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雖然在蘇子衿眼中甚是一番陶醉的光景,可在林含章眼中,卻并非如此。

    林含章沉聲道:“天牢的鑰匙我已經拿到了,不知王爺何時有空與我回宮一趟,將那群人提出來?!?

    沈懷瑾不想去看他冷著的面色,便道:“今日午后,我便與你回宮吧?!?

    “王爺可要回寢宮看一看?”

    聞言,沈懷瑾眸色變得深沉了起來。

    林含章這話,確乎是透著言外之意的,畢竟寢宮里有誰,二人是心知肚明的。

    或許是因為蘇子衿的緣故,林含章才會如此提醒他。

    故而他亦是冷了面色,道:“不必了?!?

    林含章這才出了門,還貼心地替他二人合上了門,沈懷瑾起身將衣物穿戴好,目光落到那件被他扯壞的肚兜,眸色深了深,從衣襟內摸出一個荷包,扔到蘇子衿懷中,“接著?!?

    又是沉甸甸的一包。

    今天早上蘇子衿之所以接受了王爺的求歡……其中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她打算開口向他要錢。

    自從將沈懷瑾給她的錢都留給阿泉之后,她便淪落到了身無分文的地步。

    而鐵牛在京城,為了給她減輕負擔,會瞞著她偷偷去干些體力活。此事被蘇子衿知曉后,她相當內疚,畢竟鐵牛是因為她才會來到京城的。

    所以,為了減輕自己的愧疚,蘇子衿自然是要時不時地送些錢財過去,雖然鐵牛大多數都推回給她,可是她多半都會在離開的時候在他的靴子里面偷偷地藏一些錢。

    她將錢袋收好后,又收拾了一下房間,這才對沈懷瑾道:“阿泉我已經找到了,他不愿意跟我回去?!?

    “為何?”

    “阿菁小產,自縊而亡,阿泉只告與了我這些,可我總覺此事略有幾分蹊蹺。待我將年懿安置好,再回京城徹查此事?!?

    沈懷瑾壓根不關心阿菁與阿泉的事情,他關心的是蘇子衿何日啟程這事,“你走時與我說上一聲?!?

    “明日啟程。夫人可要來送我一送?”

    蘇子衿這會兒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還是因為近期打聽到三皇子在宮中是何等的廢物與受人嫌棄。

    可聯想到沈懷瑾的性子,蘇子衿無論如何也無法將他跟八卦里頭的“好吃懶做”四個字關聯起來。身體羸弱確乎是有不假,從幽州到京城,蘇子衿掰著指頭算了算,如今沈懷瑾來向她尋歡的次數愈發少,力氣也不比從前。

    沈懷瑾見蘇子衿神色微微有幾分詭異地打量著自己,不由道:“怎么了?”

    蘇子衿便道:“夫人這段時日似乎不如先前那般勇猛了?!?

    沈懷瑾微有幾分汗顏,可又疑心蘇子衿所說的,便問道:“此事當真?”

    男人通常都尤其在意女人對自己某方面的評價,作為唯一與他保持著肉體關系的蘇子衿,自然在此事上有著極高的威信,因而這令沈懷瑾頗為受傷。

    見沈懷瑾面色微微有幾分陰郁,蘇子衿不由得安撫他道:“夫人不必擔心此事,扶搖山種植了大片的菟絲子,待我回京城時帶些回來,給夫人熬些湯汁?!?

    沈懷瑾這才有機會問出來在心里別扭了許久都不曾問出來的問題,“那你何時回來?”

    蘇子衿圍著他轉了一圈后壞笑道:“夫人既然這般不舍得我走,為何不挽留挽留?”

    沈懷瑾不動聲色地瞥了她一眼,心中卻是五味陳雜。說實話,他確乎是有幾分舍不得她的。

    見林含章在屋外喚了一聲“王爺”,沈懷瑾心中略有不情愿地出了屋。

    林含章對他面上的不悅視若無睹,“王爺,先便去天牢提人罷?!?

    ……

    蘇子衿收拾好包袱,便趕往隆裕坊二廂,與漱林苑正好隔著兩條街的距離。

    剛好路過昨日的醫館,蘇子衿便探頭進了門,那大夫見了她又要跪拜,蘇子衿忙將他扶起,問道:“昨日那書生呢?”

    “早便走啦,怎么都攔不住?!蹦搶險咭×艘⊥?,“那書生年紀不大,毛病卻是一身哩?!?

    蘇子衿本欲離開的腳步停在了原地,“此話怎講?”

    那老者略有幾分疑惑,“大人竟是不知?”

    蘇子衿皺起眉頭,“方才你道他一身毛病,可我卻是半點也看不出來。他如今正值青年,自然是氣血方剛,身強體壯……大夫您莫不是眼花了?”

    只見老者捋了捋胡子,“這便是常人與醫者的區別了。常人看人,只看起外表,殊不知有些毛病只能通過望聞問切,才能得出。大人您若是再見他,便傳個話兒——他這個年紀,切忌沉迷女色?!?

    那老者搖了搖頭,“大人竟是一無所知?”

    蘇子衿瞳孔略有幾分空洞。

    幸虧她今天來到此處,不然怕還是要被蒙在鼓里。

    既然阿菁已經離開好幾日了,阿泉不可能再與她行魚水之事。

    唯一的可能便是,與阿泉纏綿的,另有此人。

    而這,恐怕就得另當別論了。

    蘇子衿委實沒有想到阿泉竟會做出這種事來。

    畢竟在她心中,阿泉仍然是那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柔弱書生,不可能會與酒色染上關系。

    若非把脈,確乎是極難發現這回事,那些隱藏在身體中的秘密,竟是被她陰差陽錯地知曉了。

    蘇子衿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

    她又是想起另外一樁事來。

    昨日阿泉告訴她之所以會遲到,乃是因為去祭拜阿菁,可她并未在他身上聞到燃燒紙錢沾染的那種氣味。

    后知后覺,蘇子衿才意識到興許阿菁還活著。故而她決計在臨走前尋阿泉問個明白。

    既已經知曉阿泉最近沉迷于酒色,想必定然能夠在煙花柳巷之中尋到她。

    京城唯有浪子館與醉花樓兩家較為出名的青樓,而浪子館前幾日出了人命,不少嫖客都有意避開了浪子館,去往醉花樓了。

    蘇子衿馬不停蹄地回客棧,于沈懷瑾的屋中挑了一件銀月雪浪長袍,又挑了塊玉佩掛在腰間,隨即攔了一輛馬車,“去醉花樓?!?br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