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當魏瑩成為聯合站的正式職工,并且分配了宿舍之后,

    她便開始扎根聯合站,工作了。

    汪丹紅作為魏瑩的臨時師傅,她更是非常認真和仔細的,教著魏瑩學習,記量崗的工作。

    而且,魏瑩也很給力,她花了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就徹底掌握了,記量崗的所有工作。

    就這樣,魏瑩從一名,只能跟著師傅上班的集輸小班,成長為了一名,可以獨立頂崗的集輸女工。

    這天晚上,當魏瑩和汪丹紅,上夜班的時候,

    魏瑩突然間發現,侯北來有管線的壓力,迅速的降低。

    于是魏,瑩便叫醒了,旁邊趴在桌子上睡覺的汪丹紅。

    汪丹紅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她看著魏瑩,說道:

    “魏瑩,怎么了?”

    魏瑩看著電腦上,侯北來有管線的壓力,然后對汪丹紅,說道:

    “汪丹紅,你看,侯北來油管線的壓力,突然降低,會不會是管線,破損了啊……”

    聞言,汪丹紅立刻清醒了,

    她趕忙拿上手電,對魏瑩說道:

    “不行,魏瑩,咱們得趕忙去計量間里面,巡查了……要是,真的出現管線破損的話,那么,咱們就必須第一時間,報告值班領導……否則,一旦原油從計量間里面,涌出來,然后再從聯合站門口,流出去,進入下面的沿河的話,那么后果,不堪設想……”

    當魏瑩聽到,后果這么嚴重的時候,她更是三步并作兩步,大步流星的朝不遠處的計量間跑去。

    只見,當魏瑩和汪丹紅,來到計量間門口的時候,

    她們驚訝的看到,計量間整個房間的地板下面,如噴泉一樣,往出冒著原油。

    看著眼前的一幕,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景的魏瑩,驚訝無比的,說道:

    “我去,這是咋回事兒?好好的計量間地板下面,怎么會往出冒原油?”

    汪丹紅一邊退出計量間,一邊拽著魏瑩的衣服,往出走,說道:

    “一定是埋在計量間下面的輸油總管線破了……不然的話,原油也不可能這么大一股子,從地下給冒出來……”

    當魏瑩和汪丹紅,退出計量間之后,

    汪丹紅以最快的速度,將計量間的大門給關上,然后指著不遠處,堆放在草地上的沙袋,對魏瑩說道:

    “魏瑩,你趕緊給大班打電話,讓大班下來,將那些沙袋,抱著堆放在計量間門口,以阻止這些原油,涌出去……”

    在采油隊上,小班全部是女工,

    大班,全部是男工。

    因為,沙袋比較重,

    所以,汪丹紅覺得,魏瑩扛不動,

    她便讓魏瑩打電話,通知大班下來,搶險……

    話畢,汪丹紅就撥通了,聯合站站長茍嘉江的電話,說道:

    “茍站長,不好了,計量間地板下面的輸油總干線,破損……原油正從計量間下面,往出冒呢,你帶領大班,趕緊下來搶險……”

    當茍嘉江接到電話之后,他便趕忙穿上衣服,一邊從床上爬起來,一邊對汪丹紅,說道:

    “汪丹紅,今天晚上的值班領導,是副隊長姚小平,你趕緊去通知副隊長姚小平,讓她先過來,給你們幫忙……”

    當汪丹紅掛了電話之后,她就準備去叫值班領導姚小平。

    可是,還沒等汪丹紅走到房間門口,

    她驚訝地發現,魏瑩竟然將那十幾袋子沙子,扛過來,堆放在了計量間門口。

    不由得,汪丹紅驚訝無比的看著魏瑩,說道:

    “魏瑩,你也太厲害了吧,竟然把男人干的活,自己都給干了……”

    當魏瑩將十幾袋子,重達100斤的沙子,堆放在計量間門口之后,

    她一邊擦著額頭的汗水,一邊對汪丹紅,說道:

    “這不算啥,我們在鉆井隊上干活的時候,如果出現井漏,我們配泥漿,一次可要配幾十噸呢……”

    聽著魏瑩的話,汪丹紅再次對魏瑩刮目相看,

    她沒有想到,魏瑩一個弱女子,干起活來,竟然比男人還給力。

    緊接著,汪丹紅又帶著魏瑩,來到了圍墻后面的總機關閥門跟前。

    只見,魏瑩指著眼前5個大閥門,然后非常頭疼的,對魏瑩說道:

    “魏瑩,我們現在必須,想方設法將這5個大閥門,全部給關死,這樣子,才能夠阻止山上的原油,繼續往下輸……”

    說著,汪丹紅就使出吃奶的力氣,開始關,第1個大閥門。

    而當魏瑩看到,汪丹紅關閥門,非常吃力的時候,

    她便上前一步,使勁關起了閥門,然后對汪丹紅,說道:

    “汪丹紅姐,這5個大閥門,就交給我來關閉了,你現在,趕緊去值班室打電話,通知上游站點,讓她們停輸……不然的話,要是我們直接將閥門給關閉的話,肯定會把人家山上的轉油泵,給憋停的……”

    而當汪丹紅聽到,魏瑩一個人,既然要關眼前5個大閥門的時候,

    她感覺不可能的,說道:

    “魏瑩,你不知道,這5個大閥門,特別的死,平時,男人都搬不動的,你一個女人,怎么可能將這5個大閥門,全部給關死呢……”

    只見,當魏瑩使出很大的力氣,關了一個大閥門之后,

    她便朝不遠處的工具間沖去,說道:

    “我現在就去工具間,拿大管鉗和長翹杠……只要,在大管鉗和長撬杠的幫助之下,我肯定能夠將眼前的5個大閥門,全部給關死的……”

    當汪丹紅看到,魏瑩朝不遠處的工具間,沖去的時候,

    她便趕忙回到了值班室,然后電話通知上游站點,停輸……

    只見,當魏瑩從工具間里面,找到大管鉗和長效杠之后,她便將兩個工具扛了起來。

    就這樣,魏瑩左肩膀上,扛著大管鉗,右肩膀上扛著大翹杠,朝圍墻外面的總機關5個大閥門沖去……

    當魏瑩沖到5個大閥門跟前之后,她便先使用大管鉗關閥門……

    當魏瑩看到,大管錢都沒法將眼前的大閥門,給關死之后,

    她才使用長翹杠,借助杠桿原理,以最快的速度,將眼前的5個大閥門,全部給關死……

    只見,當魏瑩將圍墻外面,總機關5個大閥門,全部關死之后,

    計量間里面,往出冒的原油,立刻停止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站長茍嘉江帶領著大班員工,沖了下來。

    茍嘉江站在不遠處,他指揮著大班員工,說道:

    “張建,陳永成,你們兩個去圍墻外面的總機關,將那5個大閥門,全部關閉……王軍峰,胡勇紅,你們兩個人,將草地上的沙袋,扛到計量間門口,將大門給堵住,不要讓原油流出來……王金剛,李金剛,你們兩個人去庫房,拿鐵鍬,油帶子,馬勺,我們清理現場……”

    只見,當茍嘉江指揮完了,大班員工之后,他便拿起電話,給調度室匯報情況。

    這時,當陳永成和張建,沖到圍墻外面,總機關大閥門跟前的時候,

    他們兩人驚訝地發現,5個大閥門,竟然全部被關閉了?

    頂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