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云逃走了好久,女子的脸色才从惊愕中慢慢缓过来,一张俏脸此时布满着愤怒的羞红,美眸含着怒火,死死的盯着山脚下若隐若现的背影,咬牙切齿的尖声喝道:“混蛋,我要把你碎尸万段!要让你一辈子不能碰女人?!?

    “姐,你怎么了?!碧脚拥慕泻?,红衣少女快步走上石山,正看到衣冠不整的姐姐,胸前衣服已经被抓花了,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

    “这是谁干的,把你怎么了?!焙煲律倥熳叛畚实?。

    女子叹口气道,“就是你在石林里追逐的哪个人,是姐太轻敌了,不过,那个混蛋的灵力好像有什么特殊,很难接触破解?!?

    “混蛋,混蛋,混蛋!”

    红衣少女俏脸铁青,一双玉拳狠狠的砸在身旁的花岗岩之上,把好大一块岩石砸的粉碎。

    发泄了好半晌之后,红衣少女终于缓缓平复了心情,问道,“姐,你身体没受什么伤吧,哪个混蛋把你给……那个了吗?”

    女子俏脸羞红的望着妹妹,“你瞎说什么,就是被他占了便宜而已?!彼低昕醋抛约盒厍澳羌父鲇行┠嗤恋哪:肿τ?,在手印之处,似乎还残留着一股股令人酥麻的感觉,好像自己身体表面还残留这一种自己觉察不到的能量,不过只是一闪而过,女子并没有介意。只是,刚才发生的一幕着实把她惊的不轻,让她浑身乏力。咬着牙撑起有些发软的身子,看着自己凌乱的衣衫,顿时有些欲哭无泪,大意失荆州,这次不仅没有教训到那混蛋,反而失手被他占了大便宜,这种结局,让得女子很是不甘。

    想想先前哪个混蛋的放肆举动,心中又羞又怒,眼睛望着夜风云逃跑的方向,说道,“就是追你天涯海角,也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爷爷怎么样了,刚才的爆炸有没有伤到他?!迸有募钡奈实?。

    “应该没什么大碍,在时间当铺大爆炸时候,我用灵力护盾护住他老人家,只是爷爷受到惊吓,昏过去,现在应该被城防军给救出来了。我们快去看看吧,一会还要去广场报名争夺混沌令?!?

    女子看看妹妹,揉揉挺翘的双胸,锊好飘散的青丝,换了一件干净华丽的衣裳,有些垂头丧气的跟在红衣少女的身后朝着石林外慢吞吞的行去。

    ……

    逃下后石山的夜风云,也是有些忐忑,躲在山脚下的一颗参天大树上,化成一团红雾,隐蔽了自己的气息,躲在隐蔽处看着两姐妹俏脸铁青离开之后,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他怕女子一时想不开,自杀,那自己还能出手阻止,因为在他逃离女子的时候,在她身体表面留下了一丝混沌之力,如果女子真的想不开,要自杀的话,他可以控制女子身上的那丝混沌之力束缚住她。当看到姐妹都朝石林外行去,这才勉强放下心来,从树冠上飘下来,朝着人声鼎沸的紫云广场走去。

    半路上,夜风云想到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苦笑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一些念头,再次恢复以往的平淡,快速行出怪石嶙峋的石林。

    行到隐蔽之处,夜风云体内突然漂出一团清气,落于远处的一颗松树下,聚成一个少女的样貌,少女在一身紫衣的包裹下,显得俊美无比。

    夜风云脚步忽然一顿,有些讪讪的转过头,望着远处那斜靠着树干的紫衣少女,尴尬的笑道:“你就是在时间当铺进入我体内的哪个灵魂吗?”

    远处的,懒懒的靠着树干,小蛮腰上的一紫色随风飘荡,秋水眼眸扫过夜风云,似笑非笑的道:“是我,没想到你居然有混沌之力,难道你就是打死混沌神兽的哪个少年吗?”

