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德元年(公元664年),夏六月二十,辰时四刻。

    两个月的假期,完美和谐度过,武康收获颇丰。首先夫妻关系,有了质的提升,两口子形影不离。不是诵经礼佛,就是逛街郊游,媳妇脸上的笑容,比以往多了很多。

    单独相处之时,恢复少女本性,感觉时光倒流,回到相识之初。与闹闹亲密度,也是突飞猛进,陪她读书习字,陪她跳舞斗鸡。李贤苦读期间,成了她心目中,完美的替代品。

    唯一的遗憾是,与二丫的关系,依旧不见破冰,甚至惹她发火。原因十分搞笑,二丫身份特殊,是李九的亲外甥,皇后的亲侄女。京城豪门大族,朝堂文武百官,很多上门提亲。

    武康来者不拒,带着二丫出席,会面对方父子。如此久而久之,闺女发了脾气,直接闭门不出。媳妇悄悄劝说,咱二丫才九岁,你却着急定亲。她必然会伤心,以为你讨厌她,想早些嫁出去。

    肠子都悔青了,痛定思痛后,先诚挚的道歉,再提笔写对联。上联曰:定亲求娶请走他路,下联曰:入赘本府六年后来,横批:我只招赘。吩咐亲卫部曲,贴在正门两侧,谢绝定亲拜访。

    只是没有想到,沦为京城笑柄,武将军的文才,惨被书生吐槽。好事者来参观,闹的满城风雨,惊动杨炯大佬。不愧初唐四杰,稍微改动下,秒变高大上:升官发财请走他路,行贿送赂莫入此门。

    武康都懵了,拿出十两银,打发走杨炯。格老子的,断我财路,居心不良?;固隙粤?,新的卷起来,送给袁公瑜。老袁当场高潮,马上吩咐仆人,贴在大门两边。身为司宪大夫,此对联的内容,堪称量身定做。

    假期结束前,带着二闺女,去拜昭陵新城墓,悼念逝去的爱人。父女俩都缄默,静静坐在祠堂,缅怀两个时辰。二丫望着灵位,没有丝毫悲伤,仿佛墓中之人,与她素昧平生。如此怪异表现,让他万分揪心。

    回到长安城,找司列衙门销假,交送李九的诏书。领取临时任命,正式开始上班,工作暂时很轻松。左奉辰的侍卫,在万年宫护驾,只剩下三十人。配合右奉辰卫,巡逻西内宫苑,安排工作就行。

    武康来到卫所,千牛备身李洋,召集全部侍卫,召开简单晨会。所有千牛备身,都去陪皇伴驾,唯独留下李洋。此乃政治信号,代表着李义府,彻底失去圣眷,并且连累后代。

    留下来的卫士,大多是生面孔,互相介绍认识。武康简单训话,安排巡逻任务,交代注意事项。众多新面孔中,备身侍卫权毅,让他感到熟悉,好像在哪听过。特意查阅资料,越发觉的熟悉,就是想不起来。

    秦州略阳县人,即甘肃天水市,今年才十七岁。出身陇西权氏,与陇西李氏皇族,关系十分亲近,历有通婚习俗。正因这个原因,他能入左奉辰卫,宿卫皇宫大内。

    其实左右奉辰卫,是官二代的集聚地,是大唐干部学院。左奉辰大将军,在武康眼中,是二代头目。所有千牛卫士,都是官家子弟。先在这里镀金,如果表现的好,可以外放做官。

    千牛备身杨再思,升任司列员外郎,备身左右崔知温,升任灵州司马。就连宰相上官仪,也把上官庭芝,搞成千牛备身。历练几年后,就能堂而皇之,出任朝廷要职。

    处理完奉辰事务,离开左奉辰卫所,直接赶往东宫,完成入职工作。身上背的官职,有检校左羽林大将军,知右羽林训练事,检校右崇掖卫率府。此刻左右羽林军,都在万年宫护驾,没必要去北衙。

    右崇掖卫率府,本是右监门率府,龙朔二年更名。隶属太子十率,官署称为率府,最高长官称率,官级正四品上。类似左右监门卫,镇守东宫诸门,就是门卫大爷。

    嘉福门进东宫,右崇掖鱼符开路,一路畅通无阻。来到右崇掖率府,鱼符交给副率,出具兵部公文。左右两个副率,官级从四品上,按规矩比对鱼符。确定手续正常,召集率府官员,开入职见面会。

