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拿著談話記錄若有所思,“這上面寫著,秦學忠似乎跟他母親提及了我們。雖然說得不是很詳細,但是想必應該講到了重點?!?

    紀雨霖把記錄本放回原處,示意三人出去說。探示是有時間限制的,這么短的時間內,秦學忠他們就算想說得詳盡一些,也不可能全都說完,很有可能明天會叫上律師。

    他在班上熬了兩天一夜,是該休息了。

    三個人出了辦案局,直接去了紀雨霖家里,半路上又買了一些花生、豆腐干,豬頭肉之類的下酒菜。雷千鈞還買了一些糕點,兩瓶酒,因為紀雨霖家里的酒已經被他們摔爛了。

    這個年代包裝還很環保,即便是買熟食,也大多是用油紙包來做包裝。

    紀雨霖的屋子比較整潔,看起來井井有條,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單身漢的住處,這和他當年在隊伍里的經歷有關。

    “弟妹第一次來吧,隨便坐吧!”紀雨霖道“雷子,我家你熟,自己招呼弟妹,我去洗個臉?!?

    他今天實在是太累了。

    雷千鈞搬了椅子讓宋一然坐,自己熟門熟路的找到暖瓶,給宋一然倒了點熱水。

    “我去生火,你等一下再脫大衣?!?

    宋一然點了點頭,把帽子摘下來,捧著搪瓷缸子喝熱水。

    很快屋里就暖和起來。

    在隊伍里待過的人,做事都是雷厲風行,不一會兒的工夫,水燒開了,飯菜也擺上桌了。

    主食還是面條,下酒菜有花生米、豆腐干、豬頭肉,還有一個炒雞蛋。雞蛋是雷千鈞做的,放了點蔥花,應該還放醬油了,看起來還不錯。

    這樣的伙食已經很好了。

    “弟妹,先吃點飯吧,有什么事兒,咱們吃完飯再說?!奔陀炅厥欽娑雋?,這幾頓飯都沒吃好。

    雷千鈞也沒想讓他喝酒,現在這案子正僵持著,他要原地待命,隨時可能會被回局里。

    幾個人默默的吃完了飯,簡單打掃一下,開始討論秦學忠的事情。

    黃得彪是罪有應得了,那么秦學忠呢!難道真的讓他家里人交錢了事?

    還有就是,宋一然始終相信,賀當年的死有蹊蹺,不然為什么他的尸體會不見了!黃得彪有這個能力嗎?顯而易見,他是沒有的,所以說問題還是出在秦學忠身上。

    紀雨霖把自己總結的幾個點歸納一下,記在一頁紙上,拿給宋一然和雷千鈞看了看。

    賀當年的尸體不見了,但是當天除了一輛運送醫療廢品的牛車以外,并沒有別的車輛進出醫院??!

    “那就是個裝垃圾的車?!?

    “是醫療廢品?!彼我蝗輝僖淮尉勒陀炅?。

    紀雨霖陣陣無奈,只好改過來,“對,那是裝醫療廢品的車,根本裝不了什么東西,我派人追過去的時候,牛車正好在廢品站卸貨,什么都沒有找到,就是一些廢瓶子,紙殼啥的?!?

    你怎么知道別人不是中途卸貨了?

    現在這個年代刑貞(同音)手段并不高明,有一些非常微小的證據,只有用專業的儀器才能檢驗出來!比如衣服上的纖維,一些人體皮脂,毛屑等等,都能成為案子的突破口,從而順藤摸瓜找到證據。

    “你的人進行了專業的檢查嗎?”宋一然明知道答案,但是還是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還有查嗎?”紀雨霖不以為然地道“用眼睛看就知道沒有了?!?

    果然。

    宋一然也懶得再強調了,又換了一個話題,“賀當年的事兒我們先放一放,說說秦學忠吧!你們覺得,這事兒跟他們有關系嗎?”

    她指了指紀雨霖做的調查,“你們看看人家這背影,小叔和爺爺都不簡單?!毖醞庵餼褪僑思沂怯惺盜ΡW∏匱е業?。

    “但是你們不覺得這樣有點多此一舉嗎?”紀雨霖一直想不通,“賀當年要殺的人是黃得彪,這兩個人之間的過節怎么樣也蔓延不到秦學忠身上吧!即便秦學忠也很荒唐,但是我覺得賀當年和黃得彪的恩怨,好像波及不到他的身上?!?

    “那也未必?!崩濁Ь昧飼米雷由系鬧?,不由得問道“有些事,絕不會像表現上看起來的那么簡單,棄車保帥這種事情,我看得多了。假設秦學忠和黃得彪有共同的犯事事實呢?秦家人為了讓黃得彪一人擔著罪名,也難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事實證明,雷千鈞的猜測還真是挺準的。

    秦家的老爺子秦善旗之所以會讓人弄死賀當年,就是想讓黃得彪一個人承擔罪名,把秦學忠從這里面擇出去!他也算了解自己的孫子了,要說殺人,秦學忠是萬萬不敢的,但是他天性好顏色,在女人這方面毫無下限,早年也惹出過不少亂子。

    跟秦學忠走得近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秦老爺子很快就查到了黃得彪的底細,決定讓他一個人背鍋。

    “要不回去再審審那個姓黃的?”

    “怕是來不及了,之前他沒說,只怕以后也不會說?!貝穎蛔サ較衷?,黃得彪的嘴一直很嚴,除了賀當年的事,別的事一個字都沒有說過。

    “那怎么辦?”

    紀雨霖道“只能走程序了,如果秦學忠家里交了???,而我們又沒有證據,只能放人?!?

    到最后,還是這種結果,宋一然心里難免有些想不開。

    雖說黃得彪會受到制裁,但是畢竟搭上了賀當年的一條命,她根本高興不起來!而秦學忠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把歪腦筋打到了她的頭上。

    也好,明的不行,就來暗的,這種事情她又不是沒有做過。

    “弟妹,我覺得你還是要小心一點?!奔陀炅氐饋扒丶胰擻斜塵?,只怕不會善罷甘休,別人不說,就說秦學忠,怕是他出去以后,還要對付你?!?

    宋一然一笑,“沒事,你們不用擔心我,我又不是紙糊的!”這樣最好不過,就怕他們不肯來。

    雷千鈞和宋一然離開了紀雨霖的家。

    事情到這里,基本上就已經塵埃落定了,除非黃得彪開口,否則的話秦學忠肯定是沒事的。

    家里有人背影就是不一樣??!

    宋一然想到后世,有人評價過西游記中的一些妖怪結局有后臺的都被接走了,沒有后臺的都被孫大圣打死了!

    真理??!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