    夜风云尴尬的摸着鼻子,走上前来,干笑道:“不是我一个人干的,你是谁,怎么知道混沌神兽已死。

    望着讪笑的夜风云,紫衣衫女有些嘿嘿笑道:““我岂能不知,我就是掌管'混沌令的混沌仙子?!?

    夜风云看看眼前这个小女孩,疑惑的问道,“我听说掌管混沌令的是混沌神兽,怎么会是你呢?”

    “哎!这件事还是要从一万年前说起,当时,因为神界旷日持久的战争,神者十不存一,我们看守山河社稷图的神仙只剩我一个。我只好带着山河社稷图四处逃亡,没想到被混沌神兽偶然碰到,我不敌,被它'封印了灵魂,几经转手,就被卖给了时间当铺,要不是你来,恐怕我就被化魂丹'所化,成为别人灵魂的养料了?!?

    “哦!原来如此,那你还能重新掌控混沌令吗?”夜风云问道。

    “我,现在只有不到一半的生命本元,哪有能力去掌控混沌令,我看你可以',既然能杀死混沌神兽,那这里也鲜有对手?!?

    “试试看吧,我们要离开这,需要那枚混沌令,你肯帮我吗?”夜风云问到。

    紫衣女孩点点头,“”当然愿意,怎么说,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滴水之恩,还要涌泉相报呢?不过刚才你对哪个女孩下手有点……呵呵!”

    夜风云脸一红,说道,“我是龙族,一旦多情基因发作,就总会头脑发热的干出一些让人目瞪口呆的事。再说,我也是被逼的”

    听着紫衣女孩这若有所指的话,夜风云有些心虚,无辜的耸了耸肩

    不置可否的轻笑了笑,紫衣少女抿了抿小嘴,小手负于身后,轻盈的身姿来到夜风云面前,挽着夜风云的手臂,显得颇为动人,“走吧,去找混沌令,我能感觉它在前方哪个广场上。

    两人从石山上下来后,转过几条街道,就来到了人山人海的紫云广场,这个面积约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广场,平常人就很多,恰逢这几日,玉虚门和幻魔宫招募门徒,再加上混沌神兽死去,空虚老人为混沌令重新找寻新主人,所以整个山河社稷图图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和年轻的翘楚基本都云集到紫云镇,令紫云广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紫云镇甚至都出动城防军来维持秩序。

    这里与山河社稷图外的世界不一样,在这里,人,兽,妖,都混居在一起,都遵守同一个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广场西角是玉虚门招募弟子设立的高台',广场东角是幻魔宫设立的高台,高台上不时传来打斗声音,好像是一些人在比武,玉虚门与幻魔宫不同的是,玉虚门只招受人类和龙族的少年。而幻魔宫则不然,他们不管你的出身,只要你够强,人,兽,妖,都可以成为他们的门人。

    “我们去哪?!弊弦律琅显莆实?。

    “到一个适合打听消息的地方去坐坐?!币狗缭扑低?,拉着紫云就进入了一个酒肆。

    但刚一踏入,原先喧闹的酒肆突然安静下来,那些人或者妖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小声嘀咕着什么。夜风云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怪怪的。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但总是觉得周围地人或着妖身上都有一种特殊的寒意,隐隐透漏出一股杀意。

    酒肆内的空气十分浑浊,夜风云注意到。在这里所有的装饰竟然都是黑色的。外面虽然是白天,可一走进这里,却就有一种阴冷黑暗的感觉。

    此时,酒馆内大约坐了六成左右,虽然都是人类模样,但是从气息上可以辨别出,基本都是万年妖兽幻化的人形。自从夜风云来了后,就很少有人说话,所以显得十分安静。

    酒肆靠窗的位置基本都被占据,所以夜风云在角落处找了个位置和紫云坐下。一名身穿黑衣。脸色淡漠的服务员走了过来,甩给他一个菜单。

    “要点什么?”态度及其蛮横。

    夜风云冷冷的道:“给我来两杯妖兽血,小爷最喜欢喝了?!奔热凰遣桓约好孀?,自己何必给这些妖兽面子。人,兽,注定不能和平共存。

    服务员脸色微微一变?!昂?!你等着,我给你两杯妖兽血,就看你有没有胆量喝?”说完,冰冷的眼神看看夜风云,扭头去了。

    一会儿的工夫,两杯浑浊的液体被端了上来。液体呈现为暗红色,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儿,就像鲜血一般刺鼻。

    紫云迟疑了一下,缓缓端起酒杯,“这是什么,兽血吗?怎么充满血腥味道?!?