    整个率府机构,设置两位副率,一名率府长史,官级正七品上。录事参军一人,官级正九品上;兵曹参军一人,兼任仓曹参军,胄曹参军一人,官级正九品下。监门直长,七十八人,从七品下。

    就这么多官员,其余是流外官,包括录事、掌故等。众多监门直长,负责驻守各门,登记出入人员,检查器物财物。右副率许元节,介绍众人认识,其中率府长史,因病重而卸任,职位暂时空缺。

    武康记住他们,作最后的总结:“左奉辰大将军武康,在接下来的日子,检校右崇掖率府,是本府最高长官。相逢即是有缘,希望精诚合作,共同履行职责,做好监门工作?!?

    略微停顿,扫视众人,和颜悦色:“我这人很随和,你们若有困难,无论公事私事,都可找我交谈。我会竭尽全力,帮助解决问题。其他不再多说,各自回岗位吧,等下我会巡视?!?

    众人应诺离开,武康在办公室,与俩副率交谈。大概半个时辰,独自离开率府,溜达东宫诸门,检查记录工作。东宫官署甚多,有左右春坊,詹事府等等,完全没有兴趣。

    官员也有很多,只对两人感兴趣,太子少师许敬宗,太子宾客杨思俭。敬宗是老朋友,思俭是杨家人,媚娘的远房表兄。他的女儿杨氏,会制造宫廷丑闻,牵连太子和敏之。

    走到嘉德门外,背后有人行礼,武康转身观瞧,是兵曹参军岑风。他脸色很纠结,好像有话要说,一直难以启齿。大概半刻钟,红着脸小声说:“属下见过武率,求你借三百贯,两年内必还清?!?

    武康觉得稀奇,我们首次见面,你就提出借钱,貌似不合适吧。岑风更尴尬,头垂的更低:“属下曾经任职,新城公主家令。后来公主薨逝,承蒙圣人不弃,授右崇掖参军?!?

    所谓公主家令,掌公主家诸事,官级从七品下。武康仔细回忆,渐渐有了印象,于是和颜悦色:“我想起来了,新城家的老人,她提起过你。三百贯铜钱,不是小数目,可以借给你。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说完迈开脚步,走进旁边凉亭,岑风快步跟上,神色颇为激动:“就在三天之前,右奉裕率府长史,突然登门造访。让我拿四百贯,授我本率府长史。他言带威胁,我不敢拒绝,经多方筹借,还差三百贯?!?

    武康眯起眼,左右奉裕率府,类似左右奉辰卫,隶属太子十率。如果记忆不差,右奉裕率府长史,是李猫的次子李洽。他们真的穷疯了,小小的七品长史,敢强卖四百贯,不怕遭雷劈吗?

    岑风委屈异常,眼里噙着泪花:“我已年过花甲,早想辞官回家,却惹上这通事。李家强卖官职,属下走投无路,还有全家老小,不敢得罪他们。听闻武率重情,所以豁出老脸,开口求你帮助?!?

    武康沉吟片刻,摆出柔和笑脸:“你照顾新城母女,我肯定会帮忙,地址放我桌上,明天午时送钱?;骨掌诓幌?,但必须打欠条,写明借钱原因。老先生要明白,这个借钱原因,要求最真实的?!?

    此言一出,岑风震惊,依稀想到什么,老脸满是纠结。不知过了多久,咬着牙点点头,再次行礼告辞。走到嘉德门边,突然鞠躬到底,态度毕恭毕敬。不到半分钟,门内走出队伍,足有三十多人。

    看他们的打扮,是太子千牛卫,隶属奉裕率府,全部持刀配箭。四名副率引路,走在最前面的,是皇太子李弘。武康赶紧过去,拱手行君臣礼:“右崇掖率武康,参加太子殿下?!?

    李弘十分兴奋,连说舅舅免礼,转身吩咐卫士:“你们都回去吧,由舅舅?;の?,没有任何问题。元士提着东西,随我一同前去,剩下的都回宫?!?

    众千牛和宫人,个个面露纠结,杵在原地不动。李弘也不生气,心平气和的说:“我是去掖庭宫,左奉辰大将军,亲自伴我同行,你们担心什么?告诉许少师,最多半个时辰,我不会超时的?!?

