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冒儿村所有乡亲都知道大头和王二被抓了,闹得沸沸扬扬。

    “他们不是去城里卖榛蘑了吗,咋还被人给抓了呢?”

    “俺听说犯了大错误才会被抓,他们该不会是偷了人家供销社东西吧?”

    “呸,大头和王二是哪种人吗?”

    “那你说是咋回事,咋好好的就给人抓了?”

    “这……这卖榛蘑去供销社不是知青提出来了吗,现在出了事就该找他们!”

    村里人说着说着就把矛头对准了知青,村支书也马上把人全都叫到了一起。

    艾米扫了大伙儿一眼,就猜到大概是怎么回事。

    周逸泽显然没想那么多,直愣愣地问:“老支书,这是怎么了?”

    村支书还没说话,王二媳妇儿就破口大骂:“都是你们这群扫把星说啥把榛蘑卖到供销社去,这下好了吧,被人说是投机倒把给抓起来了!”

    “投机倒把?卖东西去供销社是符合规定的,怎么能算是投机倒把呢,婶儿,你是不是听错了?”

    周逸泽急着开解道,王二媳妇儿却根本就听不进去,扯着嗓子劈头盖脸一顿骂,把知青们的祖宗十八代全都给问候了个遍。

    “俺一开始就说你们不安好心,现在证明俺果然没猜错吧?俺们冒儿村规规矩矩了这么多年,结果被你们鼓捣着被做了犯法的事,俺就说你们怎么不闹着去卖榛蘑呢,原来就是故意害俺们??!”

    “还说啥知青和俺们是一家人,俺呸,屁的一家人?!?

    “你们没粮食了俺们好心收留你们,给你们吃给你们住,结果你们呢,个个都是白眼儿狼,居然还害人!”

    村里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挥着拳头就想打人。

    周逸泽也没想到只不过是卖个榛蘑,而且还是村里人非闹着不让他们去自个儿拿去县城的,结果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都没反应过来,其他人就更不可能反应过来了,一下子都无话可说。

    村里人看了就觉得他们是被说中了心虚,闹得更厉害了。

    艾米看了村支书一眼,见他叭着烟不想管的样子,就知道因为这事儿他也对知青有意见了。

    没办法,她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大家伙儿都先冷静,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人给接回来?!?

    “说得好听,都给抓进去了能那么简单就接回来吗?俺不管,这事都怪你们,必须你们给解决?!?

    “对,你们做的你们解决!”

    艾米被大伙儿吵吵得脑仁儿疼,好不容易才等他们说累了声音小点了,才继续说话。

    “大家放心,把榛蘑卖去供销社这件事肯定不是投机倒把,因为之前我在供销社去买粮食的时候,也看见不少人拿了鸡蛋那些去卖。

    所以,卖榛蘑肯定也是可以的,现在我们必须先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把人给弄回来,而不是在这里闹内讧?!?

    说完,她就转过头问村支书:“老支书,他们被人抓起来的消息是谁来告诉你的,他人还在吗?”

    村支书这个时候心里不待见知青,但都被点名了也不能真的假装没听见,所以就叭了口烟,指了指旁边站着的一个年轻男人。

    “喏,是隔壁村的大壮说的?!?

    艾米点了点头,看向大壮。

    “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壮没有急着走本来只是想看热闹,没想到被艾米逮住了。

    没办法,他只好一五一十把大头和王二在供销社门口干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后来那个大妹子觉得他们闹得太厉害,就让人请了治安小组的人过去,然后他们就被抓走了?!?

    大壮是唯一一个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的人,所以他的话一说完,村里人也不敢闹了,村支书脸也被臊得发烫。

    他本来以为大头和王二被抓,是因为卖榛蘑不行,所以才端着想给知青一些脸色瞧瞧。

    结果没想到居然他们自个儿不争气瞎闹腾。

    “咳咳,那些人带他们走的时候咋说的,说要俺们干啥?”

    大壮无奈地看了村支书一样。

    “老叔,俺不是一进屋就说了吗,人家要你给开证明,证明他们是冒儿村的人,而且要给他们做担保,保证他们是好人,这样才肯放人?!?

    艾米闻言多看了村支书一眼。

    唐小红更是没脑子地脱口说道:“原来老支书早就知道该怎么办了啊,那为什么还把我们知青叫过来训话,而不是直接开证明去把人给接回来呢?”

