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玄幻小说 > 刀碎青空 > 第一卷 乾都风云 第一章 大厦将倾
    大乾乾都,紫禁皇宫内。

    错落有致的殿群上,一层层的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骄阳下熠熠生辉。而群殿中央伫立着一座庄重而又厚重的大殿——天谕殿。

    大乾昌盛了太久了,这大陆的千年亦是大乾的千年。

    黄昏之战于五百年前,但大乾仍能艰难熬过,那段人族最黑暗的时光,这底蕴是不容小觑的!

    但物极必反,盛极必衰是必然的的?;苹璐笳街?,才初建国的大晋,初露峥嵘,历经几百年与大乾形成南晋北乾的对质局面。

    乾晋边境摩擦不断,大乾境内势力复杂,乱象丛生,国势犹如一只日落西山的巨虎与初露峥嵘的头狼较劲。

    夜幕将至,而天谕殿却明如白昼。

    “南晋小儿欺人太甚!大晋铁骑数次越过边界百丈原,视我大乾威严如无物,陛下臣请命,带兵出征,让大晋付出血的代价!”

    “陛下万万不可??!一旦发动战争,必要征发百万民夫,战乱一起,耕地荒废,十室九空,税负翻至五倍,这可是劳民伤财的战争??!”

    “那司大人,你的意思是,任由大晋骑在我们头上呼风唤雨,而我们只能忍气吞声不成?就是你答应,我座下的百万大乾儿郎可不答应!”

    “孙将军,我可没有这么说!微臣只是建议陛下切莫意气用事,要三思而后行啊,切莫让妖族钻了空子!”

    天谕殿殿内“彻上明造”绘以彩饰,内陈龙椅、屏风,两侧有熏炉、香亭、烛台一堂。如此富丽堂皇的装饰,但也因喋喋不休的争吵,使殿内气氛增添几分浮躁。

    “行了!都闭嘴!”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宝座上传来。

    龙椅上坐着眉头紧皱,身着九龙黄袍的大乾天子。

    当今的大乾天子十分中庸,既不算开明,也不昏庸到一无是处,虽无大功,亦无大过。

    此刻的他,不停揉着发酸的眉心,目光犹豫地看着玉阶下的群臣们。大乾天子明白,朝中主战与主和派的争论,愈发激烈。但随着他年事愈高,行事也愈发优柔寡断了。

    龙椅上的大乾天子,沉着面色,眼神不断切换着明暗。是战!还是绥靖!

    “嗖!”

    突然,天谕殿内乍现一栩栩如生的冰凤,身上的道道羽毛,犹如道道凌厉的剑光乍现,撕裂空气,飞过玉阶下的诸卿,直直的冲向龙椅之上!

    这突如其来的冰凤,悄无声息,散发着恐怖的剑道气息。令群臣只觉得眼前一花,丝毫没有反应的机会,眼睁睁的看着它击向了天子。

    然而就在此时!

    这避无可避,挡无可挡!犹如九天下凡的冰凤,却被一只苍老且干枯的手,银针虚空一射,将冰凤击溃于龙椅之前,露出一柄冰蓝色长剑,寒气迸发,剑身戛然而止。

    被冰凤恍惚了心神的群臣,顿时回过神来,定睛看向龙椅上的大乾天子。只见一位手持银针的老太监,不知何时,悄然来到了龙椅前,为天子挡下这身前必杀的一剑。

    “嗖!”

    此剑骤然疾退!退回至一双修长白皙的手中,天谕殿内不知何时出现了,身着暗红色的夜行服的男子,妖异俊美的脸庞被暗红色面巾遮住,只露出那双比女子还好看的眉眼。

    龙椅上的大乾天子,虽脸色有些苍白,但神情还算平静。大乾一千年国史从未有过天谕殿行刺的这般前例,但容不得他细想,追魂夺命的第二剑悄然已至!

