!

    “對了,賀當年怎么樣了?”

    “失血過多暈過去了,不過還好搶救及時,沒有造成失血性休克。我在醫院留了人,等人醒了,就做個筆錄,至于后面的事,要走程序了?!?

    動刀傷人,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案子了,加上又牽扯到了半年前的侮辱案,聚眾玩牌,哪一件都夠這幾個人喝一壺的了。

    “老紀,我覺得你們還是要注意一下,聽說姓秦的和姓黃的都有靠山?!崩濁Ь饋白詈媚芾糜唄鄣牧α?,把事情鬧大,如果能多找幾個人來指證他們就更好了。這兩個人身上都有前科,可以說是罄竹難書,只要你們往深挖,肯定能制裁他們?!?

    宋一然也道“這方面你們是行家,肯定有自己辦法,不管怎么說,絕不能讓這兩個人脫逃制裁?!?

    紀雨霖點了點頭,“你們放心吧!天不早了,要不你們先回去?雷子,事情可能不會那么快有結論,關于證詞這一塊,可能還要找你,你看你能不能多留兩天?”

    “我盡量?!崩濁Ь酒鶘砝?,“我覺得你們應該加強對賀當年的?;?。他是這個案子的關鍵人物,如果他出了什么問題,恐怕就無法查下去了?!?

    紀雨霖若有所思,“我明白,你放心,我馬上加派人手?!彼槐咚?,一邊起身,把兩個人送了出去。

    天已經很晚了,雷千鈞一直把宋一然送到了宿舍,又幫她重新生了爐子。

    爐火很旺,沒一會兒就把水燒開了。

    宋一然可憐巴巴的說她餓了。

    雷千鈞只好再次披掛上陣當伙夫,又做了面條給宋一然吃。

    “你是不是只會做面條?”嘴上嫌棄,心里卻高興,吃得也很香。

    “我學習能力很強,雖然現在只會做一點簡單的,但是以后你喜歡吃什么可以告訴我,我可以學?!?

    這算不算是一種變相的承諾呢!

    吃完宵夜,刷了碗,雷千鈞看了看時間,已經凌晨兩點了。

    這個時候紀雨霖肯定在加班加點的工作,根本顧不上他,看來只能在招待所將就一晚上了。

    宋一然突然動了壞心眼,嘿嘿一笑,“要不然你在這兒將就一晚上?”她指了指自己的床,“應該能睡下兩個人?!?

    雷千鈞知道這丫頭在使壞呢!她明明知道自己是個內斂守規矩的人,卻故意提這種讓人蠢蠢欲動的建議。

    要不,他干脆順從一下?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