    夜风云瞪了紫云一眼,“你可以尝尝?!?

    紫云也很实在,抿嘴尝了一小口,液体有些咸,并且带着几分酸涩。浓烈地血腥味儿瞬间弥漫在紫云的味觉与嗅觉之中。

    夜风云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淡然道:“这是一杯人血,非兽血?!?

    “什么?”紫云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下一刻,他已经忍不住侧头一旁,大吐特吐起来。

    剧烈地呕吐打破了酒肆中的平静,也吸引了所有客人的视线。哄笑声响起?!罢饫锊皇悄忝侨鲆暗牡胤?,要不是有城防军在,早就取你们性命。滚回家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龙族,兽类的叛徒。

    “哈哈,回家找你妈妈吃奶去吧?!?

    “呵呵,八成是你妈妈偷人生但的你吧?!?

    各种龌龊的声音在酒肆中弥漫,那些万年妖兽似乎在压抑中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点,毫不保留的打击着夜风云。据从光明之城撤回来的妖兽们说,杀死混沌神兽和虎王的就是一个龙族神级强者。虽然他们不会把那件事和眼前这个少年联系在一起,但是夜风云毕竟是龙族。这些妖兽自然将怒火发泄到夜风云身上。

    将腹中的一切吐净,也没能将那股血腥味儿彻底抹出,紫云险些连胆汁也要吐出来了。

    当他勉强抬头看向夜风云时候,夜风云正冷眼看着那些还在肆无忌惮嘲笑他的人,眼里流露出一股可怕的杀气,令紫云都浑身颤抖,当然这股杀气,这些酒肆里的万年妖兽也感觉到了,不由的个个都有种如临大敌的感受。

    夜风云抬起手,指向那些正在嘲笑他的人,“你们不该拿我母亲说事,你们都必须死?!?

    嘲笑声嘎然而止,每个人看向夜风云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

    紫云也没想到夜风云居然会说这句话,这可是几十个修为超万年的妖兽,应该是妖兽的精英。

    深吸口气,夜风云缓缓站起身?!澳忝且桓霾涣舳急匦胨??!?

    没等夜风云说完,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头上有犄角,嘴里有两颗大獠牙的万年猪妖已经猛的蹿了起来,“哼哼,老子先杀了你,好久诶吃龙肉了,俗话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天天吃人肉,换换口味也不错?!?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币狗缭评淅渌档?。

    话音未落,一柄牛耳尖刀从刁钻的角度刺出,直取夜风云心脏位置,这个万年猪妖显然很有经验,出刀的位置刚好能够从夜风云的肋骨缝隙钻入,显然这个猪妖以前一定残杀过不少人类,才会如此熟练。

    夜风云动了,他本来也不是一个仁慈的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何况这个万年猪妖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的人类。

    左手混沌之力涌入,闪电般探出,铿的一声已经握住刺来的尖刀,那名出刀的大汉只觉得自己的刀似乎刺入了坚硬的钢铁,无法寸进,也无法后退,虎口发麻,想撤走,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着,居然无法动弹。

    夜风云右脚上前一步,他的目光已经变冷,一股冰冷的寒意从他瞳孔中释放而出。

    “”砰,“”夜风云的肩撞在了万年猪妖胸前。一层白光从夜风云体内骤然冒出。那并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挡住了那只万年猪妖口中狂喷的鲜血和碎肉。