    这个想法大家心里都有,但也就她想都不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艾米无语地移开目光,不想再说唐小红啥了。

    村支书这个时候本来就臊得慌,还被唐小红这个硬生生地给怼了一句,气得冷哼一声。

    “咋了,这事儿难道不是因为你们知青吗?”

    “可这次又不是我们逼着他们去的,你们之前还想偷偷把我们知青丢开呢,那个时候怎么不说卖榛蘑的事是我们提出来的?”

    唐小红完全没意识到她说错了话,竟然还再和村支书两个对着干。

    村支书的脸黑成了锅底灰,转身飞快写好了两张证明,然后把纸往周逸泽手里一塞。

    “证明俺写了,人得你们知青去接?!?

    唐小红还想说话,被张慧狠狠瞪了一眼。

    “不会说话就别说,没人当你是哑巴?!?

    唐小红委屈巴巴地看了她一眼,根本不知道她哪里做错了。

    “本来就是嘛,他们说得好听,最开始还不是想偷偷去卖榛蘑,把这件事和我们撇开关系?

    现在好了,出了事就找我们了,功劳倒是从来不想着我们?!?

    她嘀嘀咕咕地说着,又被张慧给掐了一把。

    “没看本来老支书都能去解决的,现在全丢给我们知青了吗?你要是再说两句,到时候所有的麻烦全都要落到我们头上?!?

    唐小红被她这么一提醒,才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赶紧捂住嘴巴。

    但是,现在去县城接人的事已经被丢给知青了。

    不仅如此,村支书还开口说:“之前俺们都说好了,卖榛蘑这事是大家一起想的主意,第一次乡亲们去,第二次就知青去,大家轮流来办?!?

    “这次既然我们村儿的人没办好,那就让你们来吧,你们读过书,有文化,肯定能卖出去?!?

    颜小溪一听就急了,忙叫了一声:“爸,你这是说什么呢?人家说了,县城供销社不收榛蘑?!?

    “是啊老支书,俺们知道你心里着急上火,但供销社都说不要了,要是俺们再拿去卖,说不准又会被当成闹事的,到时候咱们冒儿村全都要跟着挨批评呢?!?

    “李婶儿说得对,俺看还是先去城里把人接回来吧?!?

    村支书本来就是被唐小红的话气昏了头,这个时候被人一说也知道那想法不现实,就想顺势改口。

    但这个时候艾米却突然站了出来。

    “只是县里供销社说不收,我想肯定是因为附近几个村里都产榛蘑,所以大家都不需要去供销社买,所以才不收的?!?

    “但是大城市就不一样了,他们离山远,可能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要是拿去大城市买肯定能买掉?!?

    村支书深深看了她一眼,“万一大城市也不要呢?而且俺们村里大城市可远了,谁乐意耽搁这功夫?”

    艾米之前和明珂说过这件事之后,就一直在做主内,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所以也没慌神。

    她不急不缓地回答道:“我知道去大城市远,要花不少时间和路费。但是之前大家伙儿想着要卖榛蘑,所以家家户户都囤了不少,大队上面也攒了不少?!?

    “那么多榛蘑吃肯定是吃不完的,如果不及时卖出去说不定还会被耗子祸害了?!?

    “所以我愿意去大城市卖榛蘑,要是没卖出去的话来来回回的路费我就自己掏成不成?”

    艾米根本就不缺钱,她要的是去大城市走走看看,好弄清楚现在外头是什么风向。

    而且冒儿村实在是太偏了,她就算有那么大一个超市,除了填饱肚子外也没能派上什么大用场,这让她觉得很浪费。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村支书想着大队囤的几大口袋榛蘑,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儿,但还是答应了。

    “小米同志是好样的,勇于为乡亲们服务,还有谁愿意一起去的?”

    要是这话放在以前问,所有人都会争抢着举手。

    但是现在王二和大头刚因为卖榛蘑被抓了,所有人心里都犯嘀咕,谁还愿意趟这浑水?

    周逸泽倒是想帮忙,但是颜小溪却低声劝道:“你是小组长,乡亲们和知青的矛盾全都靠你来调节,要是你走了到时候村里肯定会闹出大事?!?

    周逸泽看了知青们一眼,虽然不放心,但也不敢让艾米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

    “老支书,我愿意去?!?

    最终他还是举了手,但是老支书却狠狠皱了皱眉。

    “小周啊,谁都可以去,就是你不行。再说了,其他知青也不会同意的是不?”

    “对啊组长,你要是走了我们可怎么办???”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