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里南联球衣曼谷哪里有卖 > 修真小说 > 临江楚侯 > 剑出华鞘梦方初 第六章 夺回封地
    在这十几天里,楚中离也没闲着,主要就是消化这五六百强盗了,一个是用这十几天的时间给他们来了个基本的训练,还有一个是给这些强盗做了些思想政治工作,让他们更加便于领导。

    终于有一天,信鸽飞回残月手里,残月不敢背着楚侯独自观看,前去和楚中离一起观看信鸽传来的内容。将所传内容打开,是一个地图和一个小纸条。

    楚中离笑道:“张肥子这厮办事还不赖嘛?!?

    残月撇了撇嘴?!安焕档故遣焕?,就是太拖拉了。这都多少天了?!彼匀挥行┛床黄鹫欧首拥难?。

    楚侯把地图打开,只见驻守士兵的人数、位置,全都标志的清清楚楚。守军大约在一千人左右,比自己的队伍将近多了一倍。又打开小纸条,上面写着“守将齐三彪,聚精七段。我已暗算,可以对付?;褂心谟?,盼早发兵?!闭庑┳侄继×?,看得楚中离直眨眼,明知道我眼睛不好,就不能写些大点的字吗?

    看到“我已暗算、可以对付”这八个字,楚中离感觉张肥子还真是挺靠谱,别看是个医生,也可以执行其他任务。但看残月和张肥子似乎有些合不来,也不在她面前夸赞了。

    “主公,我们应该怎么办?”残月看了之后,知道可以进攻,接下来就是问楚侯进攻的方式了。

    “只可智取,不可强攻?!背欣牖赜Σ性??!鞍汛蠹叶颊偌??!?

    各位主要人物都到齐了之后,楚中离开始下达命令?!安性?,还记得你要把我抓起来换赎金的时候吗?”

    残月突然听他这么一问,还以为他不是怪罪就是调侃自己,顿时脸就红了,说道:“主公,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楚中离见她一个强悍女侠,竟然有难为情的姿态,也很觉好笑?!拔也皇枪帜憷?。我是说,咱们可以用这个计策?!?

    众人一听,立刻来了兴致,问道:“愿闻其详?!?

    楚中离娓娓道来:“我心中已有安排。残月把我绑起来,又带着十几个精选的兄弟,就跟吴国那个将军齐三彪说,说你们绑架了楚侯,原本想到楚国去换赎金,又怕楚国皇室报复,于是逃到吴国,将我献给齐王。齐三彪一听,一定大喜过望。到时候你把我的绑缚一松,咱俩联起手来干掉齐三彪。徐远在外率领所有兄弟正面进攻,咱们内外夹击,就可以攻下这临江城!”

    “好计策!”徐远略懂兵法,听了楚中离的计谋之后,也喝起彩来。

    楚中离这十多年,练武没有成就,就开始往别的地方发展了。其中兵法就是一项。在这个世界,单纯凭借兵法没法立足,因为大多数时候在绝对力量面前什么计策都是没有用的。但现在楚中离成为一个修炼者,跟个人武力一结合,兵法自然就大放异彩了。

    这个计策就是他们的第三步:假装献宝,一鼓作气攻下城池!

    当他们采取行动的那天,齐三彪正要把张肥子斩首示众,他一张大脸气成了猪肝的颜色。

    “这个庸医!坑了我这么多天,把他砍了再说!”

    蔡台在旁边劝道:“杀医生,恐怕惹来别人非议,将军痛打他几十大板,把他放走就是?!?

    “医生是不能随便杀,可这种庸医,就是该杀!”齐三彪大喝道:“来人呐,把这个庸医给我推出去,砍掉他的肥头!”

    两个手下瞬间走了过来,把张肥子架了出去。张肥子大惊失色,发出凄惨的大叫,如同一头要被架出栏的黑猪一样?!拔宜?!这不能怪我??!你得需要耐心么!”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手下飞奔进来报告道:“报将军!一位女强盗自称他抓到了楚国国王的三儿子楚中离,说要借您之手,献给吴王!”

    张肥子一听这话,就知道是自己人来了,连忙松了一口气,浑身紧绷的肥肉又软了下来。

    齐三彪心想,听说楚侯最近被封到了边境,而且还是个废物,真的有可能被强盗抓了送过来。倘若真的得到楚侯,即使不是自己抓的,自己负责送过去,那也是大功一件,或许都能有爵位了!他的大嘴都咧了开来,发出铜钟般的大笑:“不错不错,让她进来!哦,对了,接见这个强盗之前先把这黑胖子给砍了吧,我看着他就心烦?!?

    张肥子刚刚放松了,听到这话,又发出杀猪般的叫声,两只胖手胡乱挥舞,两条粗腿疯狂乱踢?!熬让?!别杀我!我给你好好治就是了!”

    蔡台见齐三彪非得杀张肥子,自己可得给劝回来啊,自己能不能恢复身份就看这张肥子的引荐了!挺身再次劝道:“将军不要心急。待得交接了楚侯之后,再把这胖子给杀了助兴,那时候岂不是双喜临门?”

    齐三彪一听,也点头称是?!澳蔷拖炔簧闭飧雠肿恿?,让那强盗进来吧?!?