    身材高大的万年猪妖身体被直接撞的飞了出去,整个人胸口处完全塌陷,令人牙酸的骨骼破碎声清晰的传遍酒肆内每一个角落,让所以在场的万年妖兽都心生胆寒,他的动作简洁而有力,一点花哨也没有,都是一招致命的打法。

    一股股龙族血脉气息四散飞出,疯狂的向周围蔓延开来,令整个酒肆都弥漫上一层淡淡的红光。

    此时,夜风云已经看清楚,在酒馆内除了自己和紫云外,加上服务员,共有三十一名万年妖兽,被自己撞死一个,还有三十个。

    在这三十个万年妖兽中,除了服务员外,剩余的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朝自己围过来,竟然没有一人逃走。

    “杀了他,为大哥报仇?!辈恢朗撬藕傲艘簧?,所有人的眼睛都变得通红。状若疯狂的朝着夜风云扑来。

    剧烈的气息波动升腾,夜风云身上光芒骤然闪亮。下一刻,整个酒肆内已经被一层晶莹的红色撑满。

    要尽快解决这些万年妖兽,突然夜风云看见自己伸出去的左臂上的哪个四方神龟的图案,心想,“四方神龟给自己的哪个龟波气功威力如何,就拿这些万年妖兽试试吧?!?

    想到这,夜风云突然身体后飘,在空中做出一个马步,双手后撤,呈捧月状'推出,在双手推出的过程中,一个巨大的混沌圆球越来越大,待手臂伸直时候,居然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巨大圆球,里面似乎有无数只小乌龟在爬行。

    “龟……波……气……功?!?

    在夜风云说出自己技能名字的同时,那个巨大能量的球突然爆裂,一只只能量小乌龟从爆裂的能量球里飞出,飞速旋转,形成一个个锥形的气旋,空气中传来阵阵爆裂声音,铺天盖地的朝夜风云四周射去,速度之快,眨眼即逝。吓得紫云蹦到夜风云怀里。吃惊的问道,“这是什么变态的技能?!?

    锥形气旋刺穿了一个又一个身体。

    没有一个人的身体能挡住那锋锐程度不逊于刀剑的锥形气旋,何况它还有螺旋切割特性。一具具失去了生命气息的尸体被刺穿,切割,居然都变成无数尸块漫天飞舞,大片血污染红了酒肆的墙壁,地面。

    “轰,”

    整个酒肆被钻出无数碗大的窟窿,摇晃几下后,轰然倒塌,紧接着,酒肆外面传来无数声惨叫,又传来无数声建筑倒塌的声音。原先喧闹的紫云广场居然安静下来。

    “我们在那,怎么这么黑哟?”紫云在夜风云怀里问道。

    “在酒肆废墟下面,我们被活埋了?”夜风云苦笑的说道。

    “你为什么要用那么变态的技能,那些只是万年的妖兽,凭你就是一个个打死,也不是难事。这倒好还被活埋了,你还不把我们弄出去?!弊显泼缓闷乃档?。

    “他们不该侮辱我妈妈。我是龙族,本来就容易冲,再说,我怎么知道四方神龟的招式这么变态。连自己都不放过?!币狗缭莆弈蔚乃档?。

    “那我们怎么办,”

    “没事,我有土灵珠,可以土遁,现在出去找死吗,没看到那么多城防军和那么多十万年的妖兽,”

    “那怎么办,”

    “朝一边先逃遁,然后再向上?!?

    “好?!?

    两人在漆黑的瓦砾堆下谈论着,夜风云从腰部口袋摸出土灵珠,在夜风云意念控制下,土灵珠带着夜风云和紫云化为一道乌光,重重的砸向一侧的瓦砾,奇怪的是他们就像砸在虚空中一样,两人犹如飞奔在空气中一样,仿佛那些土堆就是空气一般,一点阻力也没有。

    突然一声轰然巨响中。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岩洞,足有千米直径,阴冷的寒风从下吹拂而上,土灵珠因为离开了土地,突然失去作用,两人瞬间就朝山洞底部坠落而去,瞬间被漆黑所包围,身入黑暗,不知道下坠了多久,终于,重重跌落在地面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