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青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她相信只要先生愿意传授剑法,天下九成九的??投蓟嵯膊蛔允さ牡阃反鹩?。

    可身边这个臭小子却摇头拒绝了。

    陈俊问:“为什么要摇头,你不想学剑?“

    “想是想?!?

    温华砸砸嘴,“可也就是想想,我听老黄说过练剑要心诚,跟香客求神拜佛一般,心诚则灵,我这两年闲着没事也琢磨出个不是道理的道理,剑是自己的。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资质,什么货色,估计练剑练一辈子也没什么出息?!?

    “你觉得你资质差?”

    “你觉得我资质好?”温华反问。

    “很不错,要不然你觉得我会收你当弟子?”

    轩辕青锋微张小口,实在想不出他身上资质有什么可值得称道的地方,温华也很吃惊,“不会吧,我资质很好?”

    “你觉得你身边这个女人怎么样?”

    温华闻声瞅了两眼,啧啧啧,那身材那容颜俱是绝品,那个男人娶了都会爽歪歪的那种,可见轩辕青锋脸色冰冷,他不敢多瞧,“很好,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陈俊笑了两声:“青锋已经进入一品金刚境,距离指玄也只是一线之差?!?

    “这么厉害?”

    温华见过最厉害的也不过大城武馆里三四品的高手,而一品境高手只能在梦里畅想是何等强大能耐。

    “她在她的家族中被断定资质普通,跟了我就成了现在的样子?!背驴』夯旱溃骸霸谖铱蠢?,你资质比她的要强很多?!?

    温华已经呆住了,轩辕青锋眼睛上下打量这个人。

    任她怎么看,也瞧不出这挎着木剑的年轻汉子有强的天资。

    她的确是资质不行,要不然也不会在轩辕世家沦为联姻与炉鼎的对象,但他那里超过她了。

    陈俊低声笑道:“怎么样?”

    温华良久喘口气,沉默道:“先生既然能成为轩辕与小年的师父,想来不是有通天本事,就是有我不晓得的厉害手段。温华也不知道先生看上了我那里,但我没有欠别人的习惯!”

    “你不相信有人好心好意教导你?”陈俊慢悠悠道:“虽然我可能不是,但只要你碰上一个穿着羊皮裘的李老头,你打心眼里喜欢练剑学剑,他是绝对会教你的?!?

    “可我还是不习惯欠人,在我那个穷村子里,学手艺都要在家里包点钱,实在不行也要带上猪头肉和几两黄酒的?!?

    “先欠着,等你发达了再给!”陈俊恍然笑道。

    温华幽幽道:“我怕还不起!”说完他有点局促与恐慌。

    “那你现在有钱吗?”

    “没....”温华身体突然一震,从脚底板破袜子里掏出两颗带味的铜板,“这算吗?”

    “嗯~”

    陈俊轻轻咳嗽,说,“青锋!”

    “先生?!毙喾婵煲苛铱挂?,可没见陈俊反应,只好运作一团气劲裹住那两枚铜板。

    陈俊看着温华:“两枚钱,我教你两招,什么时候学透了,你再学其他?!?

    “行行行!”

    温华惊喜的点头,脸上挂满笑意,“能学两招我就已经很满意?!?

    “以后只要先生有吩咐,温华肯定豁出命干!”

    随即噗通一声,温华跪地叩首,老老实实行了师礼。

    穷苦出身没有那么多花哨的东西,一场机遇值得卖命,只是在轩辕青锋眼里却是像一番讨价还价后的总结陈词,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苍白虚假,令人厌恶。

    “那走吧,我们去见见那群和尚?!?

    温华听得不明所以,只是跟着门,轩辕青锋却是出现几分凝重。

    那群和尚指的自然是佛道两禅寺,放在平时她不担心先生会有什么意外,可她们才刚从北莽回来。

    轩辕青锋受了重伤,可她哪里没看见自己先生带她御剑时脸色就已经苍白。

    原本衣袍的残破不堪,袖口还带着血,披头散发,上面有许多的灰尘,那时整个人都显得狼狈。

    这个时候,若伤势未愈,对上两禅寺就容易出现意外。

    轩辕坐在马车内欲言又止,这时已经换温华御马了,陈俊轻轻道:“褪下点衣服,你肩上伤势还未愈合,你是女子,留下伤口以后被郎君看到就不好了?!?

    轩辕青锋冷白的脸上出现一丝微红,如男儿般掀起袖子,她手臂纤细,皮肤欺霜赛雪,犹如凝脂,是冷玉般的白。陈俊伸手按过去,揭开白纱布,轩辕青锋左肩上一条深深的伤痕延绵至后背,上面有着残余的黑血,但被草药敷上。陈俊不会练丹,所以选择使用自己的方法,加以灵力换血去毒。

    一番敷药流程过后,轩辕青锋呼出一口气。

    “为什么选他?”轩辕忍不住发问。

    “他天赋确实比你要强,在剑道上是个奇才!”陈俊缓缓将草药膏药放入箱子里,轻笑说着,“我与黄龙士在下一盘名为‘天下’的棋局,看看最后鹿死谁手,我做棋手的话,你,徐凤年,还有温华都是我的棋子。

    若说我有意护持北凉问鼎中原,徐凤年在庙堂称帝王的话,那你就是这个江湖的主宰,温华则是青云门的掌门,把诛仙剑传承下去的人!”

    轩辕青锋立刻道:“弟子宁愿与温华交换!”

    “你不当一袭紫衣统摄江湖的武林盟主?不将轩辕世家光大为天下第一世家?”

    轩辕青锋沉默下去,陈俊笑道,“好意我心领了。不遭人妒是庸才,争强好胜对你不是坏事,完成你自己心愿就好?!?

    “可先生,那臭小子厮混市井,油嘴滑舌完全就担当不了你的大任?!?

    陈俊一笑置之。

    轩辕青锋无奈,不仅如此,后面几日更是见到先生下车亲自教导那臭小子,她都没这待遇。

    “先生,你说教我两?;拐婢徒涛伊浇??”温华摸摸头,嬉皮笑脸道,“都当了你徒弟,要不再教两招!”

    “不用,有这两招够你横行天下了。若是你能悟出自己的第三剑,已经接近我了?!?

    “这么厉害?先生剑法有多高,哦对了,问个问题,先生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温华很有话唠潜质,喋喋不休问一大堆。

    “陈??!”

    “以后遇上对手你打赢了可以把我的名字说出来,若是输了,打死也不要,否则的隔着上万里我都要清理门户?!?

    “我滴个乖乖,先生有那长的手?!?

    温华像是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还是大大咧咧玩笑的样子,把轩辕青锋气得够呛。

    她很好奇,若知道先生是武评第二的剑神,温华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

    二愣子就是二愣子。

    “对了,先生这两剑招叫做什么名字?”

    陈俊依靠在马车外,平淡说:“横剑叫‘道’,纵剑叫‘理’,天下任何剑法都逃不过纵与横,世间一切事情也离不开‘道理’,练成这两招后,你可以用你的道理说服别人?!?

    “那练不成呢?”

    “练不成就不用讲道理!”

    “哦,对了.....”

    “滚!”

    “给我好好练剑,围绕马车跑十圈.....”

    **

    酒肆客栈。

    淮河两岸依旧是明媚的风景,游人如织,佳人才子相伴泛舟,好不诗情画意,连酒肆都生意繁忙。

    只有呵呵姑娘笑呵呵,她身边一个老头怅然一叹,“迟了一步,来晚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