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玄幻小说 > 刀碎青空 > 第一卷 乾都风云 第七章 藏剑斋
    白马过隙,三日转瞬即逝。

    今日,正是荣王府放前十榜单之日。荣王府门前聚集了很多才子文人观看放榜名单,演绎了一出众生百态,沮丧的,惋惜的,嫉妒的,兴奋的各具神态。

    众人一边在王府门口叽叽喳喳议论着,一边等候王府大门开启。

    “这文试第一是何人?”

    “名叫顾凡!但不知何许人也,此前在乾都乃至大乾从未听闻??!”

    “是??!从哪冒出来的?真邪门!”

    “为何选为文试第一,好想欣赏其诗作??!”

    “会不会是作弊??!”

    “不知!等开门后,进去一观便知?!?

    ……

    一夜无话。

    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雕花的木窗,洒落在顾凡脸上。上官剑棠轻轻地摇了摇顾凡,唤醒了还在与周公约会的顾凡,清脆且温柔的声音响起。

    “该起了!今日是王府文试放榜日,你我一同去看晋级榜单!”

    听闻上官剑棠的呼唤声,顾凡睫毛微动,半醒状态下坐起身子,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道。

    “早!”当顾凡第一眼看到上官剑棠时,便被惊艳到了,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你...你今日可是化妆了?为何这般花容月貌!”

    上官剑棠今日身着一件素白色的长锦裙,乌黑发亮的发丝高挽,发髻上插着一翡翠色的玉簪。面若桃红,粉光若膩,不施粉黛而面色如朝霞映雪。秋水明眸,皓齿如贝,柳眉???,宛如如月宫走出的仙姬一般。

    “何为化妆?”上官剑棠那双不大不小待着几分冷意的杏眼,略带疑惑地看向顾凡道。

    “额,就是使用些胭脂水粉?!?

    “方才镜台前,见面色极差,用了些许,你是否会觉得难看许多?”

    这是一道送命题!顾凡毫不犹豫地说道?!昂每?!比乾都里的花魁好看百倍!”

    “嗯?你见过乾都的花魁?怎知我有她谁好看?”

    顾凡面色一凝,心脏微微一跳,完了!呸!怎么嘴贱拿花魁来比较,这不是给自己整活嘛!

    上官剑棠看见顾凡的窘态,噗呲一声笑了。只见她那双杏眼,恰似含着一泓秋水,俏脸含笑,与顾凡道。

    “与你开玩笑的!”

    顾凡打定即刻注意转移话题,对上官剑棠问到?!胺讲拍闼盗撕问??”

    “方才我说,如若你再不起床,王府武试都快要开始了!”上官剑棠一脸认真道。

    “我本就不打算去参加这招亲的武试!通过文试只是为了那赏金罢了?!?

    顾凡边慢悠悠地将自己素色外袍披上,来到桌前将茶杯端起,边不急不缓的说道。

    “为何?是因为比武,对自身修为无信心吗?”上官剑棠有些不明白顾凡的意图。

    顾凡将茶水倒入口中,漱了漱,便吐出后慢慢地说道。

    “这勉强也算是,我修为才破凡一境,并非那么出彩!”

    “但我只是觉得其一,这比试对我们而言,毫无意义,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风头浪尖更容易招人惦记,尚且我们的初衷本就为了赏金,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

    面对顾凡这解释,上官剑棠的小脑袋微微点点头,认同道?!澳瞧涠??”

    “这其二,你想想这是郡主招婿!而且还不是一般郡主,乾皇亲封,荣王独女!招亲岂是这般草率,我敢肯定这是个局!一些上位者博弈的棋局罢了!”

    顾凡眼神中透露出睿智的光芒,耐心向上官剑棠解释道。顾凡这种能在边境吃人不吐骨头,勾心斗角的军营里,这般跌跌撞撞的长大,自然也不是蠢人!

    上官剑棠还是很不解道:“何局?”

    “大小姐,我又不是百晓生!我怎知道!但我敢肯定,这武试的进行,不是这般顺利的!”顾凡面对她的好奇有些无奈道。

    顾凡如往日般下楼,书写些诗句。突然,顾凡眼里灵光一闪,对身旁上官剑棠说道:“有了!我想到为这书斋起何名字了!”

    说罢,顾凡匆匆跑到门前,将牌匾取下后横放于桌,研磨提笔,一气呵成?!安亟U比鲎窒韵钟谂曝抑?,入木三分。

    “这藏剑斋为何意?为何将剑字取名于书斋之中,这杀伐的气息是否重了一些?”一旁的上官剑棠不解道。

    顾凡将清秀的面容,转向上官剑棠,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

    “我将未来的女剑圣,藏于这书斋之中,这是本书斋莫大的荣幸不是!古有金屋藏娇,今有我顾凡藏,哎哟!”

    这时,顾凡感觉腰间一疼,上官剑棠不知何时来到身边,掐着顾凡腰间嫩肉,她面容带闪过一丝红润道?!吧俨徽?!”

    “好啦!我只是希望,虽你我因气海丹田而苦恼!但我希望你能找回从前一般睥睨天下的勇气!凤凰只待涅槃日,一剑光寒十四洲!”顾凡掷地有声的说道。

    上官剑棠看着身旁的顾凡,感觉他像一株野草,任凭风吹雨打,依然坚韧。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挡向上生长的步伐!