    又僵持半刻钟,小正太很坚决,副率面面相觑。最后无奈点头,来到武康身前,中年副率恭敬道:“劳烦武大将军,护卫太子殿下,我等在此等候。等到诸事结束,还要劳烦将军,亲送殿下回归?!?

    武康微笑点头,心里却在吐槽,瞧你们的德行,各个如丧考妣。难道你们以为,我想伺候他吗,没办法的事啊。李弘急不可耐,拉着舅舅离开。只带一个宦官,约莫三十多岁,手里拎着饭盒。

    走进通训门,进入大兴宫,李弘笑着问:“家中安好吧,舅母和闹闹,未有忧虑吧?;褂行忝妹?,现在怎么样,之前听阿母说,整天都不说话,现在好些了吗?”

    武康微笑回话:“感谢殿下关心,家中一切安好,相比刚凯旋时,二丫好了许多。只是臣很不解,殿下去掖庭何事?公公盒子里提的,应该是鸡肉汤吧?”

    李弘淘气眨眼,煞有介事道:“舅舅鼻子灵敏,里面就是鸡汤。为何去掖庭宫,舅舅心知肚明,不要明知故问?;褂性谒较吕?,也像阿母那样,称我弘儿即可?!?

    拉到吧好外甥,称呼你弘儿,你爹知道了,肯定训斥我。至于去掖庭,若所料不差,是给你姊送饭。义阳和宣城公主,是萧淑妃所生,其母宫斗失败,被囚禁在掖庭。

    你给她们送饭,确实心地善良,难怪李九称赞:太子仁孝,接待大臣,符合礼节,不曾有过失。媚娘提起他,也骄傲的很,说他宅心仁厚。万年宫会面时,姊弟俩拉家常,她还举例证明。

    太子率更令郭瑜,去年教授《左传》,读“芈商臣弑杀君王”时,李弘掩书叹息:此事臣子不忍听闻,圣贤的经典中,应记载好人好事,为什么记载这个?

    郭瑜回答说:孔子写《春秋》,善恶事都记载,褒善劝谏大众,贬恶告诫后世。书写芈商臣恶行,正是令其罪恶,能够遗臭万年。从而惊醒后世,让后人引以为戒。

    李弘仍不乐意,此事不忍听闻,要求学别的书。郭瑜无可奈何,停止讲学《春秋》,改教授《礼记》。媚娘滔滔不绝,说从去年开始,李弘命许敬宗,上官仪、杨思俭等,收集古今文章,编纂《瑶山玉彩》。

    武康不置可否,当时建议媚娘,如果有了机会,要向李弘学习。拉拢朝廷官员,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集合编书。他们锦衣玉食,难被金钱所动,对于青史留名,有很深的执念。

    集合他们编书,造福于读书人,就能青史留名。你给他们机会,他们自然感激,就会心生好感。媚娘瞠目结舌,点头表示受教,承诺若有时机,按康郎吩咐做。

    想到这里,不禁苦笑,薛氏倒武集团,已经露出獠牙。如果处理不好,咱们武家玩完,永远没机会喽。身后传来声音,打断他的遐想:“奴奴叫李元士,将军喊名儿吧,当不起公公的。奴奴兄长德官,伺候着皇后嘞?!?

    武康微笑点头,李德官的弟弟,肯定是自己人。嘉猷门入掖庭宫,李弘小声说道:“弘儿请问舅舅,每当军府集结,卫士逾期未到,会被军法处死吗?家人也会牵连,充官为奴为婢,还要抄没家产?”

    确实是这样,军法明确规定,卫士逾期未至,会被判处死刑,家人也会充官。武康点点头,实话实说道:“殿下说的对,逾期未到者,中途逃亡者,都会连坐家属?!?

    李弘突然叹气,放慢脚步说:“听上官相公说,卫士逾期未到,大都内有隐情。有的途遇山贼,有的渡河遭难,有的身负伤病。等等多种情形,实在值得同情,军法连坐亲属,未免太过苛刻?!?

    武康点点头,说的是实情,可惜没办法。来到宫人院,李弘小声说:“弘儿窃以为,大唐的军法,要兼顾实情。希望修订法律,逾期未至者,酌情以处理。免去连坐之罪,哪怕士兵逃亡,也不牵连家人?!?

