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下完雪,踪迹是很好追寻的。

    纪雨霖立刻着手派人追查牛车的下落。

    雷千钧和宋一然见他实在是焦头烂额,便没有留下来继续打扰他。

    “这件事情,比咱们想的还要复杂?!彼我蝗话咽执г诖笠露道?,觉得自己指尖冰凉,心里也冷得不行。

    “后悔了吗?”这是一件麻烦事,如果没有对石莉莉的同情,如果没有那这种暴行的厌恶,或许她根本不用像现在这样,费心费力的来回奔波。

    宋一然摇头,“为什么要后悔呢???这个世界,本来就对女孩子更不公平一些,为什么她们受到伤害的时候只能忍气吞声?我若没有遇到,也就算了,世界那么大,我不可能去插手所有的不平事。但遇到了,怎么能不管?”她骨子里的那个宋一然,依旧是穿着一身作战服,头戴蓝盔的国际救援先锋。

    “所以,你会不会觉得我在多管闲事?又或者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前世她走出国门时,都可以对那些同胞以外的人抻出援助之手,为什么此时此刻,同胞就在她的身边,她却要置之不理呢!

    雷千钧摇了摇头,“不会!我也一样会管”他和宋一然,何尝不是同一种人?骨子里的热血和正义,让他们无法对这种暴行置之不理。

    后世的口号都在说,爱和援助无国界。如果他们眼睁睁看着黄得彪这种人蹦跶,那和渎~职有什么两样?

    “去办案局等老纪?”

    宋一然和雷千钧想到一起去了。去局里等老纪的消息是一方面,另外宋一然还想查一查秦学忠。

    “好??!”这件事不到尘埃落定那一天,两个人心里都不会好受。

    两个人在一楼等了半天,也没等回纪雨霖。一直跟着纪雨霖办事的小刘劝他们“我们队长只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们就在这儿等着也不是事儿??!要是有事,你们就先忙去,我会跟我们队长说的?!?

    “哎,小刘同志,我问一下,那个黄得彪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可是重点犯事人,单独关押了?!?

    宋一然眼珠一转,“那个秦学忠呢!”

    “跟昨天那两个在现场的人一起关押呢!”

    “有没有人来保释他们?”聚众玩牌这种事,一般来说只要交了???,就可以把人领回家了。严重点的,屡教不改的,就要收押几天。

    小刘只道“他们情况特殊,要确定跟贺当年一案没有关系才能保释。不过,暂时没有人来?!?

    正说着呢,突然听到有人喊,“小刘,秦学忠的家人来了,说要保释秦学忠?!?

    宋一然心中一喜,连忙对小刘道“你先去忙,我们一会儿就走?!?

    小刘也顾不上他们,连忙去见秦学忠的家人。

    宋一然和雷千钧连忙跟了上去。

    来的是位女士,四十多岁,穿戴很是讲究,这女的住凳子上一坐,就摆起了谱。

    “我是秦学忠的妈妈,我来保我儿子?!?

    小刘很耐心的跟她解释,“他现在还不能离开,这位同志,你回去等消息吧,过几天我们会通知你过来交??畹??!?

    “他为什么不能离开?”陶艳秋态度很是张扬,“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你们这里的规矩我都懂?!?

    这难不成还是好事?炫耀个什么劲儿??!

    小刘也没说别的,只是道“这不是规矩的事,而是案子不一样。同志,你还是回去等吧!”

    陶艳秋很不服气地大叫起来,“你算老几??!叫你们这儿说得算的来。你知道我小叔子是谁吗?知道我公公是谁嘛?我告诉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回家!“

    态度这么嚣张,看起来还真是有背景??!

    “同志我是按规矩办事,你跟我说这个也没有用,你觉得我说了不算,你可以找我们领导?!毙×跻坏阋膊烩鹚?,回起话来也是一板一眼,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你……”陶艳秋气得脸都白了,“那我见见我儿子总可以吧?我又不是不懂法,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让我见,我就请律师?!甭墒φ飧鲂械辈鸥崭栈指?,之前断带了十年时间。

    小刘没办法,就请示了领导,最终还是让他们见面了、

    宋一然和雷千钧相视看了一眼,都觉得有必要跟着这位陶女士了解一下情况。

    两个人先出了办案局的大门,本来想在门口等一会儿,结果却发现离办案局大门大约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一辆吉普车。

    雷千钧和宋一然看到那辆车时,心里都是咯噔一声,两个人的默契也来了,都收回目光,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等走了到安全地带,宋一然才问他“你也发现了是不是?那车有古怪?!?

    雷千钧点了点头,“那应该不是县里的车?!?

    “外地的?”宋一然就道“会不会和秦学忠有关系!”

    应该是的!希望他们没有打草惊蛇吧!

    “还盯着吗?”宋一然本能的觉得,这里面的猫腻很大。

    “先不要动,打草惊蛇的后果非常严重。咱们先去找老纪,得深挖一下秦学忠的背景?!?

    宋一然表示赞同,两个人快速离开,去了县医院。

    而此时,陶艳秋也正在跟秦学忠碰面。

    “儿子,这件事到底跟你有关系没有?你跟妈说句实话?!?

    秦学忠都要哭了,他平时是挺混蛋的,也干了不少大胆的事,但是要人命这种事情他是真不敢干??!

    “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去玩牌去了!您要救救我??!”一边说,还要一边起身。

    秦学忠的情绪有些激动,旁边看管的人立刻沉声道“坐回去!”

    陶艳秋气得不行,但是也知道这里不是她撒泼的地方,连忙道“你放心啊,儿子,有你小叔和你爷爷在呢,他们不会不管你的??!市里已经来人了,啊,放心。你跟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旁边的记录员,将这些话一字不差的记录下来。

    纪雨霖很容易就拿到了这分记录,递给雷千钧和宋一然看了看。

    市里已经来人了!

    看来吉普车里坐着的人,应该就是市里的人。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