    天谕殿的温度急剧下降,片片雪花飘零,每道雪花夹杂着凌冽的剑意。一道寒光闪现,红衣刺客再度出剑。

    老太监连忙招架,双手化爪,运起全身真气震散了暗红衣男子的剑光,夺身向男子略去,男子抽?;氐?。

    “锵”

    老太监的双爪狠狠撞上长剑,擦出了星星点点般火花,也强行把刺客逼退了。

    “救驾!有刺客!”这时群臣也反应过来,纷纷向前与老太监一起,将刺客围住,势必要将这恶胆包天的刺客手刃于此。

    在众人合力围攻之下,渐渐的,刺客的出剑越来越缓慢,难以招架众人的攻势。而就在刺客将要被擒住时,他将压在舌下的丹药服入,只见浑身冰蓝色真气猛然一震,气势如虹的剑意,将老太监和群臣震开。

    “九转通天丹!”群臣瞠目失声道,九转通天丹天地间稀有的丹药,每一转在丹药上就显示一纹,纹路越多药效越强,其药效能在一定时间内将真气提升,但是在药效退却后,要付出气海丹田崩坏的代价。

    暗红衣刺客调动起自身精气神,冰蓝真气不停的宣泄,暗暗契合手中的冰凤古剑,挥出倾尽巅峰的一剑,直直射向了大乾天子。

    刺客这犹如九天之上的一剑,惊才艳艳,悄无声息,仿佛到达剑道的极致。而乾皇面色依旧木然,丝毫不做反应,但其双眸对这剑惊起了涟漪。

    就在此时,老太监闪身而出,用自己那枯瘦的身体,为他挡下此剑。飞剑穿胸而过,但剑柄卡停在了胸口,但凌厉的剑意,透过老太监身体,将其击退了几大步。

    “噗”老太监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神色十分苍白了,狠狠摔了出去。与此同时,一直平静的乾皇,大部踏出,他双手握拳,黄金色的天命真气涌出,化作一条五爪金龙,狠狠地击中刺客腹部,红衣刺客被拳击飞。

    “初入八境!”红衣清脆悦耳的声音惊讶道。

    暗红衣刺客知道事不可为,借着乾皇的拳劲抽身出天谕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乾皇看着刺客离去的背影,神色阴沉的可怕,刚刚破镜的他,根基还未稳固,贸然出手使体内的真气紊乱,弄不好还会跌境。

    “陛下,我等失职,请陛下责罚!”群臣匍匐。

    乾皇站起身子,神色铁青道?!把喜?!命四大武侯封锁乾都四门!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

    “遵旨!”

    ……

    “轰??!”

    雷声炸响,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紧接着大雨倾盆。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撑着一把残破的油纸伞,冒着暴雨,匆忙躲进荒弃的道观中。油纸伞根本无法抵挡狂风骤雨的侵蚀,满身雨水的少年,低头望着被打湿衣襟,不禁呐呐抱怨道。

    “这天气也忒怪了吧,这雨说下就下?!?

    随即,找出破道观中的荒草升起了火。这少年正是大乾边塞的小卒顾凡,这突如其来的暴雨,让顾凡措手不及,初临乾都的他,还未曾寻到落脚的客栈,便匆匆跑来这破道观来避雨。

    顾凡将淋湿的素白色长衫脱下,放在火堆上烘烤,自己则在一旁盘坐着。在火光照耀下,露出那壮硕的上身,肌肉匀称,线条优美,但却满身伤疤。长年在边境挣扎,与人斗,与妖斗,都是拿自身性命去博弈。伤疤本是戍边将士的荣誉的勋章,也是死里逃生的见证。

    柴火燃烧嘈杂声,道观外的雨滴坠落声,与火堆旁的顾凡在盘坐修行,形成了一幅和谐宁静的画面。但很快,这宁静就被打破了。

    突然一阵斗声从城门方向传来,惊醒盘坐中的顾凡,他双眼一睁,望向门外茫茫夜色中去。这荒弃的道观离乾都城墙有着一段不远的距离,但边境出身的顾凡习惯于时刻警戒周围环境,对周边的一草一木都有所警觉。

    打斗声愈来愈近,兵器碰撞的声音也愈发清晰。顾凡侧耳倾听,心中大致估摸,数十人包围着一人,他暗自想,被围攻这人也是武艺超群,自己应该在他手下也走不了几招。

    这时,打斗声戛然而止!

    顾凡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道观外传来清晰且又沉重的脚步声。

    “踏!踏踏!”

    顾凡按着身旁的刀,心中砰砰砰直跳,仿佛只要冰冷的刀才能给予自己些许的安全感。因为他知道,来的此人定是在数十人围攻下独活的人,此人的武艺境界一定远超自己,不知此人性情如何,是否是来灭口的。

    “嘎吱!”道观的大门被推开。

    一身暗红夜行服,右手拄着长剑撑地,左手捂着肩膀,脸上的蒙面巾也不见踪影,有着比女子还要好看的俊美脸庞,嘴角还有血渍。一双好看的双眸扫过道观内,很快与顾凡的眼神相对。

    四目相对,场面瞬间安静下来!仿佛空气都静止一般。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