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下完雪,蹤跡是很好追尋的。

    紀雨霖立刻著手派人追查牛車的下落。

    雷千鈞和宋一然見他實在是焦頭爛額,便沒有留下來繼續打擾他。

    “這件事情,比咱們想的還要復雜?!彼我蝗話咽執г詿笠露道?,覺得自己指尖冰涼,心里也冷得不行。

    “后悔了嗎?”這是一件麻煩事,如果沒有對石莉莉的同情,如果沒有那這種暴行的厭惡,或許她根本不用像現在這樣,費心費力的來回奔波。

    宋一然搖頭,“為什么要后悔呢???這個世界,本來就對女孩子更不公平一些,為什么她們受到傷害的時候只能忍氣吞聲?我若沒有遇到,也就算了,世界那么大,我不可能去插手所有的不平事。但遇到了,怎么能不管?”她骨子里的那個宋一然,依舊是穿著一身作戰服,頭戴藍盔的國際救援先鋒。

    “所以,你會不會覺得我在多管閑事?又或者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干?”前世她走出國門時,都可以對那些同胞以外的人抻出援助之手,為什么此時此刻,同胞就在她的身邊,她卻要置之不理呢!

    雷千鈞搖了搖頭,“不會!我也一樣會管”他和宋一然,何嘗不是同一種人?骨子里的熱血和正義,讓他們無法對這種暴行置之不理。

    后世的口號都在說,愛和援助無國界。如果他們眼睜睜看著黃得彪這種人蹦跶,那和瀆~職有什么兩樣?

    “去辦案局等老紀?”

    宋一然和雷千鈞想到一起去了。去局里等老紀的消息是一方面,另外宋一然還想查一查秦學忠。

    “好??!”這件事不到塵埃落定那一天,兩個人心里都不會好受。

    兩個人在一樓等了半天,也沒等回紀雨霖。一直跟著紀雨霖辦事的小劉勸他們“我們隊長只怕一時半會兒回不來,你們就在這兒等著也不是事兒??!要是有事,你們就先忙去,我會跟我們隊長說的?!?

    “哎,小劉同志,我問一下,那個黃得彪現在怎么樣了?”

    “他現在可是重點犯事人,單獨關押了?!?

    宋一然眼珠一轉,“那個秦學忠呢!”

    “跟昨天那兩個在現場的人一起關押呢!”

    “有沒有人來保釋他們?”聚眾玩牌這種事,一般來說只要交了???,就可以把人領回家了。嚴重點的,屢教不改的,就要收押幾天。

    小劉只道“他們情況特殊,要確定跟賀當年一案沒有關系才能保釋。不過,暫時沒有人來?!?

    正說著呢,突然聽到有人喊,“小劉,秦學忠的家人來了,說要保釋秦學忠?!?

    宋一然心中一喜,連忙對小劉道“你先去忙,我們一會兒就走?!?

    小劉也顧不上他們,連忙去見秦學忠的家人。

    宋一然和雷千鈞連忙跟了上去。

    來的是位女士,四十多歲,穿戴很是講究,這女的住凳子上一坐,就擺起了譜。

    “我是秦學忠的媽媽,我來保我兒子?!?

    小劉很耐心的跟她解釋,“他現在還不能離開,這位同志,你回去等消息吧,過幾天我們會通知你過來交??畹??!?

    “他為什么不能離開?”陶艷秋態度很是張揚,“我又不是第一次來,你們這里的規矩我都懂?!?

    這難不成還是好事?炫耀個什么勁兒??!

    小劉也沒說別的,只是道“這不是規矩的事,而是案子不一樣。同志,你還是回去等吧!”

    陶艷秋很不服氣地大叫起來,“你算老幾??!叫你們這兒說得算的來。你知道我小叔子是誰嗎?知道我公公是誰嘛?我告訴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讓你回家!“

    態度這么囂張,看起來還真是有背景??!

    “同志我是按規矩辦事,你跟我說這個也沒有用,你覺得我說了不算,你可以找我們領導?!斃×躋壞鬩膊燴鶿?,回起話來也是一板一眼,讓人挑不出毛病來。

    “你……”陶艷秋氣得臉都白了,“那我見見我兒子總可以吧?我又不是不懂法,我告訴你,如果你不讓我見,我就請律師?!甭墑φ飧魴械輩鷗嶄棧指?,之前斷帶了十年時間。

    小劉沒辦法,就請示了領導,最終還是讓他們見面了、

    宋一然和雷千鈞相視看了一眼,都覺得有必要跟著這位陶女士了解一下情況。

    兩個人先出了辦案局的大門,本來想在門口等一會兒,結果卻發現離辦案局大門大約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一輛吉普車。

    雷千鈞和宋一然看到那輛車時,心里都是咯噔一聲,兩個人的默契也來了,都收回目光,若無其事的走開了。

    等走了到安全地帶,宋一然才問他“你也發現了是不是?那車有古怪?!?

    雷千鈞點了點頭,“那應該不是縣里的車?!?

    “外地的?”宋一然就道“會不會和秦學忠有關系!”

    應該是的!希望他們沒有打草驚蛇吧!

    “還盯著嗎?”宋一然本能的覺得,這里面的貓膩很大。

    “先不要動,打草驚蛇的后果非常嚴重。咱們先去找老紀,得深挖一下秦學忠的背景?!?

    宋一然表示贊同,兩個人快速離開,去了縣醫院。

    而此時,陶艷秋也正在跟秦學忠碰面。

    “兒子,這件事到底跟你有關系沒有?你跟媽說句實話?!?

    秦學忠都要哭了,他平時是挺混蛋的,也干了不少大膽的事,但是要人命這種事情他是真不敢干??!

    “媽,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去玩牌去了!您要救救我??!”一邊說,還要一邊起身。

    秦學忠的情緒有些激動,旁邊看管的人立刻沉聲道“坐回去!”

    陶艷秋氣得不行,但是也知道這里不是她撒潑的地方,連忙道“你放心啊,兒子,有你小叔和你爺爺在呢,他們不會不管你的??!市里已經來人了,啊,放心。你跟媽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旁邊的記錄員,將這些話一字不差的記錄下來。

    紀雨霖很容易就拿到了這分記錄,遞給雷千鈞和宋一然看了看。

    市里已經來人了!

    看來吉普車里坐著的人,應該就是市里的人。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