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然拎著一個面口袋繼續在舊貨市場里逛悠。裝?;頻暮兇右丫凰盞嬌占淅锪?,這幾顆?;貧運此?,是非常大的收獲,不過現在用不著,留著以后慢慢升值吧!

    一般來說,宋一然看到賣舊衣物的攤位,都是直接掠過,不會多看。她對二手衣物不敢興趣,主要是無法突破自己心里那一關,當初在大青山,雖然她也穿了馬老頭生前留在的大棉襖,但是那個時候她窮啊,實在沒有別的辦法。如果有條件,誰愿意穿估衣呢,畢竟也不知道以前衣裳的主人是個什么樣的人,有沒有什么既往疾病史!

    說到底,還是她的職業病在作祟。

    不過,這次宋一然停在了一個賣舊衣裳的攤位前。

    這個攤位賣的衣服有點稀奇,攤主賣的是旗袍,只有兩件。

    賣衣服的大姐大概四十歲左右,一直低著頭,大概是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對這個年代的人來說,旗袍屬于不是正經人穿的東西。

    這兩件旗袍都很精致,從剪裁,到刺繡,再到盤扣,都很講究,不是那種流水線出來的東西,是真正手工縫制的那種旗袍。

    宋一然不懂旗袍,她是門外漢,但是這種東西只要上眼一看,就能看出區別來。

    旗袍上的扣子都是用玉石打磨的,針腳特別細密,而且用了好幾種針法。

    “小姑娘,你要買旗袍?”

    宋一然縮回了手,不好意思地道“我就是看看?!?

    賣旗袍的大姐有些失望,不過沒有咄咄逼人,“這旗袍是我母親的東西,聽說還是以前魔都那邊的老師傅做的。家里實在是困難,要不然也不能拿出來賣?!?

    宋一然就問了一嘴,“多少錢???”

    “三十?!蹦譴蠼闥低暌院蠡雇A艘幌?,“一件三十?!繃郊褪橇?!

    八零年,很多人一個月的工資也就三十多塊錢,那些剛進場的小年輕,連三十塊錢都拿不上。

    兩件旗袍六十塊錢,夠一個五口之家一個多月的開銷了。

    宋一然很心動,她覺得這兩件旗袍跟自己有緣,將來說不定要派上大用場。

    “大姐,你家是這附近的嗎?能去你家喝口水嗎?”

    那位大姐看了看宋一然,突然明白過來,“是啊,行啊,那咱們現在就走?!彼槔陌蚜郊炫凼掌鵠?,動作雖然快,但是很輕柔,生怕傷了這兩件衣裳似的。

    大姐有些不好意思,“我手粗,別再碰壞了!”

    宋一然也沒說什么,跟著那大姐穿街過巷,走了四五分鐘的樣子,到了大姐家里。

    這位大姐家條件很一般,蝸居的小房子,處處都能看到艱苦樸素的影子。

    藝高人膽大,也只有像宋一然這樣不怕死的傻大姐,才敢跟著對方回家。

    “姑娘,你是不是要買這旗袍??!”大姐有些靦腆,“我實話跟你說吧,這旗袍啊,可是名家師傅做的。這是我母親年輕時候的衣服,沒穿過兩次,也就這兩件留了下來。我要不是缺錢啊,肯定不會賣的。一來是留個念想,二來是將來這樣的好東西,怕是難找了?!?

    宋一然點了點頭,很贊同她的話,“大姐,這衣裳我是想給我一位阿姨買的?!?

    “你真買???”

    宋一然兩次點頭,“我年紀小,怕讓人盯上,這才跟你過來的?!?

    “對,你考慮的對?!貝蠼閬渤鐾?,沒想到還真有人買她的旗袍,雖然舍不得賣掉,但是她太需要這筆錢了。

    “姑娘,這旗袍,你真的要嗎?”

    “要?!彼我蝗話汛蠼閌擲锏拇幽霉?,看了一眼里面的旗袍,這才把準備好的錢從‘袋子’里掏出來,替了過去。

    大姐拿到錢,心里也踏實了,她囑咐宋一然“你這錢要貼身放好,免得讓人摸去了,舊市兒那邊亂得很,什么人都有?;褂姓餛炫?,要防蟲蛀,定期拿出來曬太陽,洗的時候可有講究呢……”

    大姐拉著宋一然說了半個多小時。

    宋一然哭笑不得,心想自己還遇到熱心腸大姐了,不過這種感覺,也挺好的。

    人活一世,總是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好的壞的。

    比如那個流里流氣的小年輕,看著不像好人,不靠譜,其實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再比如這位大姐,一開始覺得她是個挺內向靦腆的人,但是實際上她是個熱心腸。

    宋一然離開大姐家時,已經快到中午飯點了。

    她找個沒人的地方,將手里的東西都放進空間里,這才又大搖大擺的去逛另一條街。

    這次她的收獲頗豐,先是低價買了好多的銅錢,足有六斤多重,一共才花五塊錢。

    銅錢這玩意,各朝各代都有,有的值錢,有的不值錢。

    宋一然也沒看,就都收了,心想著就算是不值錢的,這五塊錢花的也不冤枉。

    后來她又低價入手了兩副畫,賣畫的人也說不出這畫是哪朝哪代的,宋一然也沒有這方面的造詣,干脆瞎買。

    這個點街上的人少,她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都是快速掃貨,有喜歡的就收起來,至于真假,以后再論吧!

    本來宋一然都準備走了,想著找個地方吃口飯回招待所,晚上好好休息一下,第二天就坐車回縣里。

    哪成想她都要離開舊市了,突然發現一個超級晃眼的東西。

    嘖嘖,真晃眼睛??!

    宋一然財迷本質暴露無遺,雙腳不自覺的就走了過去,站在了攤位前。

    一個不起眼兒的地攤上擺了一張銹跡斑斑的鐵架子桌子,桌上子擺了幾個小的擺件,看起來是一套瓷器。這東西不足以吸引宋一然,最吸引她的,就是那張桌子了。

    四條桌子腿里面竟然都是金燦燦的,正經的黃金打造的!快要把她的眼睛晃瞎了。

    里面藏金,外面包鐵,好一招暗度陳倉??!

    怎么辦,好想要??!

    宋一然想著,要不就試探一下,萬一人家這桌子也打算賣呢?

    不行不行,萬一人家起疑了,不賣給她怎么辦?直接問,太唐突了。

    就在宋一然糾結要不要買這桌子的時候,一個穿著西裝的人走了過來……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