    十一岁的娃娃,如此宅心仁厚,堪称难能可贵。能得李九喜爱,能得媚娘溺爱,是个听话孩子。如果他当皇帝,会是一代仁君??上硖逍槿?,会被病魔缠身,最终英年早逝。

    他至情至孝,若身体强健,不会有武则天。不过很可惜,历史没如果,武康柔声说:“殿下言之有理,法律不外人情,臣戎马生活七年,见的实在太多。不过修军法,需圣人首肯,臣鼓励殿下上疏?!?

    李弘停下脚步,表情十分兴奋:“舅舅鼓励上疏,那真是太好了,等看望了阿姊,我就起草奏疏?;骨刖司税锩?,整理具体事例,弘儿作为佐证。如果圣人同意,施恩天下万民,必被百姓敬仰?!?

    这个没法拒绝,武康点头答应,希望你的奏疏,能帮到你母亲。你爹那个混球,可能密谋废后,我是如履薄冰。因为我的到来,有了蝴蝶效应,历史会不会改变,心里真的没谱。

    曾经接触的人,除了新城以外,包括狄仁杰、张柬之,命运都改变了。唐书里的狄仁杰,没做过婺州刺史,任详刑丞的时间,也提前了很多年。此次废后风波,能不能挺过去,他无丝毫信心,更不敢掉以轻心。

    来到掖庭北院,舅甥在院外等待,等巡逻卫士来。毕竟两位公主,处于囚禁状态,如果接触外人,哪怕当今太子,也需侍卫在场。倘若出了差错,谁也担当不起。

    大概两刻钟后,巡逻侍卫来到,是左奉辰卫的,备身权毅带队。走进北院门,七拐八转后,来到小院落。宫人打开院门,李弘笑着喊话:“两位阿姊在吗,我来看你们了,带了药膳鸡汤?!?

    屋门出现白影,宣城公主提裙角,快步过来见礼。伸手接过食盒,紧紧抱在怀中,俏脸满是开心。义阳公主也出门,比妹妹稳重许多,落落大方行礼。姊弟没有生疏,李弘应该常来,真是个好孩子。

    武康过去见礼,她们虽然落难,仍有公主头衔,那是正一品爵位。义阳有些扭捏,还礼后小声说:“将军救命之恩,义阳没齿难忘。无力送出谢礼,只能铭记于心,日日为将军祈福?!?

    什么救命之恩,武康云里雾里,不知如何接话。得到李弘提醒,很快想了起来,不禁哑然失笑。那是显庆三年,她被鸡骨噎住,差点丢了小命。

    武康恰恰巡逻,海姆立克急救术,帮她吐出骨头。只是过程尴尬,从后面抱住她,分开她的双腿,双手挤压小腹。仔细算起来,她今年十六岁,难怪会害羞。

    想到这里,尴尬挠头,讪讪说道:“公主不必介怀,若非殿下提醒,臣也记不起来。当日确实逾礼,所以不敢居功,不求公主感激,只求公主原谅?!?

    义阳脸更红,垂头不说话,女儿态十足。李弘饶有兴趣,嘿嘿调笑道:“如果我没记错,阿姊二八年华,可以择驸马了。等阿爷回京,我上疏禀告,待寻觅良缘,阿姊风光大嫁?!?

    缺心眼的孩子,说的不叫人话。义阳羞不可耐,刹那落荒而逃,靓影跑进屋门。宣城也跑进门,探出脑袋嬉笑:“阿姊和我约定,我们共同出嫁,我今年才十四,所以再等几年?!?

    调皮笑脸消失,屋门也被关上,李弘满脸尬笑。武康嗤之以鼻,忽然想到什么,转身看向李弘,脸色十分严肃:“臣有事相求,还请殿下应允?!?

    李弘不明所以,迟疑不到十秒,点头表示应承。两人离开院子,示意众人等待,武康小声说:“圣驾回京后,你去劝皇后,解除公主囚禁。就说臣建议的,因为兹事体大,求她千万答应?!?

    短暂的沉默,李弘点殿头,武康会心笑。希望媚娘同意,增加李九好感,降低废后决心。多争取一分钟,我就多分胜算,此次废后?;?,只能用亲情化解...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