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玄幻小说 > 刀碎青空 > 第一卷 乾都风云 第十章 邪鬼再现
    自从王府管家带走顾凡后,上官剑棠始终感觉心神不宁。心中总感觉他带走的不是顾凡,而是心底重要的一部分。大概因她不知何时起将顾凡溶于心了吧。

    上官剑棠自幼成长于奕剑阁,天资聪越,剑道修为比同龄人拉出一大截,因此朋友很少。登临天榜第十后,更高处不胜寒。不知天下间情为何物,无论爱情亦或友情。因此她是孤独的!

    自上官剑棠刺杀乾皇失败后,气海丹田破碎,寻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世界仿佛一片黑暗时。顾凡的出现,犹如黑暗中的一团微微火苗,给她冰冷的内心带来些许温暖,似乎懂得活下来的意义。

    上官剑棠心知,顾凡临走时,给她安心的眼神,定知此行凶险,不想牵连于她。想罢,她眼神露出了几分坚毅,将此前顾凡的青衫换上。

    “锵”

    布满冰蓝之色,锋利的宝剑,被拔出剑鞘。此乃上官剑棠刺杀乾皇所用的寒冰宝?!?。

    冰蓝色的剑光将上官剑棠的俏脸映冷若冰霜。上官剑棠将冰魄宝剑插入剑鞘后,踏出藏剑斋,身影渐渐消失于大街上热闹的人潮中。

    暗香浮动月黄昏!

    暮日的余晖洒落在荣王府正门,门外的大街上出现一道素衣倩影。这道倩影正是持剑而来的上官剑棠,手握冰魄宝剑,双手环抱于胸口,静静地望着王府大门。

    突然!上官剑棠柳眉微蹙,眼光瞟向身后,加速脚程绕向了王府旁的暗街之中。暗街道路狭窄,光线阴暗,一般人都不会来此。

    “为何跟踪我?”上官剑棠头也不回,冷声道。

    但空荡的暗街,却无人回应她,仿佛她与空气对话一般。突然上官剑棠感觉到自己手里的宝剑,剧烈震动。

    上官剑棠心里闪过一丝警觉,将自己腰身微压,躲闪!一道黑影闪过,只见方才她所在的位置,已然化为一座凹坑,残留的真气剧烈波动。

    “四境中品!”

    还不等上官剑棠有所反应,黑影的第二道攻击已悄然而至!

    上官剑棠视线之中,出现一记凌厉的爪子??梢钥闯龆苑接镁×怂木持衅返娜σ换?,但旧伤未愈,气海丹田尽损跌至一境的上官剑棠如何能抵挡?

    就在上官剑棠避无可避,躲无可躲之时!冰魄宝剑仿佛有灵一般出鞘护主!一道冰凤冲天而起,向黑影的利爪撞去。

    只见黑影被一道凌厉的剑光闪过,碾至粉碎!一切的一切都归于平静。

    上官剑棠的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一位长相大众的中年人。他捏着爪的手,一直流淌着鲜血,而他的衣袖已然粉碎,化作虚无。鲜血顺着手臂缓缓流下,汇聚指尖滴落于地面,呈现出朵朵血莲。

    “奕剑阁的当代剑圣,果然名不虚传!”阴沉沙哑的声音,从此人口中响起。

    “你是何人?怎知我的身份?”上官剑棠面色冷若冰霜,冷声质问道。

    她心里对此人神秘的身份感到好奇,居然一语道破出她的身份。

    “这些都并不重要!”

    说罢,大众男子随即从衣袖掏出一金丝木盒,将其随手甩向上官剑棠。

    “主上,很欣赏你剑道的天赋才华,不希望明珠蒙尘,特意赏赐你这个!期待下次与你相见?!?

    上官剑棠面迎面飞射来的金丝木盒,一手将其抓住。并眼睁睁的看着大众脸男子身影变淡,仿佛一切都是幻象,他从未出现一般。

    “噗呲!”

    神秘的男子消失许久后,上官剑棠再也压不下体内伤势,口中喷出一道鲜血,身形晃荡,意识逐渐模糊,随之倒地。

    她昏迷的那一刻,心底想的还是顾凡那清秀倔强的脸庞和不着调的笑容。

    ……

    顾凡刚刚踏出王府内殿。

    “顾凡!”

    顾凡一转身便瞧见一身浅蓝色锦衣裙的柯亦雪,微挺的瑶鼻,修长笔直的双腿和莹白色的肌肤犹如象牙工艺品一般。顾凡感到十分惊艳,微微愣神,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

    “别这般看我!”柯亦雪小脸通红,有些害羞说道?!暗皇侨媚懔舾溉?,你要去哪?”

    “在下夏蝉不知冬雪!从未见过郡主这般洛神之姿,不免有些着想了,请郡主原谅?!?

    顾凡微微回神,随即回应道:“今日我匆匆离开,未与我堂妹交代清一些事项,方才已获王爷许可,回藏剑斋一夜?!?

    “理该如此?!笨乱嘌┝巳坏溃骸澳俏宜湍愠龈?!”