    手下人听了之后,也放开了张肥子,张肥子比较胆小,此刻已然吓晕了过去,身下一片水渍,之前抓他的人都捂住了鼻子。

    残月带着楚中离,以及十几个兄弟走入大厅。楚中离浑身绑缚,其他兄弟的兵刃也在外面卸了。但他们看上去精力四射,似乎不需要兵器也能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

    齐三彪还没说话,楚中离大喝一声:“还不出手,更待何时?”身子一动,解开了绑缚,他身上的绑缚本就是活扣,解起来相当容易。随即双手连动,打晕了两名吴国护卫。那十几名精选出的兄弟也跟大厅里的护卫们动上了手,厅上的护卫少说也得有三四十个,是他们的两倍,但他们都是精挑细选的,打起来也丝毫不惧。

    残月从楚中离身上掏出双斧,之前为了避开检查,就放在楚中离身上了。反正也没有人会查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她娇喝一声,使出了她的绝招。

    “二阶功法:旋风飞斧!”两个斧头滴溜溜地向着齐三彪飞去。

    “好家伙,惹到你爷爷头上了!”齐三彪拿起大枪,“砰”、“砰”,两声,将残月的两个板斧磕到了房梁之上,但残月的手劲也真不小,磕得齐三彪的手都隐隐发麻。齐三彪发了狠,将大枪一扫,一道刃型的光波立刻横扫过去!

    “二阶功法:横扫千军!”

    同样是二阶功法,但齐三彪比残月高了六段,再加上他力大势沉,招数实在太过刚猛,完全不是残月所能抵挡的住的。

    楚中离在旁边,一看残月陷入危局,迅速从地上捡起两把刀,蹿到残月前边,将双刀交叉横在身前,运起“东皇之力”抵挡。刃型光波和双刀相交,发出一声巨响,震的每个人的耳膜极其难受,像要裂开一般。楚中离手中的两把刀瞬间就分成了无数个碎片,向着四周飞去。在场的每个人都至少被划出了一两个伤口,楚中离和残月的脸上都被划出了口子。齐三彪则更惨,一个碎片直接插入了他的一只眼睛。

    齐三彪眼中流血,狂叫一声,震得屋顶的灰土都纷纷落下,似乎要把楚中离吃掉一样。这一吼倒把张肥子惊醒了,张肥子摸了摸他的脑袋,发出一声傻笑:“我还没死诶!”随即就看着齐三彪举起大枪猛向楚中离刺去,提醒道:“老大小心!”

    楚中离这时两手空空,不知道用什么抵挡,情急之下,一股能量竟然从丹田蹿到了双手,能量从双手中喷射出来,凭空制造出一个盾墙,挡住了他这一刺。但他这一刺的确好生了得,刺破了他的盾墙,还把楚中离刺得倒退三步,蹲在地上,差一点就刺中他的身体了。楚中离虽有东皇之力,但齐三彪情急拼命,运用出的力量十分惊人,再加上齐三彪的等级本来就远较楚中离为高,楚中离这一硬撼他的攻击,竟然吐了一口血,向后摔倒在地上!

    残月腾出了手来,踩着一个吴国护卫的头跳到了房梁之上,她的脚劲还真不小,这一下顺带着就把那个吴国护卫踢晕了。在房梁上取下她的双斧,劈头就向着齐三彪砍去。

    齐三彪举起大枪一挡,又一脚踢向残月的肚子,残月连忙闪开两尺,但他人高马大,腿实在太长,脚尖还是扫到了她的小腹之上,一股剧痛从小腹传了上来,疼得她撒开了双手的板斧,也躺在地上。

    “兀那大个,爷爷我跟你拼了!”张肥子大吼一声,摊开双手扑上前去。但他就算拼命,哪是齐三彪的对手,齐三彪一个膝撞,直接把他撞得飞出去撞墙,墙都被他撞裂了一大块,还好他皮糙肉厚,才没受什么内伤。

    现在,楚中离、残月、张肥子三大首领都没什么战斗力了。而齐三彪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上青筋暴露,汗如水塔一般从浑身流了下来,状态也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去死吧!三阶功法:爆裂刺!”

    楚中离这三个人听到“三阶功法”这四个字,心中都是一寒,别说自己现在被打倒在地了,就算自己是满状态,面对这三阶功法,只怕也凶多吉少。

    一道黄光包围了齐三彪他的全身,他整个身子的能量都在熊熊燃烧,眼睛已经成了血红色,身材都暴长了二尺,齐三彪将所有的力量都运上大枪,正要对他们发出必杀的一击。

    突然,大枪竟在空中停住了,齐三彪嘴中喷出一口鲜血,脚步也踉踉跄跄了起来。

    张肥子哈哈大笑,说道:“我的十全大补汤奏效了!这傻大个现在用招已经不灵了!”

    楚中离见他正处在薄弱的状态,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运起全身的力量,猛地向前一冲,双手齐出,砰砰两声,击中齐三彪小腹。齐三彪仰天狂喷一口鲜血,发出一声大叫,倒在地上疯狂的抽搐,抽搐了许多下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这下转变可以说有着能改变战局的影响,残月也忍着痛继续出手,帮着自己的兄弟去对付剩余的护卫。没了齐三彪这个劲敌,那些护卫根本不足为据,一刀一个就全料理了。

    清理掉大厅的敌人之后,十几个弟兄只死了两名。楚中离率领所有人众,各自捡个趁手的兵器,直接杀到大门。这时在大门,徐远正率领几百名手下攻城,而徐远跟守城的将领打的也正激烈。楚中离一个箭步蹿上前去,用刚领会的元气外放,在手边凝成一个气刃,一刀从守城的将领背后穿过,瞬间就结果了他。

    正在这个时候,蔡台率领他自己的亲信,从城内放起火来,守城的吴国士兵见到这一变化,军心不稳,战斗力大为下降。

    外面几百名将领攻城攻的正猛,十几名精锐又从后面杀来,城里又着了火,楚中离还把守城将领给杀了,这一连串的事件,让守城方的士气降到了冰点,没抵抗几下就投降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ǖ娜鼙0?/a>