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猪仙参的刺激,后面的野猪清醒过来,看到先驱者的惨状,齐齐吓了一跳,“嗷嗷”叫着四散开去。

    “它们跑了,好可惜~”

    “哦~”安哥儿在秋娘怀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婴儿专用语。

    秋娘本来想说自己不害怕,但竹竿落下去,一抹刺目的鲜红出现在眼里,还是本能的转过头去,正好看到慌乱逃跑的其余野猪。

    “没关系,有这两头就足够,我们需要先试做,用不了多少猪油?!?

    “哦?!鼻锬锊惶靼椎牡愕阃?。

    苏渝婉把秋娘母子抱下树,让两人走在前面,自己则轻轻一手拎起一只野猪跟在后面。

    秋娘回头看到这一幕,虽然知道苏渝婉力气大,依旧震惊。

    不过有个问题她有些不解“婆婆,你为什么不把它们放进你的空间里呢,那样不是方便很多吗?”

    “这两头野猪这么大,取了肥肉剩余的部分你也吃不完,多余的瘦肉可以做成肉干拿出去售卖,也是一笔进项??墒俏野岩爸硎战占?,别人就不会知道我们家的肉是从哪里来,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就会引起别人关注,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上个世界,被誉为‘镇国之宝’的杨好活到九十八岁在睡梦中安然离世,他死的时候,举国默哀,他带领的研究所获得了五百多项科学专利,为祖国获得巨大荣誉。

    杨好死后,苏渝婉就发现玉佩空间获得极大扩展,直接从一立方米扩展到三百立方米,简直是质的飞跃。

    她同时发现空间里的时间是静止的,东西放进去什么样子,拿出来还是什么样子,液体之类也不会流的到处都是,污染旁边的东西。

    这样子的玉佩空间对一个正常人来说绝对是发家致富的大宝贝,可惜对于苏渝婉来说用处不大,只能用来辅助玉佩主人。

    “是秋娘莽撞了,还是婆婆你思虑周全?!?

    把野猪拎下山,放在之前准备好的平板车上,推回城。

    为了不过分引人注目,苏渝婉在野猪身上遮了一层油布。

    走到小院所在的白石街,邻居郝大娘在自家院门口带孙子,看到两人推着车,好奇的问“你们祖孙两买什么好东西呢,这么多?!?

    说着一点都不客气的掀开油布。

    “天啊,这么大两头野猪?!焙麓竽镎鹁目醋帕酵贩首车囊爸?,眼睛里露出贪婪之色。

    心里嘀咕两头野猪那么多肉,这祖孙俩肯定吃不完,自己作为邻居,就该义不容辞替她们分担一些。

    想到这里,郝大娘自己孙子都顾不得了,换上热情无比的笑“苏妹子...”

    苏渝婉都不需要看她,就能感受到她身上那种贪婪的情绪。

    但是,想占她便宜?不存在的。

    懒得开中门把平板车推进去,干脆一手一只拎进院子。

    末了又把平板车竖起来拎了进去。

    完了,拍拍手看向郝大娘“郝大嫂,你刚刚想说什么?!?

    郝大娘看得目瞪口呆,刚刚的心思哪里还敢出口,忙摆手“没...没什么,就是想夸你好生厉害,哈哈...哈哈。我还想起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

    说完忙抱起孙子回了自家院子。

    秋娘看着郝大娘的背影抿嘴笑“婆婆确实好生厉害?!?

    苏渝婉点点头“我厉害的还在后头呢?!?

    秋娘以为苏渝婉说自己本事高,赞同的点点头,还低下头问怀里的孩子“安哥儿,你是不是也觉得婆婆很厉害?”

    “啊~哦~”安哥儿兀自嗦着背带的一角嗦的开心,根本不理会自己亲娘毫无营养的问题。

    关上院门,苏渝婉就开始给猪剥皮,她速度很快,不多时就给两头野猪脱了一层衣服。

    剥皮后剖开清理内脏。

    秋娘从未见过如此血淋淋的场景,胃里极不舒服,但还是把安哥儿放在屋里,强迫自己出去帮忙。

    秋娘明白苏渝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她没道理什么都不做而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份好意。

    “婆婆,我能做什么,你尽管吩咐,即便不会,我也可以学?!?

    “行,去烧一锅热水,把这些内脏洗干净?!?

    热水很快烧好倒入大木盆里,先清洗相对干净易洗的肝脏、猪肾等。

    摸着柔软有弹性的猪肝,秋娘终于忍不住吐了。

    看着娇娇嫩嫩的漂亮小姑娘苍白着脸,苏渝婉有些不忍心“要不你进去带安哥儿,这些东西放着,等会我来处理?!?

    直到什么都吐不出来,秋娘才站起身,脸色更白了。

    摇摇头,再次走回木盆旁边,坚定道“婆婆,我可以的?!?

    苏渝婉没在说什么,继续分割这手里的猪肉。

    她分割的很细,肥肉、瘦肉、骨头全部细细分开。

    等她把两头猪分割完,秋娘才洗到猪大肠,洗一会就去旁边吐一会。

    有时还需要去给安哥儿喂奶。

    苏渝婉要帮忙,结果还被拒绝了。

    苏渝婉摇摇头,由着秋娘去了。

    等秋娘把两副内脏清洗干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秋娘站起身,整个人都晃了一下。

    第二天两人又去城外农户家里收了很多草木灰回来。

    “婆婆,接下来做什么?”

    “制作碱液?!?

    将草木灰倒入大木桶中,倒入冷却的开水静置几天,过滤后即可获得初步的碱液。

    然后两人又将猪油熬了出来。

    中间等待的时间里,苏渝婉教秋娘怎么把有些臊的野猪肉做成美味的肉干。

    因为时空的差异性,有些调味料没有,不过好在都找到了差不多的替代品。

    做了五香和麻辣两种口味。

    苏渝婉教了一遍,剩余的都是秋娘制作的。

    味道嘛,比苏渝婉做的更好,毕竟苏渝婉以前也没做过,都是照着记忆中翻出来的方子做的。

    “婆婆,这也太好吃了吧?!?

    秋娘咬着一根五香味的肉干,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肉干软硬适中又有嚼劲,入口一股从未吃过的浓香,浓香之后是猪肉的醇厚,带着恰到好处的甜味,令人回味无穷。

    换成麻辣味的,同样让她爱不释口。

    看着眼前几大筲箕的肉干,秋娘很想说:婆婆干脆别卖了,都留着自己吃吧。百镀一下“变成随身老奶奶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