    “谢,郡主!”顾凡微微做一礼。

    “不许多礼!还有别叫我郡主!你可以叫亦雪或雪儿!”

    “好的,郡主!”

    “你!”

    当柯亦雪将顾凡送出荣王府时,顾凡感到不安的思绪突然涌上心头。初至乾都的顾凡,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只有一人让他心有惦记,于是顾凡瞬间将不安锁定于上官剑棠。

    顾凡并没有立刻返回藏剑斋,随即围绕王府周围寻找了起来。

    果不其然!在王府旁的暗街上,看到上官剑棠倒于血泊之中,此时的她已然陷入昏迷,但右手紧紧握着冰魄宝剑,而左手紧紧抓着一金丝木盒。

    顾凡顿时脑子一空白,心里泛起撕心裂肺般疼痛,将上官剑棠扶起,伸出手指颤抖着放至她的鼻前,还有气息!顾凡暗暗松了一口气。

    顾凡小心翼翼地将上官剑棠背起,匆匆返回藏剑斋。将她平放于床榻之上,为她更换衣物,以及敷上金创药。大概是有了一次经验,做起来格外顺手。

    顾凡待一切处理完毕后,下到后院,为上官剑棠候火煎药。

    繁星落城,漫若浮光。

    上官剑棠睫毛微动,嘴唇轻启,已然快是要苏醒的模样。她感知自己并不在王府旁暗街之中。身体顿时一僵,顺势握着床边的长剑,好似此般宝剑在手,才能给予她安全感。

    慢慢坐直的上官剑棠看到,她床榻边是一直守护她,直至昏昏沉睡的顾凡,他眉头紧锁,仿佛有很重的烦心事所困扰着,而面容带着疲惫。

    上官剑棠双眸透露似水般的柔情,望向顾凡出神,因再次负伤而苍白的脸颊,晕起丝丝桃红,嘴角泛起若有若无的笑。

    “你醒了!”

    顾凡不知何时也醒来,睁眼便看到上官剑棠正望向自己出神,惊喜的叫道。

    “嗯!”

    顾凡原本想责问为什么上官剑棠不听他的,留在藏剑斋,而独自去王府等他。但看到她这般憔悴且柔弱的模样,话至嘴边悄然咽下。知道她是担忧自己,心中对上官剑棠愈发怜惜。

    顾凡将熬好的药,端至床榻边,轻轻将碗里的药吹凉后,递给了上官剑棠。

    回想起寻至上官剑棠的时候,顾凡的怒火瞬间烧向了,打伤上官剑棠的人,愤怒地低吼道:“谁将你打伤的!王府高手?”

    上官剑棠端着药,抿了一口,轻轻摇摇头。

    “不是?”顾凡略感疑惑道:“那为何你倒在王府旁的暗街上?”

    “是不知!此前你离开后我不放心,本想于王府大门等候你,但发现有人尾随我,于是我拐至王府旁,那人却悍然对我出手!”上官剑棠边喝药边说道。

    “是否看清那人何模样?”

    “黑袍大众脸,修为四境中品,善用爪!”上官剑棠仔细的回想道。

    “大众面容!”

    顾凡目光一凝,回想起王府花园遇见那莲花印记得大众男子,并肯定是他打伤上官剑棠的:“难怪!他们盯上你了!”

    “你知道他?”上官剑棠有些疑惑道。

    “我不能确定他,但我知道!他与邪鬼面具人应该是隶属于一个组织的!说不定他就是邪鬼面具人!”

    “为何这般肯定?”上官剑棠感到吃惊。

    “你还记得我与你说,当年废我气海丹田的邪鬼面具人吗?他后颈就有这般莲花印记!这点我不会记错的!”顾凡眼里闪烁着精光。

    上官剑棠将大众男子给予她的金丝木盒取出,对顾凡说道:“这是他留下的,说什么主上欣赏我,给予我的,我也不知是何物?”

    说罢,上官剑棠正想徒手打开它,看其内有何物时。

    “等等!我来”

    顾凡从上官剑棠手中拿过金丝木盒,将一直随身携带的精钢刀取出,暗运真气附于其上,用力一砍将其金丝木盒震碎。金丝木盒化作碎片与一颗九纹的金丹同时露出。

    上官剑棠微微弯腰将金丹拾起,仔细观察它纹路,惊呼道。

    “涅槃丹!而且还是九纹的!”

    闻言,顾凡来到上官剑棠身旁,将金丹接过,与上官剑棠一般细细观察,随即又凑近闻了闻。

    “嗯?这的确是我曾吃过的那九纹重塑气海丹田的丹药无疑!但我闻起来有几分古怪!似乎有妖味!”

    顾凡边境一直与人斗与妖斗,对妖族格外地敏感,他敏锐的察觉出了这枚九纹金丹的不同寻常之处。

    “妖味?何为妖味?”上官剑棠眼里充满好奇。

    “以前在边境时,见过士兵误食妖味的丹药,之后便妖化亦或被妖族控制!”顾凡看着上官剑棠眼睛凝重说道?!按聿涣?!如若你服用,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