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夜玄当着乔卿的面被打了屁股,一张妍丽的脸登时变得色彩缤纷,“外公!”

    “怎么,还知道我是你外公?有你这么怀疑自家外公的?!”殷雷吹胡子瞪眼。

    君夜玄见到这样的殷雷,神色间一阵恍惚。

    他从出生起,就是所有亲人厌弃憎恶的对象,就连他的母亲都恨他。

    从懵懂无知到记事,没有人知道他有多渴望亲情。

    他多希望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多想相信自己的旧疾和他没有丝毫关系。

    可回忆起曾经的一些场景,君夜玄闭上眼不再想。

    乔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君夜玄,心弦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涩涩的疼。

    君夜玄睁开双眼后,眼底便是一片清明,周身的悲凉气息也在一瞬间散尽,让人疑似刚才只是一场幻觉。

    “是我太顾虑太多了,外公,我们走吧?!?

    结果他刚走一步,就被乔卿扯住了袖子。

    乔卿看着他,欲言又止。

    君夜玄和她相处那么久,自然知道她这是在担心自己。

    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没事?!?

    殷雷见状又炸了,“他是我亲外孙!我还能把他怎么样不成?!而且我这一把年纪了,干架干的过他嘛?!”

    君夜玄闻言一皱眉,“外公!”

    殷雷瞬间不说话了。

    穆景珩笑着道:“三哥,我跟你一起去?!?

    他这话说完,还怕殷雷不同意,谁知道对方闻言即点了点头,“你跟着也行,省的那女娃娃以为我要害亲外孙?!?

    说完,就事先走上楼,走两步,又回头道:“老徐,命人给这女娃娃和她哥哥准备房间,另外派人送小裳回去?!?

    徐勉道:“是?!?

    君夜玄和穆景珩跟着殷雷上楼后,徐勉先是命令一名女佣去收拾房间,又招来一名皇家卫队队员,“你去送送夏侯小姐?!?

    这名皇家卫队队员还未应声,夏侯裳就道:“不用麻烦了,我开了车过来的?!?

    说着她转身朝外走去,路过乔卿身旁时,开口问道:“乔小姐当真不让我替夜玄治病么?”

    乔卿没有说话,准确的来说是没搭理她。

    夏侯裳也不恼,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乔小姐能救他也就算了,你又不能救他,甚至连他的病因都看不出来,还不让别人替他治,是真的爱他,还是单纯的占有欲作祟?”

    说完,她不看乔卿是何面色,转身离开。

    戚屿森看着夏侯裳的背影,眉宇间闪过一丝戾气。

    随后将乔卿揽进怀里,“别急,慢慢来?!?

    乔卿伸手扒住戚屿森的肩头,“对于他的旧疾,哥哥也不知道么?”

    戚屿森闻言摇了摇头,“我只是知道一些他在华国的事情,对他来了夏国之后的经历并不清楚,他的旧疾也许是在这里染的?!?

    他话音一落,乔卿还没说话,一旁的徐勉就道:“戚大少,乔小姐,房间收拾好了,请随我来?!?

    ……

    楼上书房。

    君夜玄和穆景珩跟着殷雷进来以后,就开门见山的问道:“外公单独找我有什么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