    ……

    荣王府内殿。

    台上还如同此前文试一般的布置,但台下的众人,却少了顾凡与上官剑棠二人!

    虽少两人,但无伤大雅。这并不影响诸位才子文生对接下来招亲武试的期待。

    但有一人除外,此人身着锦衣华服,一副贵公子的模样,独自坐于大殿一角,身旁有两处空位。她正是化名为贾明的柯亦雪!

    柯亦雪神情有些低落,不断地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什么,期待些什么。

    但最终还是令她失望的是,招亲武试即将开始,还是未见顾凡的踪影,心里感到很失落也夹杂着些许气愤,居然被顾凡放鸽子了!说好三天后见的呢!

    自从看了顾凡写出的诗后,柯亦雪对着顾凡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期待与他再次相见,却是竹篮打水,空欢喜一场。

    这时,殿外匆匆跑进一家仆,神色匆忙向台上的荣王柯墨禀告,五皇子驾到荣王府!也要参加这次招亲,柯墨的脸色微微一变,最不想看到什么,真就会发生什么!

    不一会儿,一身着黝黑的武士袍,五官清朗,剑眉星目的魁梧年轻男子走进内殿,身旁紧随着一席书生青袍模样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

    这时,一直稳坐于台上的荣王柯墨,走到魁梧青年面前微微躬身,拱手行礼道:“恭迎,五殿下!”

    魁梧青年正是当今乾皇第五子姬禹,也是当今大乾竞争皇位风头最盛的二人之一。他客气地摆了摆手道:“荣王不必多礼,开门见山的直说吧,今日前来我是想向荣王提亲的!”

    荣王柯墨紧皱双眉道:“殿下!这?不合规矩,我已然答应雪儿,尚且这文武招亲都进行过半了!”

    “无妨!我这人也喜欢公平竞争,但无人竞争那我便是赢家不是?金越!替我将众位才子‘请’出荣王府!”五皇子姬禹霸气回应道。

    “诺”身旁中年男子拱手道,想要将殿内众人驱散。

    “五殿下,这不合礼数吧!”在他王府赶人无异于打其脸,荣王柯墨脸色有些难堪道。

    台下十分郁闷并独自品茶的柯亦雪,看到五皇子霸道的行为,脸色也微微一变。她因被顾凡放了鸽子,心情本是不佳,看到五皇子十分不喜。

    正当殿内的众人,将被五皇子身旁的中年男人请出时,此前那名家仆,再次跑来荣王柯墨身旁说道。

    “王爷!三皇子到!”

    五皇子姬禹闻言,瞳孔微缩,眉头紧蹙,他面容闪过些许不自然与不喜。喃喃道:“怎么我在哪,他就跟到哪!”

    随即,王府内殿走进一名杏黄色丝绸长衫的文弱男子,眉宇之间待着书生卷气,这人正是三皇子姬胤!他独自一人进入内殿,身旁身披重甲的护卫被留于殿外。

    三皇子姬胤嘴角微微上扬,看向姬禹调笑道:“哟!这般巧!这不是我亲爱的五弟嘛!你怎么也亲临荣王府!”

    五皇子姬禹微微欠身行礼,毫不示弱道:“见过三哥!方才我刚向荣王提亲,你就来到!这是特意前来向我道喜的吗?”

    三皇子姬胤面色如常,仿佛没有听出姬禹的暗讽一般,对他说道:“五弟,怎会这般巧,我也是想娶雪儿,特此前来向荣王提亲!”

    荣王看着殿内氛围逐渐紧张,针尖对麦芒,明枪暗箭交锋的两人,着实一阵头大?;始抑?,这般磨人。最好他不得不出面,沉着脸说道。

    “好了!既然两位殿下都想娶雪儿,为何不听听她的要求呢?”

    两位皇子大概因荣王乃得乾皇深信,想拉拢至麾下,尚且他已给了台阶下,不敢太过于放肆。

    “也好!就按荣王所说吧!”

    荣王柯墨迈步向台下走去,来到台下坐着的柯亦雪身旁,微微苦笑道:“雪儿,你看该如何为好?”

    柯亦雪虽反感但并未失去理智。她眼珠一动,心思千转,露出了狡黠的微笑,不慌不忙地向两位皇子行礼之后说道。

    “殿下万金之躯,武试比试激烈,是万万不可的!既然承蒙两位殿下厚爱,若能比赢之前的文试第一佳作,那雪儿便嫁于此人?!?

    柯亦雪说罢,便向荣王和两位皇子请辞,以招亲主角,不宜抛头露面为由,退出了王府内殿。

    “哦?将此前文试第一诗作比赢即可吗?不知荣王,可否将文试第一佳作拿出一观呢?”三皇子姬胤微微感到疑惑道。

    五皇子姬禹也有此疑问,从此前可见,姬禹行事霸道,他为了今日能成功联姻,布置很多暗手!例如散布郡主貌丑之闻,干扰一些权贵子弟参加等。

    能参加招亲的才子文生的质量可想而知,乾都青年才俊参加的寥寥无几,大多都是失意才子。因此郡主岂会提如此古怪的要求,令他不结。

    姬禹实在没想到会出顾凡这一变数!

    荣王柯墨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吩咐下人将顾凡的诗作拿上来,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使得三皇子和五皇子突然有些摸不清头脑。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