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拎着一个面口袋继续在旧货市场里逛悠。装?;频暮凶右丫凰盏娇占淅锪?,这几颗?;贫运此?,是非常大的收获,不过现在用不着,留着以后慢慢升值吧!

    一般来说,宋一然看到卖旧衣物的摊位,都是直接掠过,不会多看。她对二手衣物不敢兴趣,主要是无法突破自己心里那一关,当初在大青山,虽然她也穿了马老头生前留在的大棉袄,但是那个时候她穷啊,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有条件,谁愿意穿估衣呢,毕竟也不知道以前衣裳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没有什么既往疾病史!

    说到底,还是她的职业病在作祟。

    不过,这次宋一然停在了一个卖旧衣裳的摊位前。

    这个摊位卖的衣服有点稀奇,摊主卖的是旗袍,只有两件。

    卖衣服的大姐大概四十岁左右,一直低着头,大概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对这个年代的人来说,旗袍属于不是正经人穿的东西。

    这两件旗袍都很精致,从剪裁,到刺绣,再到盘扣,都很讲究,不是那种流水线出来的东西,是真正手工缝制的那种旗袍。

    宋一然不懂旗袍,她是门外汉,但是这种东西只要上眼一看,就能看出区别来。

    旗袍上的扣子都是用玉石打磨的,针脚特别细密,而且用了好几种针法。

    “小姑娘,你要买旗袍?”

    宋一然缩回了手,不好意思地道“我就是看看?!?

    卖旗袍的大姐有些失望,不过没有咄咄逼人,“这旗袍是我母亲的东西,听说还是以前魔都那边的老师傅做的。家里实在是困难,要不然也不能拿出来卖?!?

    宋一然就问了一嘴,“多少钱???”

    “三十?!蹦谴蠼闼低暌院蠡雇A艘幌?,“一件三十?!绷郊褪橇?!

    八零年,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三十多块钱,那些刚进场的小年轻,连三十块钱都拿不上。

    两件旗袍六十块钱,够一个五口之家一个多月的开销了。

    宋一然很心动,她觉得这两件旗袍跟自己有缘,将来说不定要派上大用场。

    “大姐,你家是这附近的吗?能去你家喝口水吗?”

    那位大姐看了看宋一然,突然明白过来,“是啊,行啊,那咱们现在就走?!彼槔陌蚜郊炫凼掌鹄?,动作虽然快,但是很轻柔,生怕伤了这两件衣裳似的。

    大姐有些不好意思,“我手粗,别再碰坏了!”

    宋一然也没说什么,跟着那大姐穿街过巷,走了四五分钟的样子,到了大姐家里。

    这位大姐家条件很一般,蜗居的小房子,处处都能看到艰苦朴素的影子。

    艺高人胆大,也只有像宋一然这样不怕死的傻大姐,才敢跟着对方回家。

    “姑娘,你是不是要买这旗袍??!”大姐有些腼腆,“我实话跟你说吧,这旗袍啊,可是名家师傅做的。这是我母亲年轻时候的衣服,没穿过两次,也就这两件留了下来。我要不是缺钱啊,肯定不会卖的。一来是留个念想,二来是将来这样的好东西,怕是难找了?!?

    宋一然点了点头,很赞同她的话,“大姐,这衣裳我是想给我一位阿姨买的?!?

    “你真买???”

    宋一然两次点头,“我年纪小,怕让人盯上,这才跟你过来的?!?

    “对,你考虑的对?!贝蠼阆渤鐾?,没想到还真有人买她的旗袍,虽然舍不得卖掉,但是她太需要这笔钱了。

    “姑娘,这旗袍,你真的要吗?”

    “要?!彼我蝗话汛蠼闶掷锏拇幽霉?,看了一眼里面的旗袍,这才把准备好的钱从‘袋子’里掏出来,替了过去。

    大姐拿到钱,心里也踏实了,她嘱咐宋一然“你这钱要贴身放好,免得让人摸去了,旧市儿那边乱得很,什么人都有?;褂姓馄炫?,要防虫蛀,定期拿出来晒太阳,洗的时候可有讲究呢……”

    大姐拉着宋一然说了半个多小时。

    宋一然哭笑不得,心想自己还遇到热心肠大姐了,不过这种感觉,也挺好的。

    人活一世,总是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好的坏的。

    比如那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看着不像好人,不靠谱,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再比如这位大姐,一开始觉得她是个挺内向腼腆的人,但是实际上她是个热心肠。

    宋一然离开大姐家时,已经快到中午饭点了。

    她找个没人的地方,将手里的东西都放进空间里,这才又大摇大摆的去逛另一条街。

    这次她的收获颇丰,先是低价买了好多的铜钱,足有六斤多重,一共才花五块钱。

    铜钱这玩意,各朝各代都有,有的值钱,有的不值钱。

    宋一然也没看,就都收了,心想着就算是不值钱的,这五块钱花的也不冤枉。

    后来她又低价入手了两副画,卖画的人也说不出这画是哪朝哪代的,宋一然也没有这方面的造诣,干脆瞎买。

    这个点街上的人少,她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是快速扫货,有喜欢的就收起来,至于真假,以后再论吧!

    本来宋一然都准备走了,想着找个地方吃口饭回招待所,晚上好好休息一下,第二天就坐车回县里。

    哪成想她都要离开旧市了,突然发现一个超级晃眼的东西。

    啧啧,真晃眼睛??!

    宋一然财迷本质暴露无遗,双脚不自觉的就走了过去,站在了摊位前。

    一个不起眼儿的地摊上摆了一张锈迹斑斑的铁架子桌子,桌上子摆了几个小的摆件,看起来是一套瓷器。这东西不足以吸引宋一然,最吸引她的,就是那张桌子了。

    四条桌子腿里面竟然都是金灿灿的,正经的黄金打造的!快要把她的眼睛晃瞎了。

    里面藏金,外面包铁,好一招暗度陈仓??!

    怎么办,好想要??!

    宋一然想着,要不就试探一下,万一人家这桌子也打算卖呢?

    不行不行,万一人家起疑了,不卖给她怎么办?直接问,太唐突了。

    就在宋一然纠结要不要买这桌子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人走了过来……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